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 2014

什麼是愛國?

2014年10月1日

什麼是愛國?

65年前的今天,毛澤東在開國大典中宣布:「同胞們,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在今天成立了!」自此,10月1日便成為祖國成立的紀念日。香港回歸祖國後,10月1日國慶日亦自然成為公眾假期。
除了因為「有假放」外,我不知道國慶日會否令人倍感愛國。無可否認的是,自回歸以來,香港政府及中央都希望港人能愛國(從愛國是特首參選人的必要條件可見一斑)。那麼,怎樣才算愛國?中央政府對此當然有自己的一套標準。不過,在討論何為愛國前,我們首先要弄清楚究竟什麼是「國家」。

國家大小無既定國際標準
從經濟學的角度看,國家有幾方面的作用。一方面,國家可透過稅收來建立公有用品(public good)性質如軍隊和法庭,來保護國民的人權和產權免受侵犯;另一方面,一國的語言、文字以至貨幣的統一能大幅減少國內民眾互相貿易的交易成本。
國家的大小不一而足。地理上的限制(環海或環山)將限制了軍隊的布防,從而影響一國的大小。語言文化的差異亦將影響人與人之間的交易成本。不是說一個說韓語的人與一個說廣東話的人不能交易,但在兩人語言不通下,加上文化風俗可能互不兼容,要達成交易的成本可能所費不菲。相互交易較少的族群在沒有共同利益下,要勉強留在同一國家並不划算。
此外,一些科技上的轉變對國家的分合也有相當大的影響。以19世紀歐洲多個地方的民族主義興起為例,德國與意大利這些本身由多個小國組成的大國,先後在19世紀中後期立國,其中的一個原因是工業革命後語言文化背景相類的地方相互間貿易的需求大增。德國統一前由普魯士王國主導的德意志關稅同盟(Zollverein)與德國統一後的關係不能忽視。
另外,近年全球經濟一體化及多個如世貿般的環球組織的存在,亦令大國的存在價值降低。科大雷鼎鳴教授早前撰文指出:「1945年聯合國成立那一年只有51個會員國,到了1960年聯合國的影響力已漸成熟,會員國上升至99個。不過,會員國數目並無就此原地踏步,1990年時又增至159個,現在更高達193個。」另外,據說,光是在歐洲已有100個組織在尋求更大的民族自主。
說了這麼多,其實只想指出,國家的大小甚至存亡沒有既定的「國際標準」。正如《三國演義》起首說道:「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既然國家「可大可小」,甚至「可有可無」,那麼,「愛國」又從何說起呢?
剛才提到交易成本是國家大小的其中一個決定因素,而增加人民對國家的歸屬感,是降低交易成本的其中一個辦法。如果這種歸屬感是愛國的表現,那麼,人民如何才會更愛國呢?有人認為可透過宣傳提升人民對統治者的忠誠;有人認為國家經濟蓬勃人民生活安定,人民歸屬感自會提升;亦有人認為,在深入認識國家的歷史文化後自會對其民族產生歸屬感。

勝利球迷與愛國商人
宣傳能否提升人民對統治者的忠誠?於我而言,父母從小對我管教從寬,加上殖民地的教育令我沒有養成服從權威的性格。可以想像,一個強加於我的「洗腦」國民教育是不會有什麼回報的(從近日的學生運動來看,「洗腦」國民教育對其他香港的學生也不會有什麼回報)。事實上,中學時文科出身卻故意不選修中國文學和中國歷史的我,在當時可算是毫不愛國。
國家經濟蓬勃人民生活安定,人民是否更愛國?可能。不過,這種「愛國」的需求彈性可能十分高。費格遜帶領下的曼聯球迷多如星數,但這兩年不少「曼聯迷」卻蟬過別枝。球場上的「勝利球迷」尚且不少,現實中的愛國商人可能更多。
深入認識國家的歷史文化後會否對其民族產生歸屬感?可能是人在他鄉吧,在美國讀研究院的5年裏,我反而慢慢對博大精深的中國歷史產生興趣,5年裏自願看的中史書比之前20年讀過的總和還要多。我對中華民族(並不是個別統治者)的歸屬感亦慢慢產生。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