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6, 2014

論新媒體之一二

2014年8月6日

論新媒體之一二


《主場新聞》早前突然倒閉,惹來各方揣測。有人認為長期入不敷支是主因,有人認為政治壓力才是背後因由,亦有人認為兩種原因互為因果關係密不可分。沒有什麼內幕消息,我不欲在此作任何臆測,今天只談《主場新聞》作為新媒體成功的地方。

以成立不足兩年的媒體來說,每日瀏覽人次達30萬可算十分成功。不過凡事總有兩面,我不只一次聽到朋友投訴主場抄新聞。先旨聲明,我並不認同從別處搬字過紙以及不註明出處的報道方式。在學界,類似的行為稱作抄襲(plagiarism),足以令有鐵飯碗的教授失掉工作。不過,抄(copy)新聞似乎是新媒體的生存之道。何解?

「抄」新聞互聯網大趨勢

要知道新聞本身是不受版權條例保護的。假如《信報》有一單獨家新聞,只要另一份報紙不把全篇報道搬字過紙,基本上這便不會侵犯《信報》的版權。在互聯網興起前,其他報紙即使想抄也要等起碼大半日(假如它們有晚報)。到了互聯網時代,舊媒體大多都有網上版的即時新聞,新媒體更是每日更新其網站不知多少次,媒體互抄新聞變得無可避免,報紙能壟斷獨家新聞的時間愈來愈短。

一單新聞可以更快地「一傳十,十傳百」,這對一個開明的社會無疑是一件好事,但報紙對同一單新聞的壟斷時間縮短會否令媒體減少調查性報道?可能,但不一定有很大影響。首先,部分類別的新聞的時間性很重要。舉個例,一間快餐店用過期食物的新聞可能令該快餐店的股價即時下跌。如果你本身持有該快餐店的大量股份,你會願意付出多少來得到第一手訊息?這例子的含意是金融或其他時間性高的新聞還是會有一些「每分鐘幾百萬上落」的人願意付錢買的。所以像Bloomberg這樣的金融新聞,仍然有價有市。

另外,網民的力量也很重要。在媒體互抄新聞的年代,發掘獨家新聞的邊際回報可能愈來愈少,但依靠網民提供消息和分析的成本亦愈來愈低。《連線》(Wired)雜誌的Jeff Howe在2006年提出,以crowdsourcing來形容企業以互聯網外判尋找創意的一種新的商業模式。所謂「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愈來愈多企業發現,在互聯網上找來千千萬萬個臭皮匠的成本不會比找到一個天才的諸葛亮來得高,以此引申我們尋找消息和新聞也可能漸漸依靠crowdsourcing:內地的「人肉搜索」相信大家時有所聞,而部分報紙亦有開始鼓勵市民「報料」。

博客是「長尾」效應下產物

除了提供消息的成本下降之外,網民為媒體提供分析的門檻亦愈來愈低。蔡東豪曾說過《主場新聞》是賣views不是賣news,這除了指《主場新聞》在資訊泛濫的年代,即使是「抄」新聞也會有篩選有編排之外,亦指主場博客群是它成功的一個重要因素。

不過,前輩陳景祥認為主場死因之一是盲目相信賣views的方程式,因為現在本地網媒的views「多屬泛泛而論,且『大量生產』,良莠不齊,很難建立特色,如果獨沽一味單靠賣views,就很難吸引廣告商。」

前輩的看法我有同意和不同意的地方,同意的當然是現時本地博客水準良莠不齊。我和不少朋友一樣對新媒體「膠文」泛濫深惡痛絕,《主場新聞》或其他新媒體的把關實在有待改善。

但我不同意前輩的地方是一方面在互抄新聞的世代裏,媒體如果沒有views便很難生存;另一方面,我認為有容乃大是新媒體比傳統媒體更優勝的地方。由於傳統報紙雜誌版位有限,讓無名小卒和小眾題材上位的代價是犧牲有穩定讀者的主流名家,一般編輯不一定願意承擔這風險(前輩兩年前讓三位無名小卒在《信報》開欄絕對是「獨具慧眼」);相反互聯網帶動的新媒體沒有版面限制,專於小眾題材的新博客擁有自己的主場的邊際成本近乎零。

早在2004年,當時《連線》雜誌的總編輯便以「長尾效應」(Long Tail)來形容這現象。網上書店亞馬遜以網上平台大量出售傳統書店無法擺出的小眾書籍,是其中一個利用「長尾」的成功例子。同樣道理,網民品味千奇百怪,新媒體如果把關得力,而又同時吸納不同小眾題材的觀點,吸引讀者人流不是難事,但怎樣把人流轉化成廣告收入則是另一回事了。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