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4, 2014

民主是窮人恩物?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民主是窮人恩物?

2014年10月24日

特首梁振英接受《紐約時報》訪問,相當坦白:以票數定勝負的公開選舉(open elections based on who won the greatest number of votes)之不能接受,是為了防範較窮的市民主宰政治( giving poorer residents a dominant voice in politics)。特首「競選」時的民粹立場清晰,上任以來「走數」之聲不絕,今天面對外國勢力的喉舌有這番言論,是覺今是而昨非,還是說出了心底話?你認為呢?

政治不多講,倒想討論特首帶出的經濟學問題:低門檻的民主制度是否必向窮人傾斜?

傳統的理論,是政府決定稅率,再透過福利制度將收入轉移。若果政府由小圈子把持,而小圈子一般又來自非富則貴的政經權力階層,那稅率自然訂得較低,福利措施也較為輕手,但求做吓樣作一點收入再分配。誰知一場社會運動,推動了政治改革,實行一人一票冇篩選的民主選舉。鬥人多的制度下,財大氣粗小圈子的票數會給一眾較窮的「庶民」蓋過,政府由真正民粹的團隊控制,加稅加福利等劫富濟貧的政策推出一項又一項,收入分布會比改革前平均得多。這是特首描述的可怕後果,也是不少左傾人士的美好願望。

這套理論邏輯上沒有錯,但缺乏事實根據。何解?

民主制度下,有財有勢的小圈子不會坐定定靠投票在選舉決勝負。財閥大亨要比較的,是令政府政策維持原狀的價值,以及靠金錢成立壓力團體疏通傳媒等「買支持」的成本。合法或不合法的捐獻利誘,可以迫使本來應承大派福利的政客或明或暗的「走數」。民主化後政策沒有大變,窮人是空歡喜一場。

民主選舉的另一個效果,是所謂的「戴維德定律」(Director’s Law):窮人不一定是決定性的大多數,主宰選舉結果的可以是喝咖啡、看法國電影的中產階級。若然如此,推行的政策就會既劫富又唔益貧,甚麼減稅、津貼等著數都向中間靠攏,結果是收入不均可升可跌,窮人又是空歡喜一場。

去年一項極有分量的實證研究,總結了一百八十幾個國家過去六十年的經驗,發現民主國家稅收佔GDP比例較高,但用意不一定是劫富濟貧,而收入分布跟民主制度亦沒有甚麼關係。

以票數定勝負的低門檻民主選舉下,有錢人、窮人、中產都有機會掌握「話語權」。「窮人治港」的想像不一定成真。特首沒提及的,是民主帶來的多一點新聞自由和少一點政治打壓。坦白,還是有限度的。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為電車男申冤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3日 徐家健 經濟3.0 為電車男申冤 當我的電動車剛走了超過了5萬公里,申訴專員劉燕卿宣布為全港電車男申冤:「政府的政策目標是要本港成為亞洲區內最廣泛使用電動車的地區之一,在政府鼓勵下,電動私家車的數目迅速增長,但為人詬病的是公共電動車充電器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