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3, 2015

經濟貢獻可量度 行山亦是選擇結果

2015年1月13日
梁天卓 經濟3.0

經濟貢獻可量度 行山亦是選擇結果


科大老師雷鼎鳴近年十分惹火,從高鐵的超高效益到佔中的GDP損失,無一不惹來各方熱烈討論。最近他又再替香港的樓市算賬:如果把10%郊野公園的土地發展,即可令香港總發展面積增加20%,隨之興建的50萬個住宅單位可令平均每名港人每年省回4000元的居住成本,以香港719萬人口計算,每年共可節省288億元。

反對雷鼎鳴這種back-of-the-envelope計算的人不少,最近復活的立場新聞便有不少博客連環寫blog對雷鼎鳴批評有加。有博客認為雷鼎鳴計錯數;有博客認為郊野公園是一步都不能讓;有博客甚至認為郊野公園的價值不能量化。

郊野公園的經濟價值

坊間對雷鼎鳴有一些批評是顯出他們對經濟學的無知。例如認為郊野公園是一步都不能讓的是顯然是不懂「邊際」的概念。又例如有人認為「香港的大自然和生物多樣性是一個整體,其奧妙其珍貴其意義,只能體會,不能言喻;只能感受,不能量化。」這更是漠視了所有的資源分配必然是有所取捨。

經濟貢獻真的不能量化嗎?一個很好的例子是互聯網。說過了,互聯網的出現顛覆了很多行業。音樂界是其中之一。在互聯網出現之前,唱片收入是歌手和唱片公司的主要收入;但在網上盜版盛行時,歌手們的主要收入早已由唱片轉到演唱會和廣告代言了。

這些顛覆性的行業轉變,其中一個後果是,音樂界對整個經濟的貢獻變得難以量度:現在大部分人都很少真金白銀買唱片或上網付款下載。願意付費享受音樂的人少了,唱片價格下跌了,從唱片而來的收入亦隨之減少。經濟學人前年一篇文章便指現時唱片市場的收入只有1999年高峰時期的六成。

但這是否代表音樂界對整體經濟的貢獻只有1999年的六成?當然不是。要正確為音樂界的「無形」貢獻算賬,雖然困難但其實有很多辦法。

免費音樂的無形貢獻

首先是看免費音樂能為其他行業帶來多少額外的收入。七、八十年代的歌星能在紅館開演唱會肯定是天皇巨星,現在紅館演唱的可能比你在卡拉OK聽到的更難聽。這是由於唱片與演唱會是互補品,其中一樣(唱片)的價格大跌會令另一樣的需求大升。免費音樂的互補品當然不只演唱會;我自己的研究便發現2008年時iPod有12%的收入其實是拜網上盜版所賜!

然而,不是所有音樂界的「無形」貢獻都可反映在這些互補品的需求裏。「經濟3.0」開欄之初我曾經提到筆者的一位老死,他算是年輕才俊,有學識、有地位,同時亦有傳統中國人的節儉美德。這位「樂迷」已經很多年沒有買唱片,而節儉的他亦很少現場聽演唱會。

如果這類人為數不少,經濟學者還可怎樣量化音樂界的「無形」貢獻?經濟學者Waldfogel便試圖從別的途徑(如音樂評論人的評價)量化網上盜版盛行前後的音樂質素,發現兩個時期的音樂質素並沒有因盜版出現而大跌。

音樂界或郊野公園的「無形」貢獻難以量度,不代表它是不能量度。說出「因為世上有很多東西,是永遠不能用錢去衡量的;而那稱之為無價」的人,很可能不知道他之所以沒有每天去行山享受那些「無價」的「香港瑰寶」,其實也是他計過度過後的選擇。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