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4, 2014

供求角度看「上位難」現象

2014年12月4日

供求角度看「上位難」現象


佔領運動開始後約兩星期,我曾在友報發表了一篇名為「21世紀激進論」的文章,回應曾國平對年輕人較激進的經濟解釋。國平當時解釋,根據需求定律,來日方長的年輕人對爭取一生受用的東西,比行將就木的老一輩較為划算。我的回應是,年輕人激進有求亦有供。供者,擺在眼前的高樓價和議論紛紛的難上位,都降低了年輕人投資在抗爭的時間成本。是的,我即使未必是以供應角度看香港抗爭運動的第一人,也應該比特首早上好幾步。最近,梁天卓找來一些本地研究報告,以數據描述年輕一代「上位難」的現象,支持我以供應角度看香港抗爭運動的說法。之後,曾國平在本欄接力提出本地大學畢業生量變和質變的問題,也是從供應角度的方向看。

要強調,分析供應並不代表漠視需求。政府假如漠視年輕人對自由民主的需求,是愚不可及。只是師傅教落,不少經濟學問題上,供應比需求容易處理。懂價格理論的人都知道,價格理論的應用有兩個孔明:其一,能事前預知供或求的轉變,從而推斷價格和市場交易的改變者,是真孔明也;其二,先觀察價和量的改變,後推斷究竟是需求還是供應的影響,事後孔明也。我認識兩位經濟學天才,一個是真孔明,另一個是事後孔明。前者曾為香港經濟作過準確推斷,後者是剖釋過美國工資差距擴大的第一人。

事後孔明的供求智慧

不要誤會,事後孔明絕無貶意。要知道,事後孔明也是孔明。真孔明是先知先覺,事後孔明是後知先覺,我等凡人能做到後知後覺已不錯,一輩子都不知不覺才是問題。真孔明我學不來,事後孔明卻有可以學習之處。價格理論的事後孔明,是讀研究院時老師梅菲 (Kevin Murphy)教落的:市場上觀察到價格和成交量同時上升,市場需求必然已經增加。淺嗎?很淺,但要應用自如卻也不易。

70年代時,美國一些學者開始質疑美國人是否「過度教育」(overeducated)? 到了80年代,「過度教育」的輿論開始流行起來。當時還是研究生的梅菲,對此說法一直不以為然。畢業後梅菲對美國勞動市場做過深入分析,發現自80年代起所謂的「大學溢價」(college premium)其實都在不斷上升。持大學學位的在職人士平均收入拋離沒有大學學位的愈來愈遠,而比例上擁有大學學歷的人卻同時又愈來愈高。梅菲的事後孔明,是最先指出美國經濟對高學歷人士的勞動力需求在不斷增加。只會說價高量也高因此需求上升,本身是沒有什麼經濟內容的。一句需求上升,卻提醒了整個經濟學界在研究工資差距擴大時不能漠視需求因素。梅菲提出真正的經濟內容,是工資差距擴大與技能型科技改變(skill-biased technological change)這個需求因素息息相關,而全球化下的開放貿易投資亦扮演一定角色。

上位難因經驗不值錢

香港年輕一代要上位有幾難?我認為要多些數據支持才能作準。是真的話,原因又會是曾國平提出的大學畢業生量變多和質變差嗎?高學歷人士的勞動力需求增長追不上供應上升的步伐,大學溢價自然有壓力。大學畢業生量多質差會影響大學畢業生的起薪點,但之後的加薪幅度,還要看是工作經驗的市場價值。

上位難,與勞動市場上的「經驗溢價」 (experience premium)有關。經驗溢價下降,可以是普遍大學畢業生質素下降,而大學知識和工作經驗又是互補品。然而,更重要的因素,我認為可能與真孔明十多年前作過的預測有關。當年,另一位前輩張五常在分析三岸大勢時說過:「要是人才我有你沒有,你怎樣也要給我賺點錢。然而因為電腦的發達,今天大陸的資訊人才有的是。金融呢?大陸的金融行業不夠開放,訓練人才總有困難。但有英文根底、懂電腦、有學識、讀過外間的財經刊物,只要金融大事開放,在市場補課只是朝夕之間。我有你也有,你的工資比我的低得多,是一件很頭痛的事。」

香港的大學學位再多,跟內地比也只是九牛一毛。本地學子要與內地學子競爭,遠的有張五常所指的跨境企業競爭導致本地人才需求下降,近的還有每年過萬個受惠於輸入內地人才計劃的內地人才,加上又是上萬計來港留學及工作的「港漂」,年輕人想上位先要問過本地薑,還要勝過過江龍。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