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2, 2014

扶貧與環保的兩難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扶貧與環保的兩難

2014年12月12日

為保障低收入消費者和鼓勵使用可再生能源,消委會提出以下兩個建議:

(一) 由於預期能源成本會不斷上升,為保障低收入消費者,令其亦能負擔生活所需的能源,有需要全面檢討保障他們的措施。此外,香港亦有迫切需要量化何謂「能源貧窮」及其問題的程度,並且認清目前各應對方法的不足(依靠累進式電費制度及社會保障福利),更要制訂紓緩措施,例如為低收入消費者而設的能源效益計劃,以最低價錢讓他們可享便宜的電力服務。

(二) 從檢討海外市場的教訓顯示,由於市場參與者的重組合併、議價能力不平衡、賣方不良銷售與消費者轉換供應商負擔的高昂費用,以致開放市場的後果相比原先構想普遍令人失望。對香港而言,發電市場的源頭開放,或可帶來新機遇,例如引入可再生能源及多採用天然氣,比開放零售市場的競爭更好。

「能源貧窮」是個頗奇怪的概念,一些外國團體把能源貧窮戶定義為能源開支超出總收入10%的家庭。能源消費的收入彈性(income elasticity)低於一,是經濟學上所謂的必須品,即收入愈低,開支比例便愈高。然而,衣、食、住、行哪樣不是必需品? 要扶貧,為甚麼不簡單由政府一次過向貧窮戶發放收入資助,讓他們有效地自行決定錢應花在何處?幫助劏房住戶享受累進式電費制度,多少又會變相資助劏房業主營運劏房生意?要開放市場又要扶貧,外國開放零售競爭的經驗顯示,開放市場一般對住戶造成嚴重損失。消委會的報告更指細小市場如香港,住戶所受的損傷可能更甚。

引入可再生能源,更可能令貧窮家庭百上加斤。消委會認為,現行規管架構彈性不足,不能配合新的環保政策。我一向認為,由上而下的燃料組合規管是多此一舉,就這一點消委會在報告裏亦認同「規定使用指定燃料可能是欠彈性的做法」。我主張彈性較高的做法,是政府只需聚集民意,制定民意共識得出來的排放標準便可,電力公司透過怎樣的方法達致這些標準是他們的事。更重要的是,沒有證據顯示,電力市場愈開放,使用可再生能源便愈普及。透過政策大幅支援補貼小規模發電及可再生能源發展,德國的改革經驗是,有條件安裝太陽能板發電賺取補貼的都是有田有地住大屋的人。改革的後果,是把每年過百億歐元補貼,從沒有能力賺取補貼的小市民,輸送到經濟條件較好的富戶。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