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6, 2014

書的經濟學 經濟學的書

2014年10月16日

書的經濟學 經濟學的書


先旨聲明,這是一個廣告。兩位朋友叮囑我要寫得含蓄一點,切勿硬銷。且看我這個「植入廣告」是否安插得巧妙。

書是一種有趣的物品。去世不久的諾獎得主貝加(Gary Becker)的貢獻之一,是指出了消費不等於買東西。在家中添置一部健身器材,首先要安裝,再學習使用,日後壞掉又要修理,再花健身的時間,才達到保持健康或消閒的目的。想跟潮流轉用蘋果電腦,先要花一段日子摸熟與視窗頗為不同的介面,又或要添置一些周邊產品,慢慢才得心應手。消費,買東西是第一步,要加上時間或其他物品,才能「生產」出消費的效果來。

買書便宜 看書不便宜

書之有趣,在於書價只佔讀書這個消費行為的成本的小部分。

何解?時間就是金錢。你一小時的光陰值多少錢?要你少睡一小時,或少看一小時電視,你至少要收多少錢才能補償損失?香港人時間寶貴,從搭地鐵轉車的萬馬奔騰可見一班,在茶餐廳午市講求的快靚正亦略知一二。《信報》讀者多為專業人士,我且估計每小時價值100元。讀一本200多頁的非小說類著作(如金融、歷史之類),如非求求其其,大概四小時可以讀完。

香港地方淺窄,呎價驚人,我曾在友報以平均實用面積呎價10000元的保守計算,算出收藏一本普通大小的書約要150元。假設書價100元,從買到讀到收藏,盛惠650元,書價不夠五分之一。這個分析有兩個推斷:一,由於書價相比之下不重要,書的需求對書價彈性甚低,書本加減十元八塊不會大幅改變你的需求量;二,時間成本的改變,或樓宇呎價的起落,對書本的需求量影響更大。升職加薪,工務更見繁忙,必定減少書本消費。不容易驗證但有趣的,是香港近十年的樓價大幅上升,對香港的「書本總需求」有什麼影響?港人閱讀習慣的改變,是否跟樓市有關係?

看書昂貴,選書應當審慎,最好是一舉兩得,寓娛樂(消費)於學習(投資)。世途險惡,社會上充斥語言偽術,紛亂的爭拗又容易令人迷失方向。為求自保,就要學習思考的方法,既不被高官專家口中的統計數字嚇怕,亦不為情緒和怨憤所左右。

經濟學者寫什麼?

看書成本高,寫書程序繁複兼花時間,成本更高。每年出版的書籍無數,但以銷路不佳居多,成功跑出賣個滿堂紅的沒有幾多本,有點像運動員、藝術家的巨星效應(superstar effect)。辛苦寫書出書,是風險甚高的賭博。

且舉幾個經濟學書籍的「巨星」例子。新鮮出爐的諾獎經濟學得主蒂諾(Jean Tirole),其學術文章當然影響深遠,我們會陸續為大家介紹。但論他對行內行外最廣泛的影響,卻是一本歷久常新的教科書《工業組織理論》(The Theory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此書於1988年出版,風行至今,內容雖有點陳舊,但始終是經濟學者及其他專業人士的入門首選。

紅到發紫的法國學者皮克提(Thomas Piketty),其研究文章受盡碩級學報青睞,但影響力衝不出學術圈;一本《廿一世紀資本論》,卻令這位象牙塔內的學者成為世界級明星,改變了無數人對貧富問題的看法。我們的偶像張五常教授,寫的英文學術文章我們行內人讀得熟,但講到街知巷聞,他的一本《賣桔者言》依然是最多香港人買過及看過的經濟書。

仰望高人,我們敬畏兼羨慕之餘,亦思考着同一個問題:我們在不出版便完蛋(publish or perish)的象牙塔裏尚算生存下來,但學報文章再多,關心的是否就只有學術界裏的少數人?我們當然會繼續站在學術前沿,刊登研究文章,但是行有餘力,也想多做一點對社會有影響的事。況且,香港這個神奇的小地方,從來不是歐美經濟學界感興趣的課題,學報絕少對香港題材的研究感興趣。缺乏動機研究香港社會經濟問題,傳媒的討論水平也就異常參差,常有估估下或想當然的情況。

我們對香港有感情,想多了解這個地方的大小經濟事,於是兩年多前開始了這個專欄。積少成多,天窗出版社剛為我們出版了《本土不敗─全球化下的香港出路》這本書。書價不高,但大家看書的代價高,所以我們不敢草草把文章結集算數。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我們將書的編排改了又改,再仔細修訂每一篇文章,兼加插了一篇導論。工程浩大,求的是大家讀得過癮兼學懂經濟學的思考方法,順便博一博成為暢銷書!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