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6, 2015

一樹春藤壓海棠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一樹春藤壓海棠

2015年02月16日

楊過與小龍女之情直教生死相許,從第一天起便是凄美。黃藥師對梅超風的愛恁時相見早留心,等了半個世紀才出櫃仍是不倫。但假如古墓派桃花島今天要與長春藤名牌大學接軌,師徒之情怕要等過兒超風被趕出校才有機會開花結果。最近哈佛大學宣布,正式禁止教授與學生談情說愛。經濟學家給人的印象總是不解風情,情人節後首次免費早餐破例與大家談情說理。究竟,大學生應否與教授談戀愛?

個別香港朋友得悉哈佛禁止師生戀後感到譁然:有冇搞錯,乜唔係一向都唔得㗎?答案當然唔係。聽一些前輩講,師生戀在70年代前即使未成主流也算是大學文化一部分。我還聽過一個抽文學教授水的說法:若禁絕師生戀,還有人教文學嗎?原來,在美國文史哲老師的收入比其他學系明顯低一截。根據2012年勞動統計局的數字,各科專上老師收入最高的是教法律(年薪中位數99,950美元),其次工程(年薪中位數92,670美元),第三位是經濟(年薪中位數87,950美元)。數呀數,要數到22位才到歷史老師(年薪中位數65,870美元),哲學宗教再低兩級(年薪中位數64,990美元),而教英語及文學的,年薪中位數只有60,040美元,比教經濟低超過三成。

怎樣解釋這些收入差距呢?不關風月的經濟解釋,是文史哲教授在市場上的生產力不及教法律工程經濟的高。經濟學家不解風情的解釋,卻有所謂「補償性工資差異」(compensating differential):當文史哲教授,報酬除了微薄的金錢收入、風雅的學術環境、才子的學者光環外,才子還有機會在校園遇上佳人。我不敢說大學師生戀的主角多是文史哲教授,但從文學到電影都是如此。隨便舉個例,在Noah Baumbach按自己童年經歷拍成的電影The Squid and the Whale,與女學生發生關係的便是個文學教授。這位文學教授提醒大家,Philistine就是那些對書本或有趣味的電影不感興趣的人。假如文青學生眼中凡事跟你算帳的老師都俗不可耐,經濟教授想做師生戀的主角確有難度。

自80年代女性主義抬頭,大學師生自由戀愛開始備受批評。禁止與自己課堂裏的學生談情說愛不難理解,但其他成年學生呢?曾幾何時,sophisticated嘅學生會認為把握機會在大學找個有品味的老師談一場戀愛是個經驗。但隨著社會不斷「進步」,這些機會變得不是屬於我們的。情人節,Be My Philistine!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