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9, 2014

《競爭法》與「豈止於大」的網商

2014年12月9日

《競爭法》與「豈止於大」的網商


對「霸權」反感的不只是香港人,歐洲人對來自美國的Google似乎亦滿懷恐懼。

約半年前我在本欄提到歐盟法庭裁決歐洲人應有「被忘記的權利」(right to be forgotten),近期歐洲的Googlephobia似乎愈來愈嚴重:歐洲議會最近便商議是否對網上巨頭Google的生意多設限制,甚至應否強制Google將其網上搜尋器與其他業務分拆,從而以令歐洲相關市場的競爭更「公平」。

《經濟學人》對歐洲議會這次舉動似乎並不認同【註1】。當中提到現今互聯網生意的入場門檻並不高,以及網絡效應帶來的壟斷其實並不牢固,都是歐洲的反競爭組織不應過分干預互聯網生意的理由。這些理由我都十分認同,更認為過分干預互聯網的生意模式可能有反效果。

利用「大」的優勢賺大錢

早前我到中文大學深圳分校作嘉賓講學,講題正是互聯網經濟。在課堂上我提到,任何成功的網上商業模式都需要回答兩個問題:一、 如何利用互聯網帶來的網絡效應增加影響力 ﹖二、哪些產品應該免費,哪些產品應該收費?

我用了內地兩大網商巨頭馬雲和馬化騰作為例子。馬雲的阿里巴巴和後來的淘寶網相信大家十分熟悉,而馬化騰的QQ和微信大家亦耳熟能詳。無論是淘寶或微信,它們都是撮合買賣雙方或各方好友的平台。這些平台成功與否,很大程度取決於它們的網絡是否夠大:使用平台的買家愈多則愈多賣家願意在平台放售貨品;平台上的賣家愈多亦會吸引更多買家到平台購物;朋友都在使用平台相約吃喝玩樂,我不能「獨善其身」。

「大」在互聯網世界十分重要。不過,一個成功賺大錢的互聯網平台必定要有「豈止於大」的特質。免費的QQ和微信本身的賺錢能力當然十分有限,而阿里巴巴和淘寶的賣家(起碼在平台建立的初期),對馬雲的各種收費政策亦十分反感,於是馬雲和馬化騰便需要利用手上免費(或接近免費的)平台的影響力在其他方面賺錢。

最近讀到一本書,當中描繪的正是馬雲與馬化騰如何利用本身網絡平台的「大」優勢,在其他業務上賺大錢。馬雲利用淘寶網的電子商務網絡的優勢進軍網上旅遊;馬化騰利用QQ和微信的網上社交網絡發展網上遊戲(根據在網上看到的資料,騰訊在2014年的網上遊戲收入超過100億人民幣),甚至「雙馬」各自利用自身優勢,在打車Apps市場短兵相接,都是一些相關例子。

要認清是否有利消費者

有研究報告指出,從2003年到2011年,歐美大國的網上交易年均增長為約20%,但中國的網上貿易在同期竟以每年一倍多的速度增長!如果中國的《反不正當競爭法》過分干預馬雲與馬化騰的生意模式,甚至要他們把不同的業務分拆,他們的對手可能會因此獲利,但消費者不一定獲益,而中國的網上貿易亦很可能會跟現在十分不一樣。

坊間經常投訴香港的「霸權」無處不在,這些不滿確為政府帶來一定壓力。立法會在2012年6月中便通過了《競爭條例》。經過兩年多的籌備,競爭事務委員會與通訊事務管理局在兩個月前發表了《競爭條例》的草擬指引【註2】。

我不否認市場上有一些反競爭的行為,不過我希望的是競委會未來在執行《競爭法》時必須小心行事,認清杜絕某一種反競爭行為是有利於其競爭對手還是消費者,以免有反效果出現。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註1:http://www.economist.com/news/leaders/21635000-european-moves-against-google-are-about-protecting-companies-not-consumers-should-digital

註2:http://www.compcomm.hk/tc/draft_guidelines_2014.html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