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1, 2014

抽廣告是幫港分化

2014年8月11日

抽廣告是幫港分化


《經濟3.0》在理財投資版刊載,自覺有責任多談些理財投資的話題。奈何,香港社會分化已成大多數評論人的共識。今天討論社會分化前,先跟至關心理財投資的沉默大多數介紹一個學術研究。兩位金融學者研究互惠基金在美國報章雜誌登廣告會否影響傳媒編採的中立原則,分析結果顯示三大財經雜誌(Money Magazine, Kiplinger's Personal Finance, SmartMoney)的基金廣告與投資建議有明顯的統計關係,財經雜誌的建議有偏頗之嫌。但兩大報紙(New York Times, Wall Street Journal)卻沒有受基金錢財,幫基金唱好。【註1】

何解只有大報的投資建議才不偏不倚呢?先賣個關子。言歸正傳,我認為香港社會兩極分化,與商界在個別傳媒抽廣告有關。

社會分化政策失誤難辭其咎

同事雷鼎鳴可能是第一個提出香港兩極化理論的人。翻讀前輩四年前的文章,雷鼎鳴當年引用理論名家Avinash Dixit和Jorgen Weibull的研究,解釋政策失敗如何導致社會兩極化,並指出經濟停滯是香港大量社會矛盾的根源。

兩極分化的根源真的因為經濟停滯?可能是吧,但我認為不會是唯一原因。早在1996年時,我到港大旁聽張五常的課,已聽過教授推斷香港會有十年以上的經濟不景,而這不景是來自中港兩地間相對工資的結構侷限轉變。風水佬騙你十年八載,教授後來承認推斷只應驗了八年,原因是2004年內地推出自由行和之後放寬內地人到香港投資。換句話,經濟不景在2004年後已開始扭轉過來,但社會兩極分化卻要在經濟見底的六年後才逐漸成形。假如兩極分化只因為經濟停滯,以解鈴還須繫鈴人的方法化解,最佳政策豈非先撤雙辣招鼓勵各方炒家入市,讓財富隨樓價一飛沖天?再加大自由行力度吸引旅客,讓內地客更大力為香港打造更高GDP?

經濟停滯,的確會令部分市民認定政府做乜都錯。真正的政策失誤,政府卻難辭其咎。雷鼎鳴除了提出兩極化理論,2010年還解釋政府土地供應不足,才是樓價高企的根本原因,2012年更建議政府撥地建專招待自由行的大商場,減少影響市民日常生活。是的,樓市升升跌跌令有樓的冇樓的財富大轉移,自由行出出入入更把舖主的快樂建築在平民的痛苦身上。經濟不景政策失誤,全民一致反政府社會未必分化。貧富懸殊政策傾斜,才是分化的元兇。

走向兩極傳媒商界推波助瀾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政府對社會分化難辭其咎。但毛主席亦有云「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我認為激發兩極化傳媒和商界亦有責任。

今年七一前我在本欄問過大家,從仇富仇商到中港矛盾,有意無意讓各種衝突升級的人是誰?之後我再問,長實樓有什麽問題?兩個表面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其實都與社會兩極化有關。皆因地產商與內地有重大投資的企業,紛紛在一些報章雜誌抽廣告。長實樓可能有很多問題,但其中一個應該是長實等華資地產集團十多年前在某親泛民傳媒展開第一波抽廣告。該傳媒曾打趣說,他們的讀者會以為香港沒有地產發展商。現實當然並非如此,「長實又出奇盤,劏房單位囚室咁款」便是出自該報手筆。沒有樓盤廣告,卻一直宣傳地產霸權;沒有百貨宣傳,卻不停推廣超市霸權。仇商仇富,不是無緣無故的。

傳媒競爭能否減少偏頗?兩位哈佛前輩認為競爭只會令個別傳媒愈爭愈激,【註2】兩個芝大舊朋友(同是哈佛畢業生)卻認為競爭之下真理愈辯愈明。【註3】誰是誰非,關鍵是傳媒賣的究竟是新聞還是娛樂?娛樂口味人人不同,沒有傳真可言。當新聞娛樂化,傳媒縱使不扮高深,求的都只會是讀者開心。

輿論各走兩極,是新聞娛樂化的必然後果嗎?不一定。只要社會本身分化有限,商界在不同傳媒同時落廣告是可以減少兩極化的。【註4】原因不難理解,即使娛樂口味各有不同,商界求財卻是千篇一律。我知道什麼叫編採獨立,但辦過報的人都難以想像在同一份報紙上,一邊是全版樓盤廣告「三巒環匯,千色名宅」,另一邊是報道地產霸權「囚室劏房,附送祖墳」。抽廣告打擊傳統傳媒,把市場趕去少依賴廣告收入的網上傳媒,社會言論只會愈不和諧。

不信嗎?至關心理財投資的沉默大多數要留心了:互惠基金佔財經雜誌的廣告收入比例是雙位數字,而大報的相關數字只是3.8%(Wall Street Journal)和1.1%( New York Times)。錢作怪,既影響貼士準繩,亦左右社會和諧。

【註1】:Reuter, Jonathan and Eric Zitzewitz. "Do ADS Influence Editors? Advertising and Bias in the Financial Media,"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1(1), February 2006: 197-227.
【註2】:Mullainathan, Sendhil and Andrei Shleifer. "The Market for New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95(4), September 2005: 1031-1053.
【註3】:Gentzkow, Matthew and Jesse M. Shapiro. "Media Bias and Reputation,"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14(2), April 2006: 280-316.
【註4】: Gal-Or, Esther, Tansev Geylani, and Pinar Yildirim. "The Impact of Advertising on Media Bias," Journal of Marketing Research, 49(1), February 2012: 92-99.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