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9, 2014

一次大戰經濟變局

2014年9月19日

一次大戰經濟變局


今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100周年紀念。雖然有親歷這場戰爭的老兵早已死去,但各參戰國都有紀念活動,出版社亦推出了大量的歷史著作,紀念這場打了四年多、參戰國家數十個、傷亡人數三千多萬的戰爭。趁減價買了幾本一戰歷史書仍未讀,但卻讀完一本殘破的平裝小說:德國作家雷馬克(Erich Maria Remarque)1929年的名著《西線無戰事》(All Quiet on the Western Front)。

書中沒有明確的歷史背景,連仗在哪裏打也說不清楚,只知雙方在進進退退間死傷慘重,突顯了戰爭的殘忍和虛無。反戰訊息明確,怪不得小說在納粹年代是禁書。雷馬克18歲時參戰,個多月後受傷入院直至戰爭結束,小說內容寫來有血有淚,成了暢銷書更旋即拍成電影,雷馬克因此成為巨富。

以政府決策取代市場

因一戰而賺下巨富的,還有美國。美國未參戰前已售賣軍火,一戰之後,美國損失相對輕微,紐約更漸漸取代倫敦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美國亦大量在南美洲作境外投資。來自美國羅格斯大學的經濟史家Hugh Rockoff,10年前的一篇文章為此提出了一個有趣的看法【註】:一戰對美國最深遠的影響,不在金錢利益,而是民眾對政府管制的看法,在一戰後較戰前變得正面起來。

話說戰爭時期,美國成立了三個部門,主要作用為管制以及「調控」各種資源的分配和其價格:戰爭工業局(War Industries Board)以及其獨立的分支定價委員會(Pricing Fixing Committee)負責工業、食物管理局(Food Administration)負責農產品、燃油管理局(Fuel Administration)則監控能源,有關戰爭的各種經濟活動都被規管。不過,這些大規模政府管制要在美國1917年參戰後才成立,幾乎要到停戰之時才全面運作,其對美國經濟的影響非常有限。

本欄的讀者都知道,價格有傳遞訊息的重要功能:若果香港忽然流行食飯,對白米的需求增加,價錢隨即上升。見價錢升高了,零售商覺得事情有變,於是跟批發商多入貨。批發商多接了訂單,資訊終會傳到農夫那裏,鼓勵其多種白米應付上升了的需求。消費者的行為,透過價格傳到千里之外;價格集合了各人的資訊,為資源作出最有效的分配。

生產和價格由官員或專家決定,不交由市場解決,效果又如何?戰爭工業局當時推出了一個「優先政策」,所有的工業訂單都先由局方視乎需要打分數,分A、B、C等幾個等級,A級最為緊急,B級的次之,如此類推。生產商要因應訂單的分數,去安排生產的先後。這個制度未及在一戰時推行,要等到二戰時成立了戰爭生產局(War Production Board)才有機會全面實施。決策者可能怕麻煩,又或受到其他壓力,每張訂單都被評為A級,制度形同虛設。當局有見及此,決定在A之上多加一個A1「最緊急」的一級,但結果所有訂單又評為A1級,可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一戰對美影響最深遠

由於一戰時政府管制的時間太短,其缺點並未出現,加上美國是戰勝國,舉國信心大增,大家對這些某某局開始有所憧憬,認為無論是緊急或和平之時,都是分配資源的好幫手。當時有經濟學家認為,一戰時龐大的工業生產,是政府補貼生產商損失的結果,建議戰後政府要繼續補貼私人企業。另一經濟學大師Frank Taussig,戰後亦說過供求關係只是個大概的趨勢,夠簡單可以作為教學之用,但用來分配資源就明顯不足,必須依賴政府干預。

到了30年代民主黨上台推行新政(New Deal),加上大蕭條令民眾對市場失去信心,這個「政府勝於市場」的意識形態終於有實踐機會。當時建立的新政府部門都以一戰時的前身作為例子,而部門的主事者亦多為在一戰時有管理經驗的官員。例如,今天仍然存在的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y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其組織架構就是來自一戰時負責監管新上市股票和債券的新發行委員會(New Issues Committee)。Rockoff認為一戰不只間接導致美國30年代政府膨脹,更為一代又一代的改革者提供了無窮的靈感和參考,100年後的影響仍在。

從不相信讀歷史可得到教訓,只知道歷史的知識跨越多個學科,從文學可以講到經濟學,是一點也不悶的學問。

註:Hugh Rockoff: "Until it's Over, Over There: The U.S. Economy in World War I," Broadberry, Stephen and Mark Harrison (eds.) The Economics of World War I.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5.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