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6, 2014

這是最「?」的時代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這是最「?」的時代

2014年10月06日

「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是狄更斯《雙城記》開首的名句,常被引用。較少人提及但其實更有深意的,是同一段最後的一句。文筆太好,不敢翻譯,照抄如下:“The period was so far like the present period, that some of its noisiest authorities insisted on its being received,for good or for evil,in the superlative degree of comparison only.”,蕩氣迴腸,講的是法國大革命,亦能應用到任何動盪的時代。

所謂superlative degree of comparison,指的是形容字眼用到盡,凡事以「最」字行頭。過去一星期,以各種superlative形容香港發生的一切,也不為過:世上最守秩序的示威者、香港警方回歸以來最激烈的清場行動、香港最受國際傳媒關注的一星期……等等,這次示威肯定是香港歷史上十大最重要的事件之一。

觀察網上朋友們的行為,也superlative得很:平時不談政治的忽然活躍起來,張貼有關的新聞,照片換上了或黃或藍的顏色;惜字如金的,也忽然下筆千言,又罵又讚,作即時的感性或理性評論;也有人睜開眼睛,驚覺一向政治冷感的朋友發表某些出位言論,超出政見不同的底線,要unfriend以維護尊嚴;同學同事家人之間因這場示威而吵起來的個案,也應該為數不少吧。

今次示威的最大特色,就是沒有領導,是完全的自由放任(laissez-faire)。從佔中三子、學聯、學民,到其他大小政黨,極其量只有帶頭角色,作出的甚麼指引、勸阻,參與者都不太理會。最令我這個經濟學者感興趣的,是參與者如何在沒有領導之下,根據每人的能力天賦,自發自願的分擔各種工作?維持秩序、保持清潔、紮鐵馬等都是所謂的公共物品,教科書都說單靠人們主動貢獻不足夠,因為人人都有心卸膊,等他人代勞。今次示威證明的,是只要參與者有共同目標、理念相近,利他的行為不難出現。

今次示威,亦示範了有自由放任特色的新聞自由。每早起床,收到的WhatsApp訊息以百計;登入Facebook,平均一分鐘一張照片或貼文。重要的,是發報訊息者多在現場,憑着一部手機,將所見所聞記錄下來。單靠幾個人發放的訊息或有所偏頗,但綜合大量的親身報道,必有一定可信性。互聯網如此龐大的力量,跟傳統電視台相映成趣:據說某大台的新聞報道甚有立場兼有選擇性,某些唔啱聽的現場訪問會很快消失,但你有你報,又總有網民踴躍為其補上漏報的資訊、保存被刪除的片段。傳媒新聞編輯的自我審查,在今次事件中起不了太大作用。

最大的特色,也是最大的弱點。示威沒有領導,同時亦沒有人能代表人數眾多無黨無派的參與者跟政府談判,示威於是延續至今。政府的策略似乎是鬥耐力,希望人群終會厭倦而散去,但多拖延一天,有意無意擦槍走火的機會就愈高。怎麼辦?

大家又認為這次示威之「最」是甚麼?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