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5, 2014

改革強積金兩難

2014年9月15日

改革強積金兩難


工聯會指強積金半自由行推行後,仍有八成基金的行政費達1%以上,基金開支也繼續創新高至去年92億。工聯會沒有詳細公布他的研究方法,其實只要兩成基金收費與回報合理,其餘八成只要無人問津,行政費再高也不成問題。但香港每年花數以十億計去管理強積金,卻是不爭的事實。根據積金局資料,滙豐強積金計劃提供的恒指基金,基金開支比率為0.98%。隨便到恒生(00011)投資網頁翻查資料,卻會發現買賣恒生指數ETF,管理費只須0.05%(另加經紀佣金、證監會及聯交所的交易費和印花稅,連入場費總費用一般都在0.5%以下)。

強積金收費供求之爭

隨收隨支退休金制度在人口老化的社會難以持續,是老生常談。前晚與智利Chicago Boys之父夏保加(Al Harberger)吃飯聚舊,談到一直被右派經濟學者視為典範的智利退休金制度,原來自上世紀80年代私有化改革後管理費貴,一直極受爭議。討論了一整晚,大家同意為長者晚年生活提供安全網可以理解,但任何大規模兼複雜的強制性退休金制度,都容易造成浪費。上周解釋強積金何解收費貴兼差距大,我強調的是一個需求因素——強制大量對基金投資一知半解的打工仔去從逾500隻基金中選其一,揀錯被搵笨的機會很大。文章見報後一位讀者回應,企圖打破傳媒「辛苦錢養肥基金佬」的指控:

「 1.XX%收費之中,受托人收費通常佔大部分,基金經理收費通常實際上只佔0.3%至0.5%(當中涉及回佣,所以說要實地考察才知行業實況)。真正負責管理投資的人,只佔收費的小部分!… 大部分的收費是去了受托人,要降低強積金收費,目標應該是受托人,而不是基金經理!受托人為何收取總收費的大部分呢?首先,受托人主要工作是處理強積金的行政管理(處理表格、宣傳)… 一間中型的強積金公司,每年單單郵寄表格(法律規定),花費約200萬元。單單是應付積金局的一個簡單調查,要諮詢外部法律顧問,每次以十萬為單位。每年ADUIT(法律強制規定),一個中型的強積金計劃至少要600萬元。強積金公司通常規定要在香港設後勤,在香港營運一個CALL CENTRE要多少錢?不能像銀行把CALL CENTRE搬去印度,大陸慳錢。以上種種浪費了多少人力物力?當中有多少是否因為監管過度而導致無謂的支出,最終轉嫁給客戶? 」

衷心多謝這位言之有物的讀者與我分享他的經驗。他強調的是一個供應因素——積金局監管過度令基金營運成本上升,競爭下營運成本透過行政費,從有得揀唔賣的受托人轉價到冇得揀唔買的打工仔。

改革強積金以簡為上    

為強積金存戶爭取合理回報,談何容易?供應因素主導價格的含意是,積金局監管程序愈繁複,行政開支便愈大,基金費用也就愈高。需求因素主導價格的含意是,更多沒有投資基金經驗的打工仔被強制選擇令人花多眼亂的基金,換來的不單止更高收費的基金,亦導致更大的基金收費價格差異。競爭之下同樣的基金收費一致地貴,需求因素決定價格不成立。大同小異的基金收費不一,供應不是唯一決定價格的因素。搞清楚強積金收費的問題是需求還是供應因素所致,是打工仔對基金認識不足,還是積金局對監管過度沉迷,有助我們為存戶爭取合理回報。

兩年前,積金局委託Ernst & Young研究強積金的行政成本。報告指當時1.74%的基金開支比率中,投資管理佔了三成多,其餘六成多包括受託人的行政成本和利潤等,結論與那位讀者提出的相若。【圖1】報告又指出,2011年香港強積金制度的受託人在執行行政職能時花了27億元。總收費與行政成本佔管理資產百分比之所以比澳洲、智利、墨西哥和美國的都要高,原因包括投資選擇眾多兼小規模受託人普遍等需求因素,和要以人手處理大量紙張文件成本高等供應因素【圖2】。

積金局考慮解決強積金收費貴的問題時,不要忘記自己可能就是問題的一部分。既不能取消強積金亦不可取締積金局的話,我認為改革強積金一字記之曰簡。簡者,需求方面既要以簡單的選擇,幫助對基金投資認識較淺的打工仔減低「找尋成本」(search costs);供應方面亦要以簡單的監管,避免制度帶來過度的「規管成本」(regulatory costs)。 下周討論「核心基金」是否符合這個「簡」字的原則。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