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3, 2015

醫霸—— 一場半世紀1對99之戰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醫霸—— 一場半世紀1對99之戰
2015年02月13日

經濟學者眼中,貧富差距像膽固醇一樣,有好有壞。

這是一個關於醫霸發大財的故事。上一代,香港有「發三師」之說。三師者,醫師、律師、會計師也。到今天,香港一些名醫有「月球人」甚至「星球人」的外號,每月甚至每星期收入以百萬計。原來美國1%最高收入人士當中,也有15%為醫師,不單比佔8%的律師高出近半,還要較華爾街金融大鱷的比例高幾個百分點,堪稱專業人士中吸金之霸。實情究竟是醫者父母心,還是醫霸講金唔講心?

都是自由經濟代言人佛利民惹的禍。香港讀者可能有所不知,佛利民的成名作不是分析貨幣政策,更非宣揚資本主義,而是40年代一項收入分布的學術研究。這項研究之惹火,令其一度成為「禁書」。延遲出版的原因,是佛老指牌照管制下醫霸約束醫生供應量壟斷發大財,引來美國醫學會強烈不滿。但不滿還不滿,醫霸一說從此在經濟學界不脛而走。受到醫霸一說的影響,佛老的同事嘉素(Reuben Kessel)在50年代更提出了醫業價格分歧的論點,解釋加州醫霸怎樣向富豪病人的荷包開刀。當收入差距源於壟斷及歧視,1比99之戰可以是一場聖戰。

到了70年代,賴廉士(Matt Lindsay)向醫霸之說提出質疑。佛利民當年的主要論據,是基於醫生與牙醫之比:訓練醫生的成本比訓練牙醫高不到兩成,但醫生的平均收入卻比牙醫高出超過三成。不是醫霸壟斷,如何解釋這個「收入與成本不相稱」的現象呢?賴廉士的觀點其實很簡單,要成為醫生的人力投資成本比投資做牙醫高,醫生時薪比牙醫時薪高是理所當然的。但正由於時薪較高,醫生的休假成本比牙醫及其他職業都要高,因此醫生一般選擇較長的工作時間。醫生收入高,是工資高與工時長的後果。把工時不同的考慮放進計算當醫生的投資回報,賴廉士發現醫霸霸氣盡失。當收入差距源於投資和努力,1比99之戰只是一場階級鬥爭罷了。

剛過身的賴廉士曾在張五常的母校UCLA任教,亦當過列根總統的經濟顧問。我有幸在賴廉士退休前跟他共事了好幾年,他提醒我們要小心分辨好的壞的兩種收入差距。回歸前,英聯邦醫生可免試在港註冊執業;回歸後,數據指香港收入差距無顯著擴大。然而,當收入差距有好有壞,我們可以不思考好的一種有否逐漸被壞的一種取代了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