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7, 2015

推薦信不是情信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推薦信不是情信

2015年02月27日

每年的秋冬時分,不論是美國還是香港的大學,都是寫推薦信(letter of recommendation)的旺季。從求職擇業到申請獎學金,從進研究院到報讀law school,學生找上門來,推薦信每年至少要寫十幾封。日子有功,寫這類短文愈來愈得心應手,邊際成本正在急速下降。寫了好幾年推薦信,加上工作需要讀了好幾年推薦信,見聞漸廣,得出一個教訓:不要將推薦信當作情信。

情信,始於雙方的不了解,朦朧的幻想最是美好,心跳加速會隨著歲月而消逝。推薦信呢,依稀的印象換來的只有陳腔濫調。常有學生找我寫信,但我連學生的名字也好像沒聽過,樣子也記不起。如此的請求難度甚高,須知我不是娛樂版記者,不懂無中生有,寫不出一千幾百字的評價。一般人的做法是東拼西湊,隨便寫幾句溢美之辭(「某某是出眾學生」、「某某聰明伶俐」),讀信人一看就認得是行貨,知道兩人如同陌路,對申請人的印象隨時大打折扣,質疑其大學幾年到底做過甚麼。懂得長遠規劃的同學,應一早選好幾個目標推薦人,定期約見,暢談古今學問國際時事,讓他們對你多幾分了解,寫出來的推薦信也就多一點內容、少一點廢話。要有好的推薦信,是要作一點投資的。

情信,靠的是突如其來的靈感、瞬間爆發的激情,這樣才能一揮而就,寫下動人的句子。推薦信呢,則最忌興之所至。有時收到電郵請求,先為同學連親身見面都慳番而失望,更為寫信coming soon的截止日期而驚嘆:不好意思,十萬火急,請你五日內起貨。

須知我不是舊時候街邊擺檔的寫信佬,既沒有快筆疾書之能耐,也沒有拋開一切工作為你寫信的情操。如此急件,草草了事猶自可,最怕推薦人小器,給你催得兩催怒火中燒,在信中語帶譏諷,坦白交代(甚至憑空捏造)你的種種缺點,到時就唔寫好過寫。同學們有事相求,宜及早通知,臨截止時才來個溫馨提示。

寫信如此,待人接物何嘗不是一樣道理?大家都認識一些 「朋友」,平日不相往來,頂多一聲hello和goodbye,但每收到其電話或短訊,必定是有事相求。如此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作風,既得罪人多,更隨時誤了前途。讀過不少「推薦」信,寫信人老實的寫下「我其實唔係好識佢」,簡直是死亡之吻。何必呢?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逢周一至五刊出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為電車男申冤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3日 徐家健 經濟3.0 為電車男申冤 當我的電動車剛走了超過了5萬公里,申訴專員劉燕卿宣布為全港電車男申冤:「政府的政策目標是要本港成為亞洲區內最廣泛使用電動車的地區之一,在政府鼓勵下,電動私家車的數目迅速增長,但為人詬病的是公共電動車充電器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