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1, 2014

Google Tax與新聞自由

2014年11月11日

Google Tax與新聞自由


在沒有民主的政制下,不少人認為香港的新聞自由正漸漸消失,不過,實行民主政制的西班牙最近亦有人擔心新聞自由受到威脅,事緣該國政府早前通過了一項極具爭議的法例,規定任何在網上分享任何報道的連結或其部分內容,均要向該報道的來源繳付「版稅」。最受該法例影響的公司是網上搜尋器「霸權」Google ,故該「版稅」又名為"Google Tax"(該法例的立法原意,有人認為正是要針對Google在搜尋器行業內的「霸權」)。

根據當地的報業聯盟AEDE(Association of Editors of Spanish Dailies)認為,Google免費在其平台上分享報道的連結或部分內容其實是在侵犯報紙的版權,直接令它們的收入大減,情況就有如有人把電影的連結放到網上令電影的票房收入大減一樣。所以"Google Tax"其實有如其他版稅一樣,媒體應為使用報紙報道的版權付費。

媒體互抄新聞無可避免

事實上,知識產權與其他類型的產權不同。由於它所保護的知識有共用品的特性,知識產權的保護(如專利和版權)是有時限的,保護時限的長短則決定於在知識的散播和創造的誘因之間取得平衡。在互聯網愈見發達的今天,知識或資訊的傳播的邊際成本愈來愈低,知識產權的保護時限亦應作出調整而相應縮短。正如我早前在主場新聞「倒閉」時以《論新媒體之一二》為題撰文指出,現在各媒體都有網上版的即時新聞,媒體互抄新聞無可避免。

Google News將天下新聞一大抄,當然令資訊更加流通,有助維持和保障一個開放的社會,但這會否同時令報紙收入大減,最終無人願意投身或投資新聞業?

無可否認,報業收入大減是近年趨勢,亞馬遜主席Jeff Bezos上年只以2.5億美元便能成功收購極具影響力的《華盛頓郵報》(有評論更直指他其實多付了至少四倍),但今天以crowdsourcing的方式搜集新聞亦同時可令辦報成本愈來愈低;內地「人肉搜索」的神通廣大,相信大家時有所聞,很多報紙現在亦有開設熱線鼓勵市民「報料」。

網上資訊收費是雙刃劍

互聯網改變了很多行業的生意模式,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是什麼應該免費,什麼應該收費?其中一個關鍵是需求彈性的高低。

以報業來說,靠報紙的影響力在讀者以外其他渠道(如廣告)收費是大勢所趨,向讀者收費似乎有點逆其道而行。就這次西班牙的"Google Tax"法案來說,相關的問題是,當大部分人都在用Google搜尋新聞資訊的時候,如果Google不願付版稅,往後不再提供新聞連結,對報紙的收入是好事還是壞事?

其實在西班牙之前,德國去年亦通過了類似的法案,但Google卻不因此就範,要求傳媒「自願」放棄收取版稅。早前一間德國的新聞財團VG Media心生不忿,拒絕讓Google在其網頁上提供旗下新聞的簡介及圖片,結果如何?VG Media旗下的其中一間大型出版社Springer在其後兩星期內的流量急跌,最終為避免"shot themselves out of the market",決定「轉軚」讓Google重新免費提供它的新聞簡介及圖片 。

不向讀者或轉載媒體收取費用是大勢所趨,但報紙如何賺錢?降低成本是方法之一,透過報紙的影響力在其他渠道收費是其二。有部分對政府有影響力的媒體卻可能向政府施壓,利用公權力提高媒體行業的入場門檻或強制轉載媒體繳費,這其實不是第一次有西班牙國內大型報紙企圖壟斷報業,早在2002年,它們便曾倡議成立一個由它們控制的全國性報業組織Gedeprensa。根據它們的建議,Gedeprensa會控制報業內的新聞的傳播,以及向所有轉載新聞的媒體(包括網上或實體)收取版稅,但提議最終不獲通過,而這次Google Tax的法案可算是Gedeprensa計劃的捲土重來,不過西班牙國內的大型媒體企業最終會否「轉軚」還是未知之數。

在民主社會裏,壓力團體因為利之所在,也會作出一些威脅新聞自由的行動,但民主與不民主的一個分別,是在網上資訊相對流通的民主社會裏,以公權力提高入場門檻,更大可能會令傳統媒體被邊緣化;傳統媒體在一個相對沒有被扭曲的市場中,最終只能另闢途徑開源節流。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