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8, 2015

一樁事先張揚的反競爭案

2015年1月8日
徐家健 經濟3.0

一樁事先張揚的反競爭案

「要求正視油價問題,合理降低油價」、「密切監察油政策,促請收費透明化」。不久前,有建制派議員聯同市民一行約20人跑到競爭事務委員會喊口號,表示不滿亦不解油價加快減慢,並促請競委會優先調查油公司有否違反競爭行為。

愛國愛港的議員對國際油企表示不滿,我理解。但講求有法必依的議員促請競委會優先調查油公司,其實可以等《競爭法》實施後跟從投訴指引透過電話、電子郵件、郵遞、填寫網上表格或親自前往競委會辦事處(只限預約)的方式提出便可。還有一點要提醒善於成功爭取的議員,剛結束公眾諮詢的《競爭條例》草擬指引亦提到,如果投訴被公開或因其他理由而廣為人知,競委會有效調查投訴的能力可能會被削弱。因此,為保調查成效,競委會要求投訴人將其投訴保密。

既有議員事先張揚,我不仿跟大家一起回顧世界各地反壟斷專家怎樣看汽車燃油的競爭問題。

油價三大規律影響市場

在不少市場上,反壟斷專家都不約而同發現汽車燃油的價格有以下三個有合謀定價之嫌的規律:一、並行定價(parallel pricing);二、價格周期(price cycles);三、火箭羽毛定價(rockets and feathers pricing)。

顧名思義,並行定價指的是油企一致地定價,即加價一起加,減價一齊減。而價格周期,是像鋸齒一樣的周期性,價升是一次過地升,價降是逐少逐少下降。至於火箭羽毛定價,正是汽油價與原油價的關係加快減慢:火箭者,原油加價時汽油價一飛衝天去也;羽毛者,原油減價時汽油價卻只輕輕落下也。

三大規律雖有違反競爭之嫌,卻未必有違反競爭之實。並行定價,可以是正常競爭下供求改變的後果。只要供求因素是影響着整個市場,油企隨供求因素改變一同加價減價是自然不過的事。

價格周期,連深得左翼人士歡心的本屆諾貝爾經濟學者得主梯若爾(Jean Tirole)也認為可以是寡頭市場價格競爭下的價格規律。梯若爾的邏輯可追溯到近百年前的數學經濟學家F.W.Edgeworth,因此這樣的價格周期亦稱之為Edgeworth Price Cycles:即使供求不變,油企會逐少逐少減價爭生意,直至油企支持不了減價戰而一次過提高汽油價。

火箭羽毛定價亦不一定違反競爭。議員不解的汽油價跌幅追不上原油價的跌幅,原因有幾個。其一是覓價成本作怪:當汽油價不斷上升,駕駛者為慳錢會較不介意多走一步搵平油,汽油價格於是在激烈競爭下反映汽油成本;但當汽油價隨原油價下調,覓價的成本相對提高,減少競爭使油企在即使沒有合謀的情況下仍可慢慢減價。其二是煉油需時但汽油存貨不對稱:原油價上升時汽油價同步上升需求減少,貴油存貨可以慢慢賣;原油價下跌時汽油價同步下跌需求增加,平油存貨不夠變成無貨賣。關於存貨的不對稱,還有駕駛者的入油行為:當汽油價持續上升,駕駛者會趁早去入油;相反當汽油價下跌,駕駛者會等油價再跌平時才去入油。

油價上落有理,有多年競爭法經驗的歐美各地執法機構又怎樣看?

從法理羅輯看油價規律

一般而言,國際慣例是不能單憑並行定價指控油企合謀定價的,觸犯合謀定價至少需要有其他旁證支援。以瑞士為例,當地政府深入調查後的結論是油企並行定價無損競爭。在香港,第一行為守則的草擬指引亦清楚列明:僅與競爭對手從事相同的活動(例如訂出類似的價格),並不會意味有關競爭對手涉及「經協調做法」或達成協議。如果市場競爭激烈,應可預期競爭對手會在市場上幾乎即時互相回應對方的行動。舉例而言,如果有一方降價,其他競爭對手相當可能會作出回應,以免客戶流失。這種行為本身即是競爭的精粹,並不會構成經協調做法。

至於價格周期,近年各地的反壟斷專家的共識是鋸齒一樣的周期反映着油企以價格來競爭。同樣是加快減慢的火箭羽毛定價又如何?要證明加快減慢是合謀定價的後果,一般要先找出反競爭協議存在的證據,當中包括油企之間交信件、電郵、短訊或者電話中討論如何定價。沒有明確反競爭協議的話,至少要有油企間直接或間接聯絡並向競爭對手披露其市場行為達至協調效果的記錄。

想成功爭取的議員請留意,單憑加快減慢的火箭羽毛定價,是不容易令油企成為競委會眼中的大老虎的。事先張揚,更只會打草驚「虎」。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