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1, 2014

「左傾」的經濟學諾貝爾獎得主

2014年10月21日

「左傾」的經濟學諾貝爾獎得主


今年的經濟學諾貝爾獎上周一揭曉,由「左傾」法國經濟學家梯若爾(Jean Tirole)以其關於政府管制以及壟斷的理論研究一人獨佔獎項,結果「出人意表」之餘亦可算是「眾望所歸」。

說出人意表,是由於今年的諾貝爾獎得主只有一位,而這位唯一的得獎者更是一位法國人!對上一次一人獨享「和味」獎金的是在2008年獲獎、言論惹火的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克魯曼(Paul Krugman),而對上一次由非美國人獨佔獎項,更要數到16年前的印度經濟學家阿馬蒂亞.庫馬爾.森(Amartya Kumar Sen)!

工業組織與「霸權」經濟

說眾望所歸,是由於梯若爾早在行內大名鼎鼎。他在其本行「工業組織」(Industrial Organization)的研究既廣且深,他於1988年所撰寫的教科書《工業組織理論》(The Theory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歷久不衰,是歐美各大研究院有關課程的必然讀物之一。另外一個「眾望所歸」的原因有點政治因素:根據我一位在Facebook上(在事後)聲稱早已貼中梯若爾得獎的研究院同學表示,這次諾獎評審委員會的主席是研究工業組織的專家!

「工業組織」看似是一個高深莫測的經濟學術語,但這其實是泛指有關行業內一些近似寡頭壟斷競爭行為的研究。而這方面的研究亦與今日的香港息息相關,因為一方面正如徐家健上周在友報撰文指出,最近香港的風波,或多或少與年輕人認為今日的香港「霸權」處處以至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大減有關,另一方面香港在不久的將來便會跟從國際步伐正式推行競爭法,希望以立法的方式營造一個更「公平、公開和公正」的營商環境。

相比民主制度,競爭法(或美國的反壟斷法)的「國際標準」更為模糊,各國有關法例對各行業的管制有時會大異其趣。相對來說,美國的反壟斷法比較相信市場會自動調節以衡制壟斷過度膨脹,但歐盟的競爭法則認為政府的管制在很多情況下都是必須的。在各處鄉村各處例的情況下,對有關理論有初步認識是必須的,而這在現今「非黑即白」的香港社會亦十分重要。

諾獎得主如何「左傾」﹖

香港的媒體雖然忙於報道最近香港的風波,但在梯若爾得獎後亦有對其研究作一些報道,大部分均形容梯若爾是比較左傾的經濟學者,主張政府管制,與傳統芝加哥學派的學說相互違背。外間經常有一個印象,經濟學者互相之間整天都在吵架,而最後總得不到任何共識,但其實經濟學者在很多問題上都有一定程度的共識,只是在小部分問題上爭吵不斷而已。

無疑,梯若爾的理論相對很多芝加哥學派的學者是比較左傾,但其實他也絕不是認為政府應經常干預。

舉個例,零售價格管制(resale price maintanence)一直是競爭法(或美國的反壟斷法)的一個大題目。其中零售價格管制應否「格殺勿論」(per se illegal)還是「酌情處理」(rule of reason)有大爭議,美國法庭更在最近幾年由對零售價格管制「格殺勿論」慢慢轉到「酌情處理」。芝加哥學派不否定零售價格管制有時可能是損害消費者利益的反競爭行為,但欄友徐家健和我不止一次說過的「示範假說」卻說明,零售價格管制有助防止一些服務性行業內的零售商「鬥平鬥賤」的惡性競爭,而有看過梯若爾《工業組織理論》的人,都會知道他並不反對這個假說。另外,他亦指出在一些情況下,獨市的批發商的壟斷批發價會令零售商的入貨成本上升,而零售價格管制則可以避免這所謂的「雙重邊際化」(double marginalization)的壞影響。學界裏很多人都其實贊成零售價格管制應「酌情處理」。

提到零售價格管制是因為這法例一直爭議甚大,而在考慮是否採用「格殺勿論」還是「酌情處理」,很多時候是一個政治問題。在經歷了最近的風波後,相信大部分港人都意識到政治是與生活息息相關,甚至很多事都很容易被政治化。可幸的是,在香港的競爭事務委員會最近發表了《競爭條例》(條例)的指引擬稿(草擬指引)中【註】,競委會似乎有理性地把這些學界的共識考慮在內。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 economics3.0

註:http://www.compcomm.hk/tc/draft_ guidelines_2014.html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