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2, 2014

如何向香港巨額身家打主意?

2014年9月12日
曾國平 經濟3.0

如何向香港巨額身家打主意?

上月底金管局公布,截至7月底,外滙基金總資產達30793億元,較6月底增加83億元。這筆錢有多大?除以700萬香港居民,等於人均擁有44萬元的資產。中國的外滙儲備約有30萬億元,比香港的多不夠10倍。這筆世間罕見的巨額「身家」,到底有什麼功能?
首先,這筆3萬億元的金額是資產,還未扣除負債:其中的1.3萬億元是貨幣基礎(主要為「負債證明書」、「外滙基金票據及債券」、「銀行體系結餘」三部分),用以捍衞聯繫滙率,不能碰。
解構外滙基金資產值
餘下約1.7萬億元資產,大致可分為三部分。由於7月份外滙基金的資產負債表仍未公布,我引用的是6月份數字。
餘額中的7500億元就是著名的「財政儲備」,來自政府多年來財政盈餘省下來的錢。這筆錢主要用來應付可能出現的財政赤字,避免舉債。財金官員常引述一項IMF的研究:從歷史數據推測,香港政府要避免收支的大幅波動,財政儲備要在GDP三成以上才算安全。香港2013年的GDP約2.1萬億元,財政儲備是其三成六,高於「國際標準」。
另有近6700億元的「基金權益」,主要積累自外滙基金過去的投資收入。這筆錢沒有特定用途,但據歷年財金官員的口吻,常提醒港人「不要自滿」,儲備愈多愈好,務求使香港遇上任何財政風險的機會都降至零。要留意的是,財金官員爭取的跟市民利益不一定一致:官員管的是港人的錢,過於保守的成本由全港大眾承擔,出了什麼問題,影響的是一己的仕途,風險當然愈低愈好;愈積愈多的資產,更可能是量度政績的一個標準。
餘額中2400多億元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基金及法定組織存款」,其中近一半是債券基金,主要用來償還iBond的債項,是政府問市民「借住先」的錢。其他存款的法定機構,包括關愛基金、醫管局和房委會等。財爺近年常把盈餘「左手轉右手」,注資到大小基金,大部分都反映在這金額之上。由於存款有好一部分分擔了政府支出(如透過關愛基金推行福利措施),剛才提到的三成六儲備比例,其實相當保守。
我搜集了這三筆錢近10年截至6月底的數據,讓讀者對其走勢有個了解【表】,財政儲備10年內上升超過150%,基金權益則增加逾50%,速度跟名義經濟增長相若。10年前,未有iBond和財爺的基金撥款,存款數額是零,暴升是近年的事。要留意的是,這10年已出現了一次的金融風暴,絕非風平浪靜。
在「七項技術性措施」之下,貨幣基礎已足夠支持聯滙,港元受狙擊的風險近乎零。至於2000億元存款加上7500億元財政儲備,亦能確保政府的財政能承受數年的赤字,不用舉債;剩下近6000億元的基金權益,在邊際遞減的定律下,其減低金融風險的作用已微乎其微。
輕微的效益,卻有着沉重的成本,未能作更有效的分配。這筆錢用途甚多,皆勝於呆在基金內賺取有限的回報,且舉兩例。
一,以4%的保守回報計,基金權益每年約有240億元的「派彩」,假若700萬市民人人有份,每人可分得3428元;「派彩」過後,這筆基金權益仍原封不動,可長時間為市民帶來額外收入。這筆錢源自多年來的稅收,其中大部分是不分富貧都有份交的印花稅、賣地收入,所有市民都可「分錢」合情合理。
本欄已說過很多次,有錢在手,市民自會作回報最高的用途,讀書又好、結婚又好,平均回報必定高於美國債券。
善用基金權益增回報
二,本欄從前提及,政府財政收入不穩定緣於印花稅波幅奇高;波幅高,是因為資產市場高低起伏。政府可考慮逐步取消印花稅,動用基金權益每年的回報幫補收入的損失。
有此安排,每年政府收入的波動大大降低,既不用財爺花心思「基金治港」,突然的巨額財赤亦難再出現,毋須三成多的巨額財政儲備作為保險,一舉兩得。次一等的選擇是不減印花稅,轉而減少直接稅(利得稅、個人入息稅、薪俸稅),以吸引投資和人才到港,但這些稅收一向較平穩及容易預測,減收後政府收入的波幅可能更大,對財政儲備比例的要求反會增加。
當然,兩個計劃可以同時進行,得出效果同樣遠比6700億元基金權益一直積累下去優勝。
用得着的經濟學,多半只是有紋有路的常識(organized common sense)。外滙基金守財多年,「儲備愈多愈好」的主旋律忽視了邊際上的社會成本和效益,有違經濟常識。從自由行到退保方案,從強積金到政府儲備,不識時務的講了又講,我們沒有能力改變什麼,只希望討論多一點common sense而已。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