Wednesday, July 9, 2014

睇波不賭波 因為抽水多﹖

2014年7月9日

睇波不賭波 因為抽水多﹖


雖然中國和香港都未能打入今屆在巴西舉行的世界盃決賽周,而且比賽的時段絕大部分都在凌晨時分,但仍然無損大部分球迷睇波的雅興。我身邊便有不少朋友為此「捱更抵夜」,上班時「釣魚」頻頻亦在所不惜。

上班時「釣魚」還是小事,賭波欠債愈來愈普遍似乎更惹人關注。據報香港已有數人在這屆世界盃期間因賭波而自殺。政府和各界因此不斷宣傳反賭波的訊息。政府有網頁以「睇波唔賭波 生活樂趣多」作為反賭波的宣傳口號;有戒賭輔導機構發表研究指超過四成半受訪者欠債10萬至40萬元,以圖對賭波人士起警惕作用。

不過,反賭波最有效的方法莫過於提高賭波的成本。對經濟稍有認識的都會知道,貨品的價格與市場競爭有反向的關係。在防止競爭方面,政府可算不遺餘力:一方面政府只授權賽馬會合法的賭波權,另一方面警方亦表明在世界盃期間加強打擊非法賭波活動。

競爭少的結果當然是價格高。但我們怎樣量度賭波的價格?一個業內常用的指標是overround,有著名網絡作家把它譯為「抽水指數」,抵死之餘亦極為貼切。「抽水指數」是什麼呢﹖讓我先說說一個沒有「抽水」成分的賭盤賠率是如何釐定。以最簡單和較受歡迎的「主客和」為例,假設主客兩隊勢均力敵,在90分鐘內各自有4成機會勝出,有2成機會打成平手。一個反映這機會率的賠率應為主勝和客勝各自有2.5倍,兩隊握手言和的賠率則應為5倍。若果有人想小注怡情100元,無論他買的是主、客、還是和,他可預期的回報都是100元。換言之,在這賠率下馬會「無水可抽」。

馬會雖然是開善堂,但一般賭徒絕不是它的布施對象,因此「無水可抽」的賭盤它是不會開的。馬會怎樣「抽水」?很簡單,調低賠率便可以。在剛才的例子中,如果馬會把主勝和客勝的賠率調低至2倍,兩隊握手言和的賠率調低至4倍,這個「主客和」賭盤的「抽水指數」便會高達25% (1/2 + 1/2 + 1/4)。這25%的「抽水指數」怎樣來?如果馬會總共收到125元的投注,又假如當中四成(即50元)買主勝,4成買客勝,其餘兩成買和,那麼無論結果如何馬會只需賠100元,「穩抽」25元的油水。

競爭與「抽水指數」的關係

在競爭不大的香港,馬會開出的賭盤「抽水指數」是否比外國更高﹖為此我做了一個小小的統計,比較香港馬會和外國5個英國的賭波網站為巴西對德國的四強戰開出的賭盤的「抽水指數」(執筆時為星期一,此四強戰尚未開波)。

從表中可見,馬會在這場四強戰開出的各項賭盤的「抽水指數」都要比英國的為高。以最大眾化的「主客和」為例,由於其玩法容易,賭客當中除了資深賭徒外還有不少湊熱鬧的生客,其需求彈性較高,可能是「抽水指數」相比其他賭盤較低的原因。但有趣的是,雖然相對其他賭盤「主客和」的「抽水指數」最低,但是相對英國的賭博公司馬會在這賭盤「抽水」卻最多 (馬會在這盤口的「抽水指數」比英國高出2倍有多)。對這有趣現象我想到兩個不太完美的解釋:1) 「主客和」這類大眾化的賭盤較多生客,多「抽水」可提高生客沉迷賭博的成本;2)「首名入球球員」較多資深賭徒投注,他們在海外或本地非法的投注門路較多,馬會在這類「冷門」盤口的「抽水指數」於是不能太偏離於其競爭對手。不知讀者有沒有其他解釋?

我是球迷,但我從不賭波。一方面由於不想感情和理智太過交戰,另一方面亦由於深明「競爭不多,抽水必多」的道理。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