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2, 2015

用經濟學做間尺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用經濟學做間尺

2015年01月12日

數學,是一種語言。金錢,是一個單位。經濟學,是一門關於選擇的學問。

經濟學教授雷鼎鳴的《郊野公園的社會成本》一石激起千重浪,先後引發兩大網媒《立場新聞》和《謎米新聞》熱烈討論,甚麼眼中只有經濟金錢、非經濟用途的可量度價值一定低,都是不着邊際之見。教授估算的288億元社會成本,可以計錯數,我亦認為有錯漏,但錯不在用數字表達,亦錯不在以金錢衡量。數學是一種語言,我們不會批評雷教授的分析不對,因為分析用中文而非英語表達。金錢是一個單位,我們亦不應嘲笑他的分析有誤,由於其分析以港幣而不是美金來衡量。說到底,雷教授眼中的 relevant margin是多一點郊野公園小一點樓宇面積,還是少一點郊野公園大一點樓宇面積好?政策攸關,這是香港人要回答的選擇題。

郊野公園的社會成本究竟是多少,由得其他有識之士再多爭吵一陣。今天我想談的是方法論。未必人人都像前天文台台長那麼有人性有靈性,經濟學作為分析工具,冇人性靈性是理所當然的。用經濟學做間尺,卻有幾種量度出賣人性之價的方法。點度?讓我從一個比削郊野公園更具爭議的例子說起。

當法治等同唔好犯法,我們可以問減少罪案的價值有多少?用直接量度方法(direct valuation approach)去量,可比較環境類似但罪案率高低不一的兩地地價差異。以替代方法(substitution approach)去度,要把安裝防盜器等減少罪案活動的成本加起來。憑建設性量度方法(constructive evaluation approach)去計,就得把罪案導致生命財產各樣損失的價值加起來。

三個透過不同選擇行為去量度價值的方法各有長短,實際應用時視乎手頭上有甚麼數據。用股價改變量度佔中成本,是採用直接量度方法。替代方法一般適合量度減少個別罪案的價值,幾多維穩費花在甚麼地方,你我各有各估。建設性量度方法有時被誤用,例如計算佔中成本只計佔領區生意損失而漠視非佔領區生意增加,香港首富最近便暗指唔講良心的才會話佔中令門市損失很高。

當以上經濟學的三條間尺度得唔準,或根本數據不足,三條間尺都無用武之地,我們唯有退一萬步採用經濟學者最看不起的方法——民調方法(survey approach),我稱之為「任噏」。佔中可以殺死這城市,應該是任噏的經典例子。郊野公園的價值不易量度,於是環保經濟學中有所謂contingent valuation method這個任噏大法。任噏之所以能夠成為大法,是任噏起碼有個數,比噏都唔噏便立場堅定略勝一籌。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