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3, 2015

醫霸—— 一場半世紀1對99之戰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醫霸—— 一場半世紀1對99之戰
2015年02月13日

經濟學者眼中,貧富差距像膽固醇一樣,有好有壞。

這是一個關於醫霸發大財的故事。上一代,香港有「發三師」之說。三師者,醫師、律師、會計師也。到今天,香港一些名醫有「月球人」甚至「星球人」的外號,每月甚至每星期收入以百萬計。原來美國1%最高收入人士當中,也有15%為醫師,不單比佔8%的律師高出近半,還要較華爾街金融大鱷的比例高幾個百分點,堪稱專業人士中吸金之霸。實情究竟是醫者父母心,還是醫霸講金唔講心?

都是自由經濟代言人佛利民惹的禍。香港讀者可能有所不知,佛利民的成名作不是分析貨幣政策,更非宣揚資本主義,而是40年代一項收入分布的學術研究。這項研究之惹火,令其一度成為「禁書」。延遲出版的原因,是佛老指牌照管制下醫霸約束醫生供應量壟斷發大財,引來美國醫學會強烈不滿。但不滿還不滿,醫霸一說從此在經濟學界不脛而走。受到醫霸一說的影響,佛老的同事嘉素(Reuben Kessel)在50年代更提出了醫業價格分歧的論點,解釋加州醫霸怎樣向富豪病人的荷包開刀。當收入差距源於壟斷及歧視,1比99之戰可以是一場聖戰。

到了70年代,賴廉士(Matt Lindsay)向醫霸之說提出質疑。佛利民當年的主要論據,是基於醫生與牙醫之比:訓練醫生的成本比訓練牙醫高不到兩成,但醫生的平均收入卻比牙醫高出超過三成。不是醫霸壟斷,如何解釋這個「收入與成本不相稱」的現象呢?賴廉士的觀點其實很簡單,要成為醫生的人力投資成本比投資做牙醫高,醫生時薪比牙醫時薪高是理所當然的。但正由於時薪較高,醫生的休假成本比牙醫及其他職業都要高,因此醫生一般選擇較長的工作時間。醫生收入高,是工資高與工時長的後果。把工時不同的考慮放進計算當醫生的投資回報,賴廉士發現醫霸霸氣盡失。當收入差距源於投資和努力,1比99之戰只是一場階級鬥爭罷了。

剛過身的賴廉士曾在張五常的母校UCLA任教,亦當過列根總統的經濟顧問。我有幸在賴廉士退休前跟他共事了好幾年,他提醒我們要小心分辨好的壞的兩種收入差距。回歸前,英聯邦醫生可免試在港註冊執業;回歸後,數據指香港收入差距無顯著擴大。然而,當收入差距有好有壞,我們可以不思考好的一種有否逐漸被壞的一種取代了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為電車男申冤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3日 徐家健 經濟3.0 為電車男申冤 當我的電動車剛走了超過了5萬公里,申訴專員劉燕卿宣布為全港電車男申冤:「政府的政策目標是要本港成為亞洲區內最廣泛使用電動車的地區之一,在政府鼓勵下,電動私家車的數目迅速增長,但為人詬病的是公共電動車充電器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