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0, 2014

民選法官制的前因後果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民選法官制的前因後果

2014年11月10日

朋友劉嘉鴻一次談法治時問:民選法官怎樣看?適逢考評局批評部分學生誤將法治等同守法,層次高低之差,再次反映今天社會分裂的一大根源。我有先見之明,兩星期前起已在本欄談法治。你可能會問,讀經濟的懂甚麼法律?是的,我不是法律專家。但是,自高斯、艾智仁、張五常,研究制度一直是現代經濟學的一大支派。加上在美國居住了十多年,對西方的法治民主制度總算有過點親身體驗。

法治不等同守法,民主也不是甚麼也一人一票。法官應透過甚麼方式產生,其實是過去半個世紀,法學界一個熱門話題。話題焦點,主要是司法獨立與司法問責之間的取捨。要保障法官判案時免受政治影響,法律學者一般同意傳統的委任制度比講求問責的民選制度優勝。那麼,何解美國今天竟有近半州份的法官是透過民選方式產生?以民選取締委任法官又有甚麼後果?我同事Andy Hanssen在這個問題下過苦功,他的研究結果值得與大家討論一下。

先談果。統計上,委任法官任期一般比民選長。以美國高等法院為例,委任的比民選的任期平均長兩年。民選法官任期短,新官上任自然多,後果可能是誰是「釘官」誰是「放官」無跡可尋,導致法庭判決較難預測。難預測即有得博,有得博於是冇得傾。爭議雙方唔肯和解,唯有對簿公堂。但同事的研究發現,官司數目反而是委任制度的明顯比民選制度的多。他這樣向我解釋:委任法官雖然任期較長,但不用擔心政治問責的後果往往是「跟官咁耐都唔知官姓乜」。司法獨立於是令訴訟結果難料,對簿公堂的情況因此較為普遍。結論是,法官委任制下司法獨立有助權力平衡減輕政府濫權問題,但當中一個成本是訴訟費用較高。

再談因。委任與民選制度的選擇,是當權者理性平衡司法獨立與司法問責之間的輕重?不一定。同事的研究發現,司法愈獨立的州份,民主共和兩黨的競爭便愈緊張。相反,長期一黨獨大的地方,法官要連任反而要像政客一樣爭取選民支持。Andy認為,司法獨立有助維持公共政策穩定,政策不會隨政黨輪替一朝天子一朝臣而左改右改。支持司法獨立反對民選法官制度,其實是現屆政府怕定下來的政策輕易被下屆政府推倒重來。

我同意法治對香港重要。就是因為重要,我們更須好好認識法治。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