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7, 2014

你的參與真的重要?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你的參與真的重要?

2014年11月17日

經濟學家杜洛克(Gordon Tullock)剛於月初去世。他的名字,可能沒有幾個讀者聽過,但對行內人來說,他的學術生涯是個傳奇:讀的是法律,經濟學全靠自修得來,後來在多個經濟學領域都有原創性的貢獻。杜洛克文筆流暢論事清晰,非經濟學者翻閱他的作品也會有得着。

從區議會到立法會,港人都有豐富的一人一票選舉經驗。政府宣傳又好,公民教育又好,都勸導市民踴躍投票以盡責任。民主選舉是杜洛克的研究專長,但他宣稱自己從來不投票!原因很簡單:地方選舉人數以萬計,總統選舉更是幾百萬人參與的大型活動,但自己只有一票,重要性近乎零。

投票不是舉手之勞,隨時要排大隊兼要了解一下參選者的政綱,效益低而成本高,計埋條數不值得。杜洛克不明白的,是何以每次選舉都有大量市民投票,彷彿市民都一反精打細算的常態,變得不理性起來。

就杜洛克的質疑,華盛頓大學的兩位老師於四十年前提出一個有趣的回應:說一張選票在大量其他選票之中微不足道,是忽略了平均(average)和邊際(marginal)的分別。

一場立法會選舉有約十萬人投票,但你預期雙方勢均力敵,每個候選人約有五萬票,那你的一票雖然是平均之下的十萬分之一,比重近乎零,但邊際上你的一票可以很重要,因為選舉結果隨時取決於一百幾十票的差距。

幾十年來的研究發現,一場選舉緊湊與否、選民數目的多寡,的確對投票率有影響:結果未卜先知的一面倒選舉,投票率較低;合資格選民較少的選舉,每張選票都重要一點,投票率又較高。

杜洛克的質疑,也能應用到佔領運動之上。日曬雨淋放棄公餘時間的成本甚高,但多你一個對參與人數的影響微乎其微,理性的選擇似乎是搭順風車,讓同道中人代為出力,反正結果不會因你的參與而改變。

但從邊際的角度看,答案就不一樣:警察有幾百人,佔領又有幾百人,雙方對峙的結果可能取決於人數的差距,多你一個或會左右事態發展。參與有邊際上的大影響,你就坐言起行不搭順風車了。

從投票到抗爭運動,理性計算以外還有一個解釋:有所謂快樂抗爭,也有所謂快樂投票,參與者可能是為了呃like、自覺高人一等、純粹過癮。

可惜,樂在其中的現象不容易量度,是屬於經濟學以外的範疇了。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2017-06-19 我買過三架車,都是新車。買第一架車時在美國開始工作不久,即使車行貸款息口不低,亦只有蝕利息慢慢供。買第二架車時現金已不是問題,但由於車行給予近乎零息貸款優惠,最後還是借到盡慢慢供。買第三架車時香港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