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0, 2014

經濟學者業餘講波

2014年8月20日

經濟學者業餘講波


已故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德拉曾說過一則笑話:一個瑞典的物理學家要出國,才可找到超過50個人與他談論研究;但一個瑞典的經濟學家即使留在國內,亦有千千萬萬人對他的工作指指點點。經濟學當然不是唯一人人都自以為可以當專家的專業,在足球圈裏「無料扮專家」的球迷又何止千萬?今天我這個業餘球迷也來扮一扮球壇專家跟大家談足球。

雖然我的愛隊已多年在英超中游浮沉兼沒杯可捧,但我每年都仍是懷着熱切期待的心情迎接英超開鑼。傳統在球季開鑼前的一星期,英格蘭足總都會舉辦一場名為慈善盾的盃賽,由上季英超盟主對上季足總杯冠軍。當然,愛隊已很久沒有參與慈善盾了。這次的戲碼是由有阿拉伯油王在背後大灑金錢引入球星的曼城,對戰有經濟學碩士在幕後「計過度過」培育幼齒的阿仙奴。

歐洲足協財政公平競技條款

這場比賽本身沒有什麼特別,是一場比較正式的熱身賽,引人注目的其實是兩隊在季前一反常態的轉會舉動:在比賽開始之前,曼城在扣除賣球員的收入後,「只」花了約1000萬英鎊買入新球員,相反阿仙奴的淨轉會費支出則差不多高達5000萬英鎊。【註】

財大氣粗的暴發戶不能再雄霸轉會市場,精打細算的球會能夠健康成長,有外國的球評報道認為,這是由於歐洲足協近年實施的財政公平競技條款(Financial Fair Play Regulation,簡稱FFP)開始發揮作用之故。FFP是什麼?簡單而言,它限制球會在三個球季內的淨支出,違者會被罰款、扣分甚至禁賽等處分。歐洲足協實施這條例的目的,是為防止一些如曼城有無限財力的球會盡收天下兵器,令歐洲各地聯賽以及歐洲層次的盃賽(如歐聯)的可觀性大增。

但我對FFP的成效有點質疑。原因與上星期提到的網絡效應(network effect)有點關係。上星期提到,有網絡效應特質的產品供應商,通常會在產品推出時補貼消費者,原因是先行的消費者將為其他尚未加入網絡的人帶來「界外利益」,而當這網絡不斷壯大時,這「界外利益」亦會隨之減少,最終供應商亦會漸漸減少補貼。

網絡效應的經濟學怎樣應用到足球隊裏?

讓我們先坐時光機回到阿拉伯油王入主曼城之初。當時球隊沒有所謂的大牌球星,如果要挑戰錦標便得重組球隊。球隊在招聘最初的幾名球星時,必然要以比市價高不少的重金禮聘過來。為什麼?首先,有踢波經驗的都深深明白「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只怕豬一樣的隊友」的道理,要球星紆尊降貴與「豬隊友」合作是要付出額外代價的。

「掙扎組」小球會無出頭天

另外,當第一個球星加盟後,這位「神一般的拍擋」是會為將來加入的球星帶來「界外利益」。於是球隊是有誘因向在初期加盟的球星作一點補貼。因此很多有新金主的球隊在「暴發」初期都會以天價重金禮聘幾名球星坐鎮,在球隊成績開始上揚後再以較合理價錢,招聘一些較為實而不華的球員。

這分析和FFP有什麼關係?在FFP的條例下,以補貼初期加盟的球星的方法來組軍挑戰列強變得愈來愈困難。假如我們把英超分為有機會爭標的「列強組」和其餘在聯賽榜中下游掙扎的「掙扎組」,那麼FFP便是把從「掙扎組」跳進「列強組」的入場門檻提高,結果可能是一些球迷眾多兼收入來源廣泛的傳統勁旅,長期霸佔「列強組」的位置,在「掙扎組」的小球會則永無出頭天。整個聯賽的「流動性」和「可觀性」其實可能會因FFP而下降。

見風駛舵的「勝利球迷」我當然見過不少,但對小球會忠心不二的球迷其實亦有很多。在FFP實施之前,我每年的其中一個心願是有一名油王能從「孤寒」班主手上買下我的愛隊,令愛隊重拾昔日光輝。不過,在FFP實施之後,我知道我的心願會長期落空。

【註】:在比賽結束後不久,曼城花了3200萬英鎊購入一位球員,但它在這暑假的淨轉會費支出仍不及阿仙奴。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