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6, 2014

營商23條管RPM無理欠據

2014年12月16日

營商23條管RPM無理欠據


朋友李兆富是個奧國學派的信徒,經濟立場往往比芝大學派的人還要「右」。最近,他以〈營商23條破壞自由經濟〉為題狠批香港的競爭法比歐洲的更辣,憂慮一旦實行將破壞香港經濟活動的自由。是的,奧國學派的一大優點是旗幟鮮明,他們就是反對政府監管。與我共事過的幾代芝大師友,反對的卻多數是政府邊際上的監管。邊際者,選擇也。競爭法是否立法,不是今天的選擇。今天的選擇有:立法後如何執行?哪一種商業行為牴觸哪一條行為守則?法庭上舉證的責任是控方還是辯方?剛結束有關《競爭條例》草擬指引的公眾諮詢,都涉及這一連串問題。奈何,如兆富兄所言:「法例的涵蓋面如此寬廣,影響也極深遠,可是關注者人數極少」。

「經濟3.0」是少數關注者,兩年來我們寫過逾4萬字向讀者解釋競爭法。單是我熟悉的Minimum Resale Price Maintenance(行內叫RPM,即生產商與零售商協定零售價不可低於某個固定水平),我便曾一寫再寫。今次二不離三,是借兆富兄之題發揮,也是回應競委會。前兩次我把RPM譯作「零售價管制」,草擬指引稱為「維持轉售價格」。為免混淆,就跟行內朋友叫它做RPM好了。草擬指引把RPM視為「具有損害競爭目的」(Object of Harming Competition)的商業行為,即一經認定協議存在,競委會便毋須證明其「具有損害競爭之效果」(Effect of Harming Competition) 而馬上觸犯了第一行為守則。只猜目的不看效果算不算「營商23條」留給兆富兄判斷,但我認為這樣處理RPM的確太辣,不恰當,亦不合時宜。

RPM撐競爭有理

我可能是香港唯一的RPM專家。說過了,影響有關RPM法例最深的兩篇文章,都是出自我老師的手筆。今日當打的一位梅菲(Kevin Murphy),我曾是他助教。經典的一位特爾沙(Lester Telser),我更是他最後一個入室弟子。特爾沙的「示範假說」提出為防止個別零售商「搭順風車」依賴競爭者提供零售服務,RPM可以鼓勵競爭(procompetitive)。此競爭,不是「鬥平鬥賤」那種,而是為顧客提供示範服務的一種。 美國法庭在2007年Leegin Creative Leather Products, Inc. v. PSKS, Inc.一案的判詞中,肯定了RPM撐服務競爭有理:

Absent vertical price restraints, the retail services that enhance interbrand competition might be underprovided. This is because discounting retailers can free ride on retailers who furnish services and then capture some of the increased demand those services generate.

梅菲之見,是即使「示範假說」不成立,RPM亦可以撐競爭。說穿了,這個撐競爭的邏輯有點像「效率工資理論」(efficiency-wage theory):僱主(生產商)刻意把工資(零售價)提高,希望員工(零售商)較為賣力。Leegin一案將成為以後其他法庭引用的經典案例,原因之一是它明確肯定了梅菲之見:

Resale price maintenance can also increase interbrand competition by encouraging retailer services that would not be provided even absent free riding...... Offering the retailer a guaranteed margin and threatening termination if it does not live up to expectations may be the most efficient way to expand the manufacturer's market share by inducing the retailer's performance and allowing it to use its own initiative and experience in providing valuable services.

從老師特爾沙口中我知道他為何不同意梅菲的論述,這是後話。而RPM當然亦有反競爭的理據,特爾沙便曾以「卡特爾假說」分析1926年的United States v. General Electric, Westinghouse, and others案例,結論是幾個電燈泡生產商藉RPM串謀協調固定批發價。但只猜目的不看效果去處理RPM不合時宜,因為自2007年全世界懂RPM的人都會引用Leegin一案為RPM解畫。

RPM反競爭欠理據

RPM可反競爭,亦可撐競爭。競爭法對RPM應該寧枉勿縱,還是寧縱勿枉?

香港競爭法對損害競爭的商業行為有「目的」和「效果」之分,RPM一旦被列入前者,競委會一見RPM便話告就告,做法是寧枉勿縱。到時被告的企業要抗辯,得要花錢請律師兼經濟顧問根據《條例》附表1第1條所列明的經濟效率,以實質理據證明已滿足該豁除所需的所有條件,而法庭將按每宗個案的個別情況予以評估。

美國反壟斷法中類似的二分法有per se rule與rule of reason之別。Leegin一案將名留千古的真正原因,是法庭對RPM從寧枉勿縱的per se rule改為寧縱勿枉的rule of reason去處理。傳統看法,邊際上恰當的競爭法例要平衡三種成本:(一)司法執法的成本,(二)把撐競爭行為誤判為反競爭的成本,和(三)把反競爭行為誤判為撐競爭的成本。單是政府司法執法,美國花費每年以億美元計。我認識的一位經濟顧問,每小時顧問費約900美元,最近還盛傳他過檔另一間顧問公司的「轉會費」要過千萬美元。至於另外兩種所謂Type I error及Type II error的成本,研究發現美國的RPM案例中只有少數屬反競爭。

以寧枉勿縱的態度處理 RPM ,話告就告的法律成本將不容忽視;加上「殺錯良民」的成本,還有「港商頭上一把刀」 的法例可能已令市場上撐競爭的RPM自我審查。破壞自由經濟的惡法,願兆富兄廣傳,請競委會三思。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