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7, 2014

淋冰水可拯救孤兒藥嗎?

2014年8月27日


淋冰水可拯救孤兒藥嗎?


一場冰桶挑戰(ice bucket challenge)令大家都對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簡稱ALS)有所認識。自7月時一名患有ALS的前棒球員Pete Frates向友人挑戰開始,冰桶挑戰透過社交網絡的傳播一發不可收拾。最近熱潮更席捲香港,一眾高官名人淋冰「找數」變成潮人潮事。

曾國平上周五分析過有關捐錢的經濟學理論。我今日想和大家談談與之有關的孤兒藥(orphan drug)問題。

什麼是孤兒藥?

首先,我們須知道藥廠開發一隻新藥的成本十分高。由於新藥在推出市面前要反覆在動物和人類身上作試驗,當中的時間和金錢所費不菲。有研究抽樣調查數十隻80和90年代開發的新藥,計算出藥廠在一種新藥在拿到美國食品藥物監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簡稱FDA)的批文前所花的各項成本可高達8億美元(以2000年的物價推算)!【註1】

為了令藥廠不致血本無歸,現時歐美各地主要是以年期頗長的專利權向藥廠提供研發新藥的誘因。此前我曾在本欄詳述專利制度的利弊。利者,是十多二十年的專利的壟斷能為藥廠帶來豐厚利潤,用以彌補開發新藥時的各項成本。公司能利用壟斷權「大賺特賺」當然不用我多解釋,只要對無綫或港鐵稍有認識的都知道所謂何事。

窮國人民無藥可治病

在專利的市場制度下,藥廠見利忘義實在無可厚非。亦因如此,市面上能醫治一些發達國家的常見疾病(如癡肥和陽痿)的藥物成行成市,相反一些肆虐貧窮國家的頑疾卻沒有藥廠願意投資(最近在西非肆虐的伊波拉病毒便是一例)。

理論上,一種疾病如果在全球都有患者,即使該疾病主要流行於貧窮國家,但藥廠仍可以價格分歧(在發達國家收高價,在貧窮國家收低價)來「賺到盡」補貼研發新藥的成本(當然亦要假設運水貨的成本高昂)。不過,這種價格分歧卻不適用於一些只有極少數患者的罕見疾病。有研究便指出市場愈大,有關藥物供應的增加會更大【註2】;而那些可醫治這類罕見疾病的藥物由於不容於專利制度下的自由市場,所以被稱之為孤兒藥。

如何誘發孤兒藥?

為了解決孤兒藥供應不足的情況,歐美政府都立例給予研發孤兒藥的廠商各種優惠。例如,美國在1983年通過了「孤兒藥法案」(Orphan Drug Act),降低了測試孤兒藥的要求以及加強了孤兒藥的專利權,令孤兒藥變得更有利可圖。而「孤兒藥法案」的確起了一定的作用:1983年以前只有不多於50種孤兒藥被推出在市面下,而由1983年至2004年期間,有關當局批核了超過1000種孤兒藥,當中有超過200種被推出市面。

剛才說到專利誘發新藥有利亦有弊。弊者是指壟斷可能帶來的尋租問題(同樣,只要對無綫或港鐵稍有認識的都知道所謂何事)。我亦曾在本欄指出這些尋租行為更有可能令將來研發新藥的成本提高,最終可能得不償失。專利藥價格高昂亦同樣是專利制度的一個成本。一個大家都可能熟知的例子是肉毒桿菌(Botox),它的生產商Allergan在1989年以醫治半面痙攣(Hemifacial spasm)等罕見疾病得到美國當局的專利繼而推出市面。其後,Allergan把它用於美容治療而大受歡迎,根據Allergan的年報,單是2013年Botox便為Allergan帶來接近20億美元的收入!

專利權有利亦有弊

其實,大家都明白專利制度的成本,只是大家都認為這是在「無新藥」與「買貴藥」這兩害取其輕而已。借助社交網絡把全球各地善心人連在一起的冰桶挑戰,只須極低成本便能在短時間內籌得驚人善款。除了以成本不菲的專利制度誘發研製孤兒藥之外,冰桶挑戰能否為籌募研發開支的成本另闢途徑我並沒有答案。但如果答案是正面的,那些被「浪費」了的冰水亦可算是用得其所。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註1:DiMasi, J., R.W. Hansen, and H.G. Grabowski (2003): "The Price of Innovation: New Estimates of Drug Development Costs," Journal of Health Economics, 22, pp. 151-185.

註2:Acemoglu, D. and J. Linn (2003): "Market Size in Innovation: Theory and Evidence from the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19, pp. 1049-109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