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4, 2014

歧視定價有違競爭法嗎?

2014年8月4日

歧視定價有違競爭法嗎?


歧視定價(亦稱價格分歧,英語是Price Discrimination),一般是指相同物品在不同市場以不同價格出售。近期傳媒大肆報道的,有旺角買牛雜講普通話的比說廣東話的便宜,引來社會學者呼籲消委會採取行動保障港人利益。一年前左右,「村屋寬頻獨市,電盈加價逾倍」的新聞標題今天記憶猶新,消委會當日批評歧視定價做法不合理。而大家印象最深刻的可能是消委會有報告指所謂「超市霸權」,只准自己大石砸死蟹向供應商低價取貨,不許其他小商戶享有同樣折扣優惠。

三宗疑似歧視定價個案,法律上是三種不同的歧視定價,經濟學上亦可能有三種不同的市場效果。

無壟斷力談何濫用市場權勢

社會學者要知道消委會不是執法機構,調查、執法、檢控或裁決權皆無。就算是聲稱要打老虎的競委會,亦沒有審理權。把審理權留給競審處,規管模式是類似美國反壟斷法的「以訴訟來規管」(Regulation by Litigation)。

但有執法權的競委會會調查旺角牛雜店嗎?當然不會,因為競爭條例中與歧視定價可能有關的第二行為守則,針對的是「在市場中具有相當程度的市場權勢的業務實體,不得藉從事目的或效果是妨礙、限制或扭曲在香港的競爭的行為,而濫用該權勢」。在旺角賣牛雜,能有多少權勢被濫用?

感覺被歧視,港人氣憤之餘更會加深中港矛盾。但在商言商,小店為吸引遊客加賣價錢平份量少的試食套餐,開拓新市場其實合符經濟效率。

歧視個別消費者不是反競爭

村屋裝寬頻,比旺角賣牛雜符合市場權勢的必要條件。但只要略懂經濟的人,都知道歧視定價做法可以非常合理。有違經濟效率的歧視定價,一個必要條件是歧視令壟斷者減產。至於電盈加價逾倍是否違反第二行為守則,我不肯定。不肯定的原因,其一是村屋位於偏遠地方,全港劃一收費反而可能要市區用戶補貼郊區用戶;其二是我不確定將來競委會和競審處,會如何解讀第二行為守則。

競爭條例的第一及第二行為守則,有點像美國反壟斷法《沙曼法案》(Sherman Act)的第一及第二條。但針對歧視定價,其實是後來為補《沙曼法案》不足才通過的《羅賓遜—柏特曼法案》(Robinson-Patman Act),而此法案針對的歧視定價,主要是傷害競爭對手的歧視定價。「村屋寬頻獨市,電盈加價逾倍」的例子,電盈加價沒有傷害競爭對手,直接受影響的是個別消費者。

但香港的競爭條例,其實更似歐盟條約的第八十一和八十二條(之後改名為第一零一和一零二條)。條例中妨礙、限制或扭曲在香港的競爭的行為,除了包含「對競爭對手的攻擊性表現」的行為,亦包括「以損害消費者的方式,限制生產、市場或技術發展」的行為。競爭法會否把所有歧視定價一網打盡,我們拭目以待。但電盈的例子,其實一直有監管得不錯的通訊局把關,不是完全沒有先例可循。

傷害競爭對手並非有損競爭
    
要打歧視定價,我認為三宗個案中機會最大的是「超市霸權」。不是我有充份證據支持兩大超市有損競爭,而是根據外地慣例打歧視定價其實是打傷害競爭對手。

須知道,競爭對手(competitor)和競爭(competition)是兩回事。為消費者提供平靚正的貨品是競爭行為,在市場上把競爭對手殺下馬來當然會傷害競爭對手,但競爭的結果是消費者得益。之前提及過的《羅賓遜—柏特曼法案》,卻是為了保護競爭對手而訂立的。連鎖店的經營模式,30年代起在美國盛行,連鎖店利用市場規模定價比人低,令傳統「家爺仔乸夫妻檔」(mom-and-pop store)節節敗退,典型例子正正是連鎖式超市與雜貨小舖的對決。針對歧視定價的《羅賓遜—柏特曼法案》應運而生,是保護競爭對手而非保護競爭,是反競爭而非反壟斷。

我不是說香港兩大超市所有行為都合符消費者利益,但同樣貨物批發供應商以優惠價賣給大零售商,主要是基於大手交易中運輸存貨的成本優勢。《羅賓遜—柏特曼法案》的反歧視定價,在經濟學界聲名狼藉。當疑似歧視定價刺激生產,消費者得益之餘亦會吸引眼紅既得利益者的潛在競爭對手投入市場。競委會在打「超市霸權」前,不要忘記《羅賓遜—柏特曼法案》的歷史教訓。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