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8, 2014

強積金收費貴之謎

2014年9月8日


強積金收費貴之謎


根據積金局,本港現時一共有15個強積金受託人為打工仔提供537種基金選擇。

15個強積金受託人,包括友邦信託、安盛、銀聯信託、交銀、東亞、中銀保誠、中國人壽、富衛、滙豐機構、HSBC、宏利、美國萬通、信安、加皇和永明。537種基金,任報紙如何改版也不能一一盡錄。隨便考考大家:

(一)滙豐強積金的自選、精選、智選和易選計劃的基金開支比率有何分別?

(二)施羅德強積金集成信託計劃和施羅德強積金集成信託計劃的風險哪個高?

(三)友邦強積金尚選計劃的混合資產基金,當中均衡組合和穩定資本組合近年的回報率是多少?

(四)宏利MPF恒指基金的長期回報率又是幾多?

答案稍後揭曉。單看數字,15個受託人不應是基金佬冇篩選?537隻基金不就是強積金有得揀嗎?何解冇篩選兼有得揀,我們還不時聽到什麼強積金蠶食供款回報、辛苦錢養肥基金佬呢?回答這兩個問題前不妨再賣關子,先回顧20年前一段歷史。當時港督彭定康提出「隨收隨支」制的老年退休金計劃,之後有78名主要是經濟學家的學者聯署反對,最終政宣布放棄計劃,並動議要立法局敦促政府設立強制性的公積金計劃,and the rest is history。

由提出到放棄,期間78學者的聯署反對究竟起了什麼作用,不容易說得清楚。芝大元老史德拉(George Stigler)曾斷言經濟學者對公共政策的影響是零,學者可以幫手「抬轎」,但公共政策始終是政治角力決定一切。聯署我冇份,但既然傳媒喜歡把那78名學者形容為「芝加哥學派的本港經濟學者」,自覺有責任亦夠資格釐清一下強積金的討論。

這個資格不僅來自我那個芝大博士銜頭、我3位論文老師清一色是芝大畢業生;而且我在芝大時除了不時與老師莫里根(Casey Mulligan)討論退保問題,亦見證過一篇與今天強積金問題關係密切的文章誕生。

指數基金選擇難題

這篇名為《Product Differentiation, Search Costs, and Competition in the Mutual Fund Industry︰ A Case Study of S&P 500 Index Funds》的文章,兩位作者Ali Hortacsu和Chad Syverson都是當時芝大的年輕教授。一天,他們在我另一位論文老師貝加(Gary Becker)的工作室提出了一個難題:市場上的基金,何解有數以萬計的「選擇」?更奇的是近百隻表面上一模一樣的指數基金,為什麼在市場激烈競爭之下能收取不同的管理費用?

還記得,當日就指數基金管理費的討論,比指數基金在市場上的競爭來得更激烈。指數基金在市場上有明顯的價格差異,大家是沒有太大異議的。Hortacsu和Syverson的假說,一方面是史德拉最早提出用來解釋市場價格差異的顧客「找尋成本」(Search Costs),另一方面是基金經理為顧客提供其他服務旳「產品差異」(Product Differentiation)。

兩位芝大新秀的實證研究指出,單單「找尋成本」不容易解釋市場上指數基金管理費差異之大,而基金的種類和年資等「產品差異」都影響基金的收費高低。以「產品差異」和「找尋成本」兩個因素解釋基金收費的差異,值得商榷的是哪個比重較大。但最惹火的爭議,是究竟限制競爭減少選擇能否反而令基金投資者得益?減少「選擇」而導致壟斷是老生常談,但好處可能是令資訊不足的投資者選擇時不會花多眼亂。在自由市場的少林寺討論減少選擇可能為消費者帶來的好處,局外人是難以想像的。

改善積金障礙重重

兩位芝大新秀那時還提出了一個市場現象,值得堅持優化強積金不要年老金的人深思。1990年代末,基金數目顯著上升,基金收費的價格差異亦不斷擴大。當基金市場持續發展,市場吸引了不少新手投資者落場。Hortacsu和Syverson的研究剛好發現,同一時期高「找尋成本」的投資者不斷增加。

強積金,顧名思義是強制所有打工仔成為基金投資者,當中不少是新手上路。即使是長期留意財經資訊的你,又答得出我考大家的四條問題嗎?夠鐘開估:

(一)滙豐強積金的4種計劃,自選的便有9種基金,精選的有5種,智選和易選亦分別有14和3種選擇。基金開支比率由最低0.39%到最高2.61%;

(二)施羅德比施羅德,當然是因為HSBC的施羅德計劃有超過20種基金,基金風險標記由0%到18.84%。但基金風險標記是積金局怎樣算出來的?18.84%又代表什麼?你懂的;

(三)均衡組合和穩定資本組合,5年期的年率化回報分別是4.64%和3.28%。均衡回報長期比穩定回報高?天曉得;

(四)宏利MPF的恒指基金長期回報,積金局資料顯示「不適用」。

面對這537隻基金,不難理解基金市場的新手上路對什麼「半自由行」反應冷淡。如何優化有14年歷史的強積金,下次再談。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2017-06-19 我買過三架車,都是新車。買第一架車時在美國開始工作不久,即使車行貸款息口不低,亦只有蝕利息慢慢供。買第二架車時現金已不是問題,但由於車行給予近乎零息貸款優惠,最後還是借到盡慢慢供。買第三架車時香港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