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0, 2015

撐起雷鼎鳴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撐起雷鼎鳴

2015年01月09日

以這五個字起題,今時今日,是自殺式的寫作手法。先有人會質疑我是否想擦雷教授鞋,等前輩有一官半職後搵著數,再有人會指責我是「經經相衛」,幫眼中只有錢的經濟學界同行講說話。

撐,是因為評論之大忌,因人廢言也。

雷教授的郊野公園論引來地氈式的批評,除了因他為後來超支嚴重的高鐵算過帳,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近年有關佔中的言論太惹火。大家都記得,佔中仍係得個講字時,他先計出每日16億元的破壞,後來佔中變了佔領,他又計出11,000億元的長遠損失。

今次雷教授捲土重來算出兩萬元一次的郊遊費,一度登上《立場新聞》點擊榜首也就不足為奇。一般讀者不知其中細節,只記得雷教授曾經幫港出聲,因人廢言情有可原,但一眾金融才俊知識精英都應該有點評論的斤両,不著邊際亂罵一通就說不過去了。有留意「免費早餐」和我們在友報的專欄,都知道我們不同意雷教授有關佔領的計算,認為佔領對整體經濟的直接破壞有限,但那跟今次的郊野公園論是兩回事。

撐,不代表我照單全收,是因為雷教授夠坦白。

這種back-of-the-envelope的計算,是經濟學者常用的方法。壞處,是計算用上不少大膽假設,引人注目之餘也可以錯得離譜;好處,也就是大膽假設講得清清楚楚,合理不合理一目了然,要批評要改動悉隨尊便。雷教授一文清楚解釋計算方法,要批評就請將假設逐一檢視:信用欠奉的政府如何推行政策而不臨時縮沙?選址方面如何解決地方勢力的反對?租金下跌是否高估了?郊野公園對有行山冇行山的港人有多少價值?我對雷教授的計算很有懷疑,但認為這是嚴肅討論的一個好開始,不會假定雷教授是部失靈的計數機。

撐,是因為雷教授thinks like an economist。

經濟學教人從邊際的角度想。少一點郊野公園,多一點房屋供應,損失甚麼得到甚麼?誰得益誰受損?我不知道一個普通香港人願意為交少1,000元租放棄多少郊野公園,只知道絕大部分人的答案不會是一呎也不退讓。「呼吸天地靈氣、享受自然美景」的價值也要講邊際:你要得到多少補償,才肯吸少半啖睇少兩眼?

有商有量,其中一個意思是大家可在邊際上加減取捨。奇怪的,是有靈性高的人早已幫你揀埋,理得你邊際唔邊際,總之郊野公園一呎也不能少。

堅守立場聲討易,放開成見批評難。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