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8, 2014

佔領運動的世代之爭

2014年11月18日
梁天卓 經濟3.0

佔領運動的世代之爭


佔領運動持續至今,年輕人的投入及參與不可或缺,無論是中大或港大的民意調查都指30歲以下的年輕人,在是次佔領運動的參與度是各年齡層中最高。兩位同文早前已不只一次在本欄或友報分析這運動所反映着的世代之爭,近日其他社會人士亦開始試行對此一現象進行解讀,今天我在這裏就這話題作一點補充。

兩位同文和很多社會人士在探討有關問題時,不約而同地都認為年輕人缺乏向上流動的機會,是催生這次佔領運動及其所反映着的世代之爭的一個重要因素。

當然,有人認為民主是改善生活的一種手段,亦有不少人認為民主本身已是普世價值,故我不會天真地認為社會(缺乏)流動的機會是佔領運動及其所反映着的世代之爭的唯一解釋。不過,只要細心留意種種證據,我們便會發現社會流動性的不斷萎縮,與年輕人的種種不滿,的確息息相關。

社會流動性日益減慢之說不是今天才大行其道的。政府早在幾年前便曾委託一位前港大的經濟學教授做過相關研究,發現近年香港的社會流動性似有減慢趨勢。不知何故,這研究少有人談及,我亦是在政府的網頁上「左搵右搵」才能找到該研究報告【註】,讓我在這裏把該研究報告的幾個重點介紹一下。

「向上流」的世代之爭

要談社會流動,一個比較容易明白的指標是社會各階層「向上流」的機會如何。何謂成功地「向上流」﹖這份研究報告以收入高低把所有人劃分在五個組別,任何人只要在五年內由一個收入組別跳升到一個較高的組別,便是成功的「向上流」。

在【表】裏我詳列了各年齡和教育層在1998年至2008年這10年內「向上流」的轉變。有兩點值得留意。首先,老一輩的「向上流」機會在這10年裏沒有大改變,但年輕一輩「上位」卻愈見困難。50歲至65歲男士「向上流」的百分比由1998年至2003年的13%,輕微上升至2003年至2008年的16%,相反30歲至39歲男士「向上流」的機會,卻在同期裏由四成大幅下跌至三成,而女士的相關數據趨勢亦差不多。

另外一點值得留意的是,中大的民調指出,除了年輕人之外,教育程度較高的人對佔領運動的支持較多。從【表】裏可看到,擁有大學學位的老一輩「向上流」的機會基本沒有變化,但年輕一輩的學位持有者「向上流」的機會,卻在那10年裏下跌了超過一半,而只有中學程度的年輕人的「向上流」機會幾乎沒有變化!

「上車難」的住屋困局

收入流動不是社會流動的唯一指標。在香港這個一直相信買磚頭可以保值的社會裏,有樓階級與無殼蝸牛的鴻溝一直存在,年輕人能否及早「上車」榮升業主,也可算是社會是否有足夠流動性的一個指標。

眾所周知,香港樓價在回歸後大落又大上。中原指數由1997年的100下跌至沙士時的不足40,再到近年屢創新高。最新的指數接近130,200萬樓下的「上車盤」現在似乎已成歷史文物。

愈見高昂的樓價有沒有增加年輕人「上車」的難度?回答這個問題不需要有很高的智慧。事實上,從人口普查的數據中,我們可以看到地域流動性在這10年裏的確下跌不少。從【圖】中可看到,本港居民在5年內仍居原址的比例由2001年的約57%,大幅上升至2011年的接近七成,而收入較低的新界居民的有關比例的升幅更為顯着。

要重申的是,我絕不認為社會流動降低是我們現時所見的世代之爭的唯一解釋,事實上,我有不少「已上位」的同輩朋友支持佔領,亦有一些仍在「等位上」的朋友認為佔領等同阻人搵食,不過,年輕人對貧富懸殊加劇和社會流動性下跌怨聲載道卻是不容忽視。值得深思的是,這些關乎年輕人未來的問題有多少源自全球化的世界大趨勢、有多少源自如「自由行」政策等的規劃失當,又有多少源自傾向各大地產商(而不是收入萬四元以下階層)的政制困局?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註】:http︰//www.lwb.gov.hk/chi/other_info/Special%20Topic%20Enquiry%20on%20Earnings%20Mobility.pdf

1 comment:

  1. 分享拙作,純粹交流:

    〈不可叫人少看你年輕:「遮打革命」下的新世代〉
    http://forum.hkej.com/node/118193

    ReplyDelete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