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 2014

退保抗戰20年

2014年9月1日

退保抗戰20年


20年前,一個研討會裏三位經濟學者這樣評論當時港府建議的退休金計劃:

(一)醫學發達,人的壽命愈來愈長;因而在養老制度下,供養比率不斷下降,以致供養他人的就業者叫苦連天。

(二)隨着強制而帶有「大鍋飯」性質的養老計劃,其他的政府福利項目必定與日俱增(這是外地的規律)。這使政府的負荷大大加重。

(三)由於以上的兩個原因,美國於1973年開始強迫養老時,政府只抽工資2%(勞資雙方合計),但從今年起則升至16.2%!

(四)就業者自己私下積蓄養老,其回報率比政府抽稅所得起碼高出十倍!

(五)港府建議的6%(勞資合計)徵收,是「水出魚,魚飲水」,事實上全是由勞方支付。這大約等於薪俸稅在一夜之間提升67%。

(六)除了新加坡外,所有強迫性的抽稅養老制,在某程度上都是「大鍋飯」——以及人之老——而港府建議的是世界上最大的大鍋飯!(只有香港的建議是,不管就業時的工資如何,65歲後每人同樣收取2100元。若65歲去世,則供款數十年者得個「桔」罷了。)

當年提出這六點的學者大有來頭,分別是艾禮智(Isaac Ehrlich)、王于漸及華樂思(Sir Alan Walters)。來頭更大的張五常,再有兩點補充:

(七)有了強制性的養老抽稅,市民不僅大減私下積蓄的數字,還會不斷地要求政府增加其他福利。

(八)所有政府的劣策中,只有強迫養老抽稅一項是可發而不可收。這是因為抽稅養老這回事,是代代相傳,是一項不能有時間規限的政府承諾。

20年後,以上八點已是老生常談。四位前輩中,除了曾是戴卓爾夫人政府的經濟顧問華樂思,其餘三位都與芝大有點淵源, 張五常更是我既熟悉又最尊敬的經濟學者。今天,芝大出身的我要請教各方師友幾個問題:

8大問題待解答

(一)假設政府坐擁數萬億儲備,當供養比率不斷下降,供養他人的就業者是否還會叫苦連天?換句話,是否有一個儲備數字,當政府的儲備超過這個數,供養長者的其實主要是以前交稅的人而非今天或未來的就業者?

(二)大鍋飯養老計劃與其他政府福利項目的關係,是統計上有相關性(correlation),還是真正的因果關係(causality)?

(三)從1937年至今,美國政府幾時有過像港府近年所擁有的財政儲備? 我明白特區政府不是主權國家港幣亦不是國際貨幣,當初拿美國跟香港比的可不是我。

(四)同意就業者私下積蓄的回報率比政府抽稅所得的高。但當年要比較的,應是私人積蓄還是在政治現實下衍生出來的強積金? 今天要比較的,又是否應是政治現實下衍生出一個個超支的大白象工程項目?

(五)今天還說養老稅全由勞方支付的人,請解釋給我聽20年來商界反對什麼?我的答案有幾個,淺的,是勞工合約短期有頑固性,「一夜之間」養老稅要由勞資雙方分擔;深一點的,是養老稅令低技術勞力密集的公司(如個別中小企)較難與其他資本密集的大企業競爭;但最重要的是學界多年研究所得,有全由勞方支付的例子,亦有部分由資方支付的情況,分擔比例視乎經濟制度、退保設計、調節時間等等。沒有在香港做過調查,只能估估吓。

(六)老年金是大鍋飯的話,有幾十年歷史的生果金是什麼?反對大鍋飯的朋友,反對的是大鍋飯愈來愈大鍋吧。但不要忘記,凡有資產入息審查的福利,都有扭曲資源分配兼引人虛報資料的隱性稅;廿年前強積金取代退休金,是銀行保險界大茶飯取代全民大鍋飯。做比較,老實點。

(七)同意強制性養老抽稅或儲蓄令市民私下積蓄減少。但當政府財政緊絀,養老計劃怎樣增加其他政府福利呢? 養老計劃及其他福利同時增加,是否只因政府錢太多?

(八)過去幾十年,不少國家把他們「隨收隨支」的退保制度改革為類似強積金的個人退休儲蓄計劃。這是因為他們後知後覺,還是因為不同情況應有不同退保制度?

我與艾禮智有數面之緣,當年以分析死刑阻嚇犯罪而震動國際的他,其分析是今天被學界批評得最厲害的研究之一【註】。張五常說過,他可能是地球上唯一的出自兩間自由市場少林寺的叛徒。今天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提出以上問題,不是因為我支持周永新教授提出要加稅的年老金,而是反對年老金的論述問題多多。不管這種爭拗有型或老土,未做好的便要繼續做。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註:芝大老師李維特(Steve Levitt)便這樣說過:No rational criminal should be deterred by the death penalty, since the punishment is too distant and too unlikely to merit much attention. As such, economists who argue that the death penalty works are put in the uncomfortable position of having to argue that criminals are irrationally overreacting when they are deterred by it.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