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0, 2014

監管直銷電話利多於弊

2014年9月10日

監管直銷電話利多於弊


我從來不是一個喜歡「煲電話粥」的人,與朋友通電話時盡量言簡意賅,跟家人問寒問暖時亦只會「一句起,兩句止」。與女朋友(現在的太太)的綿綿情話有時會拖長一點,但由於不善辭令,我的情話「浪漫指數」邊際回報遞減非常之快。由是之故,加上近年WhatsApp大行其道,我每月的電話通話分鐘可謂寥寥可數。

奇怪的現象是我手機的通話紀錄中,無名無姓的來電紀錄卻有愈來愈多之勢。當中有部分是記者朋友,有部分跟工作有關,但絕大部分是一些令人不勝煩擾的直銷電話(當中尤以貸款的佔大多數)。

對低技術勞工就業影響微

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工署早前公布一項有關人對人直銷電話的公眾意見調查結果,並呼籲政府考慮修訂《非應邀電子訊息條例》,以擴大拒收訊息登記冊涵蓋人對人電話。不過,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似乎對此有所保留,其中一個理由是「要顧及就業情況及相關的經濟影響」。

設立登記冊對有關行業的就業影響有多大?根據私隱專員的網誌,本港約有2萬多人受僱於人對人直銷電話業務,設立拒收人對人直銷電話登記冊,無疑會對這2萬多人的就業帶來一定的影響。

不過,這是否代表這2萬多人會從此失業?有留意「經濟3.0」分析自由行文章的讀者都會知道,在香港現在接近全民就業的情況下(根據統計處的最新數字,香港的失業率只有3.3%),削減自由行不會令失業率大幅上升。原因是大部分在旅遊業工作的都為低技術勞工,他們轉工(甚至轉行)的流動性相對較高。同樣道理,2萬多從事直銷電話業務的相信多是低技術勞工,即使設立拒收人對人直銷電話登記冊令部分有關職位消失,他們絕大部分也不會留在家中等領取綜緩的。

登記冊有助提升業界效率

更何況登記冊的設立並不會令整個行業消失。其實,現時法律已對人對人的直銷電話有所監管。

根據現行法例,市民有權要求直銷電話的來電者不再致電。不過私隱公署最近做的調查顯示,只有4成人會作此要求(雖然有不少人反映,其後仍然收到同一公司的直銷電話)。在沒有作此要求的6成人當中,有一部分可能並不知道自己有此權利,亦會有一部分人認為這做法「對確保來電者停止來電是無用的」,但相信有一部分人是真的不介意接聽直銷電話的。說他們不介意是指這些人是對被推銷的產品有需求,而直銷電話的而且確可以把買賣雙方聯繫起來。(僱用直銷電話服務的公司不是開善堂,從直銷電話愈來愈多我們便可知直銷電話是有利可圖,亦即有供應的同時,需求也不少。)

問題是以直銷電話作推廣其實效率頗低。負責打電話的直銷員其實是一項厭惡性工作,每天打電話被人cut線是家常便飯,沒有被人「問候」家人已「心存感激」,能夠促成一單生意可能真的會「感激涕零」。行業效率低主要原因是大部分人對產品根本沒有興趣,理論上,設立登記冊的確有可能提升整個直銷電話服務業的效率。

假設現在社會上有兩類人:一半為「唔等錢使」的有錢人,另一半為「周圍撲水」的窮人。現在有一間財務公司想利用直銷電話擴展客源,在沒有登記冊的情況下,財務公司只能在所有人的電話中隨意抽樣來cold call,它能夠打上「等錢使」的窮人電話的機會只有一半。

相反,在有登記冊的情況下,有錢人既然「唔等錢使」自然會在登記冊上登記,以減少滋擾;但「周圍撲水」的窮人卻可能不介意此等向不同財務公司格價的機會。結果是財務公司的直銷電話能夠接觸有需要的窮人的機會大大增加,而整個直銷電話服務業的效率因為登記冊的設立而大為提升。

我雖不是有錢人,但暫時亦不需要借錢。如果政府現在設立人對人直銷電話登記冊,我會第一時間登記,既可減少直銷電話對我的滋擾,亦可減少直銷電話公司浪費資源在我這種低(甚至無)價值的顧客身上。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