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9, 2014

外國勢力做過甚麼?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外國勢力做過甚麼?

2014年11月19日

上星期以滬港通即將啟動打開話題,先引述財金官員對法治與金融發展的看法,後引申經濟學上關於「法源」(legal origin) 的討論。十多年來的研究發現,實行普通法的地方不但金融發展一日千里,相比行大陸法的地方,研究亦發現行普通法的地方政府干預較少、司法制度亦較獨立。

說過了,法源的經濟影響一直是學術界一個熱門話題。能成熱門話題,因爭議多多。除了不易解答為甚麼幾百年來實行大陸法的地方不能與時並進,更根本的問題是今天世界各地不同經濟表現是否真的由於不同法源所致?時至今日,香港仍比不少鄰近地區繁榮和發達,真的是多得普通法之下法治這個核心價值得以保存嗎?更有趣的比較是港澳兩個特區,前者行普通法,後者行大陸法。回歸前兩地發展比較大家有目共睹。即使回歸後,澳門因博彩業帶動經濟急速發展,第一離岸人民幣中心始終不是大陸法傳統的澳門,至今亦未有滬澳通。

這是個「相關不蘊涵因果」(correlation does not imply causation)的老問題。普通法傳統的地方一般從金融、經濟、到法治等都發展得比較成熟,但這並不代表法源是因,發展是果。港澳的例子,正好帶出很多時候法源的選擇往往是不是本地人揀的。香港行普通法,是因為香港曾是英國殖民地。而澳門行大陸法,也是因為澳門曾是葡萄牙殖民地。殖民地時代,英國人和葡萄牙人除了為港澳兩地帶來不一樣的司法制度,亦為兩地的人引入不同的公共政策和管治文化。

眼光放遠一點,港澳不是個別例子。比較六十年代英國殖民地與法國殖民地的數據,行普通法的英國殖民地不論在經濟表現、教育投資、健康水平都比行大陸法的法國殖民地的優勝。教育和健康均有助長遠經濟發展,是老生常談。今天普通法傳統地方的繁榮,多少拜法治所賜、多少是殖民地年代其他長遠公共政策的影響?就如香港的核心價值究竟是法冶還是甚麼,是個不易算清楚的難題。
另一個較少人知道的現象,是早期歐洲人到殖民地定居的死亡率也是英國人比法國人低。考考大家,這個死亡率的高或低,對殖民地往後發展會有甚麼影響?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