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1, 2015

重溫收購合併的競爭意義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重溫收購合併的競爭意義

2015年01月21日

不時有公司收購合併新聞。近期最矚目的當然是長和合併重組。但論soundbite,可能及不上李嘉誠先生被問到會否買入亞視時反問:「你覺得我好得閒呀?」懂得搶soundbite之餘,超人亦不忘盛讚乖仔處理電訊業務好。這個「處理」應與半年前HKT與CSL合併有關吧。

收購、合併、重組,本地評論人往往認為是大鱷使財技搵小股東笨,要不便是霸權壟斷市場的一種手段。我曾在本欄引述蕭若元嘲笑大台編劇都是「股票盲」,因他們筆下每逢公司被敵意收購,大股東都無端破產收場。殊不知,大學教授有時比大台編劇好不了多少。記得HKT與CSL合併後,有市場學學者指「合併後市佔率擴大,可與其他電訊商匹敵,因此有加價空間」。言下之意是凡合併都對消費者不利。市場學者誤解市場說不過去,市場學者懶讀書更難辭其咎。今日同大家想當年,重溫半個世紀前一篇關於合併及反壟斷法的好文,紀念剛去世的作者曼尼 (Henry Manne)。

這篇經典文章《合併與公司控制權的市場》(Mergers and the Market for Corporate Control)發表於1965年。早在50年前,美國學者質疑反壟斷法看公司合併本質。那些年每逢大公司合併,就聽到類似今天本地市場學學者論述。公司合併表面看是產品市場交易壟斷上升,但很多時合併收購涉管理層調動。公司合併,曼尼看到的是公司控制權的市場交易把管理效率提升,小股東利益得到更大保障。

合併,當然比股東授權戰(proxy fights) 或在市場上直接吸納股權有商有量。你情我願的有商有量有時要以side payment換取管理層首肯,好處是比其他兩個控制權交易方法成本低。搞收購合併除要有超人口中的「好得閒」,更要懂得把握控制權市場的交易機會,故交易通常由熟悉行業運作的競爭對手發起。競爭法一刀切否定公司合併,曼尼認為是把有效率的控制權市場交易一併否定。

諾貝爾獎得主高斯曾對艾智仁說過,經濟學者不會虧待他們心目中的英雄。80年代,張五常向我們介紹他的老師艾智仁。大半年前,曼尼兒子在一個紀念艾智仁會議上,對我講述不少關於他父親的事跡。今天,我希望把我心目中這位英雄介紹給通訊局及競委會的朋友認識。競爭無處不在,曼尼教曉我們不要把眼光只集中在眼前看得見的市場。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