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3, 2014

杜洛克看世界 理性中帶黑暗

2014年11月13日

杜洛克看世界 理性中帶黑暗


本月初經濟學家杜洛克(Gordon Tullock)逝世,終年92歲。本欄一向「紅白事件」兼顧,每逢有重要經濟學家得獎或逝世,都會給大家介紹其生平及學說,以盡傳播知識的責任。然而,這類「學術訃聞」,絕少在本地報紙刊登,極為可惜。

今次要談的杜洛克,其生平與學問皆與眾不同:他從未受過經濟學訓練,平生只上過一門經濟課(老師是芝加哥學派的老祖宗Henry Simons),受的是法律教育,持有的是法律博士學位,其經濟學的深厚功力應是自修得來的(另一位背景相近、靠自學起家的經濟學家,是以前提過的大衛佛利民〔David Friedman〕)。

五十年代,杜洛克加入美國國務院的外國事務部,派遣到中國天津工作,學懂中文,其後更被調到香港,可算是早期駐港的外國勢力。杜洛克三十多歲才投身學術界,最著名的貢獻是跟布坎南(James Buchanan)合著的《計算共識》(The Calculus of Consent),以及大量專著和論文,是公共選擇學派(Public Choice School)的開山祖師之一。我的好友蕭滿章博士是布坎南的徒孫,可謂這個學派在香港的(唯一?)正牌傳人。

理性行為看政治
從1968到1983年,杜洛克在維珍尼亞理工大學(即筆者現時的僱主)任教。據曾跟他合作的系主任向我憶述,此君是位性格巨星,天才橫溢卻不易相處。
有次杜洛克跟另一位經濟學者乘升降機,杜洛克跟這人說你很面善,但想了又想,老是記不起名字,最後補上一句:「若果我記不得你的名字,你大概也不是什麼重要人物了!」在網上又讀到,有次杜洛克將一篇文章交給一位同事評價,那位同事讀完將文章歸還,只圈出文章的幾個錯字,杜洛克多謝這位同事說:「非常好,這應該是你對經濟學的最大貢獻!」類似的故事,每問及認識杜洛克的前輩,都會聽到一兩個。

杜洛克「唔識做人」,可能是他始終得不到諾貝爾獎的原因之一。論學術題材之廣泛、影響之深遠,杜洛克絕對有資格獲獎,不少經濟學家因此為他感到不值。據說諾貝爾獎花落誰家牽涉一點政治和人事因素,杜洛克得罪人多稱呼人少,機會難免大減。

書桌上放着自由基金(Liberty Fund) 前幾年為杜洛克出版的選集,一套十冊印刷精美,長約四千頁。杜洛克的文筆好,論事清晰絕倫,間中用點數學,行外人不難讀懂。

從選集的目錄可見,除了好幾個傳統的經濟學領域外,他以經濟學的工具研究過的領域包括政治、法律、軍事、生物學、哲學、社會學,題材千變萬化,但萬變不離其宗:人是理性動物,行為取決於成本和效益,市場內如是,市場外也如是。

市場參與者自私自利,有時會造成各種的失效和浪費。市場失靈,傳統福利經濟學者和某些時事評論員都會異口同聲要求政府干預,以糾正市場的錯誤。難處是同樣一個人,在市場內這個人的行為被假設為自己的利益服務,但同一人在市場外的行為,特別是政治領域,又忽然被設想為以大眾利益為依歸。公共選擇學派的主旨,正是為政治「去浪漫化」,對政府內外的決策者一視同仁,都假設成自私自利的理性動物。政客又好、官員又好,跟市場上買買賣賣的市民沒兩樣,為的都是各自的短期或長遠利益,漂亮口號動人演說都不宜「信住先」。

「尋租」理論之父
最早由杜洛克提出的「尋租」(rent-seeking)概念,相信香港的讀者都耳熟能詳:政府限制牌照造成壟斷權力,權力帶來的巨大利潤,人人都想據為己有,無權在手的會千方百計奪權,有權在手又會奇招盡出阻止對手成事。從合法的壓力團體政治游說,到非法的賄賂恐嚇借助黑社會力量,你爭我鬥浪費資源,壟斷權可觀的租值因此消散不少。大型免費電視台的新聞報道立場明顯,杜洛克雖不是其管理層肚裏的蟲,也會懷疑這是向政府示好以保牌照之舉。

杜洛克的一本奇書,是將經濟學加上他在政府工作的經驗,從利害的觀點分析政府官僚架構內的運作細節,寫成《官僚政治》(Politics of Bureaucracy)一書,該書幾乎是一本「公務員上位手冊」。記得書中講過,在政府工作生涯之中,有能之士常遇着能力比自己低的上司。構思有利社會的政策,要先考慮政策是否上司的智力所能明白,否則提出來只會令聽不懂的上司不快,減低升職機會。所以,有能力而又要上位的公務員,不必花精神了解社會的現實需要,卻反而要全力去了解上司的喜好和局限,揣摩出上司會贊成的政策,才能步步高升。

從杜洛克的角度看世界,理性中帶黑暗。基建工程為何超支又超支?政府成立基金何以亂花一氣?審計署為什麼年年有驚人猛料爆?新成立的科技局到底對誰有利?利益團體或明或暗的支持某些政策又是否另有所圖?冷眼看時事的香港人,其實都有杜洛克的風格。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www.facebook.com/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