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9, 2014

汽油價格下調輕於鴻毛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汽油價格下調輕於鴻毛

2014年12月29日

油價大跌,我這個充電唔入油的電車男無需眼紅,因縱使原油價格自6月高位半年內跌近一半,香港汽油價格卻只調低一成半左右。眼紅的有政黨人士以中產團體名義發起汽車慢駛遊行,要求油公司即時減價每公升兩元,又建議政府訂立機制規管油公司把汽油訂價與國際油價掛鈎。眼紅的,還有股評人在感性傳媒大談油魔3億掠水大法:「入口價減11.6%,但油站夠膽死只平不足6%。原油價格下跌所帶來的額外着數,有一半由油魔獨吞。」

我們不會抱怨報紙價格未因油價回落而下調,因我們都知道報紙不是由原油提煉出來的。汽車燃油價格呢?除了原油,煉油、分銷等生產鏈上不同層面都有成本,當然更少不了企硬每公升6.06元的汽油稅。不肯跟我一起做個電車男的政客股神,要汽車燃料價格緊隨原油價上落,可先發明一部用原油推動的汽車,然後促請政府特別為你的原油車免除燃料稅。否則,還是憑常識想過一套合乎邏輯的論述去咒罵你心目中的油魔吧。

不要誤會,我不是駕電動車說風涼話。但規管油公司把汽油訂價與國際油價掛鈎的建議實在多此一舉。油企真是甚麼寡頭壟斷合謀定價,明年競爭法實施後自有競委會處理。要知道所謂汽油價格「加快減慢」從來不是今天現象,更並非香港獨有。熟讀張五常著作的讀者都記得,美國六七十年代汽油價升降有像鋸齒般的周期性,價升是一次過升,價降是逐步下降。今日對石油業或競爭法有點認識的朋友都聽過,汽油價有Rockets and Feathers這個現象:Rockets者,價升如火箭升空也;Feathers者,價降若羽毛落地也。

升如火箭降若羽毛的汽油價格是甚麼油魔反競爭惡果嗎?不一定。在美國經營油站賺錢絕不易,分分鐘要靠兼賣小食飲品補貼。即使稅低,原油成本佔汽油價格比例較香港高,競爭下價格仍是加快減慢。要解釋這個不對稱現象不易,同事間有的主張這是駕車者在價升時較肯花時間找平油所致,有的卻認為存貨本身就是不對稱的:價升時汽油存貨多,可慢慢賣,價降時存貨不夠卻受制煉油需時而不能一下子增加。香港汽油價格下調時「輕於鴻毛」,多少源自司機覓價行為、油站存貨管理、還是油魔合謀定價?希望競委會朋友明察秋毫。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