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8, 2014

Rambo與我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Rambo與我

2014年09月08日


「你記得我們以前一直怎樣說你?說你怎樣麻煩多多?不要相信,一點也不要相信。你是最好的狗。」這是小說情節,是電影對白,也是個多星期前我臨離開香港時,跟我家小狗Rambo說的最後一段話。幾日後,他走了。

在經濟學眼中,小狗跟兒女一樣都是「耐用消費品」(durable consumption good)。不要誤會,所謂「消費品」,指的其實是任何為我們帶來快樂的東西,絕非貶義,更不一定要從市場購買;至於「耐用」,統計局的定義是能用上3年或以上。
家人當年從愛護動物協會帶回來的Rambo,活了13年。這些年以來,他帶給我家無限快樂,但有限生命原來是永遠不夠「耐用」的。
在經濟學眼中,小狗和兒女的關係又可以被視為「代替品」 (substitutes)。讀過《怪誕經濟學》的朋友可能記得,美國七十年代墮胎合法化令往後罪案率大幅下降。最近研究發現,原來把墮胎合法,亦令女性飼養寵物的比例上升,而花在寵物身上的時間亦增加。但不同物品之間的關係是代替還是互補,有時是意想不到的。

每次回港,我都會盡量抽空與家人一起放狗。因為Rambo、我與家人一起相處的時間反而有增無減。大半年前一個冬天晚上,和家人如常帶Rambo到街上散步。刺骨寒風傳來陣陣喵聲,原來是一隻只有兩個月大的街貓。尋常街貓都怕陌生人,但隻這小貓卻一點也不抗拒我們,還咕嚕咕嚕的大啖吃我們給她的食物。問題來了,小貓舉目無親,嚴冬下遲早不是凍死,便是成了附近大狗的點心。然而,我自小對「寵物」這個概念其實是有點抗拒的,原因是喜歡自由自在的我,將心比己不希望智慧比我高的生物未經我同意隨便把我帶回家當寵物飼養,所以見小貓吃飽後便打算離開。回家後,望着小時候在愛護動物協會領養的Rambo高興地吃他最喜歡的零食「潔牙條」,我決定回去看看那隻小貓是否還在。這麼一去,家中從此又多了一成員。
Rambo與妹妹(那隻小貓) 大半年來相處融洽。妹妹一日一日長大,患了癌症兼腎病的Rambo卻一日一日衰老。慢慢地,Rambo笑容少了,聽見「去街街」不再雀躍,之後對「潔牙條」亦失去興趣……其實這都是意料之內。告訴大家一個秘密,決定帶妹妹回家的一刻,我有想過希望家人會視妹妹為Rambo的代替品。到Rambo離開我們那天,香港沒有少了一丁點GDP,我卻體會到他是不能被取代的。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