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4, 2014

如何贏在起跑線

2014年9月24日


如何贏在起跑線


朋友間的話題很多時會隨着年齡的增長而有所轉變。只是數年前,當大家還未結婚時,很多時大家的話題都圍繞着吃喝玩樂;當大家都快要結婚時,話題便轉到禮金人情公價到底是多少等話題上;到今天不少好友都已結婚生仔,大家的話題也少不免會談及如何令小孩「贏在起跑線」?

自問不算隨波逐流,卻也未至於喜歡獨來獨往。這些「吃喝玩樂」、「禮金人情」以及「贏在起跑線」的話題我少不免也有與朋友們觸及。現在小兒快要一歲,「如何贏在起跑線」更是每次與同齡朋友茶餘飯後的話題。

政府應重視學前教育

相信很多新任父母都與我有同一疑問:到底有沒有「贏在起跑線」這回事﹖換一個較學術一點角度問:如果我現在有100元,我應該現在投資在還未上學的小孩身上?還是把這100元放到銀行賺息,待小孩長大成人後才連本帶利再投資到孩子的教育上?那一個方法能為我那100元帶來更高的邊際回報?

芝大的經濟學諾貝爾獎得主占.克曼(Jim Heckman)近年專注於學前教育的研究。他的研究其中一個發現是學前教育的投資回報可達每年7%至10%,比投資在美國股市的回報還要高!另外,他亦發現投資教育的邊際回報會隨着小孩的年齡而減少。亦即是說,投資學前教育的邊際回報比投資小學教育為高,而小學的回報又比中學為高。換句話說,「贏在起跑線」在某程度上是成立的。

以「極右」聞名的芝大其實不是逢政府必反,他們也有認為政府介入的效益比市場為佳的時候,教育是其中一個例子。佛利民(Milton Friedman)在他的那本暢銷書《自由選擇》(Free to Choose)提倡的學劵制其實亦是利用政府資助,只不過把去哪一所學校上學的選擇權交到家長手中。古往今來,平等而有效的教育是不少低下階層脫貧的主要途徑。早前拜讀已故歷史學家何炳棣的《明清社會史論》,驚覺明清時期科舉制度作為提高社會流動性的作用十分大:在眾多進士及舉貢當中,有接近一半的人祖上三代均為布衣。雖然近幾十年來貧富懸殊日益嚴重,但有研究指出美國的社會流動性並沒有因此而下降。相信其中一個原因與其普及的教育制度有關。

父母身教更重要

政府資助教育的確可以提升社會的流動性,但錢也要用得其所。占.克曼的研究的其中一個含意便是政府應把更多的資源投放到兒童發展較早期的時候(如學前教育)。

占.克曼的研究還發現雖然認知能力(cognitive ability)是決定小孩將來成就的一個重要因素(所以上課是重要的),但他的研究同時指出其他非認知性能力(non-cognitive ability)如社交能力、堅忍力、身體素質、自信心和對自己信念的堅持等,也對小孩將來的成就亦起着十分——甚至更為——重要的作用(所以小孩透過「不上課」的方法去表達對自己信念的堅持也是重要的)。

父母或家庭教育程度不高當然會對小孩讀書考試有所影響,但學校在這方面還可彌補父母在這方面的不足。不過,父母在小孩的性格、社交能力及自信心的發展上所起的作用,卻是無可代替的。要令小孩「贏在起跑線」,除了花錢補習上興趣班之外,父母的身教亦同樣重要。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2017-06-19 我買過三架車,都是新車。買第一架車時在美國開始工作不久,即使車行貸款息口不低,亦只有蝕利息慢慢供。買第二架車時現金已不是問題,但由於車行給予近乎零息貸款優惠,最後還是借到盡慢慢供。買第三架車時香港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