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7, 2015

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

2015年2月17日

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


工作關係,多年來情人節都是獨自在美國度過。今年為了「以毒攻獨」,專程花了5分鐘駕車到我家附近的一間餐廳,享用了一頓情人節大餐。這間餐廳正是早前大鑼大鼓宣布會空降香港的Hooters。單吃獨飲的關係,無福消受雞翼買10送10的情人節優惠。所謂大餐,其實只是一杯Shock Top 啤酒,加一份Texas Melt漢堡包。啤酒$4.75美元,漢堡包$8.99美元,連稅加起來埋單$14.57美元,價錢跟其他sports bar 相若。入鄉隨俗,我連tips給了那位叫Teresa的 Hooters Girl $20美元。

這其實是我第二次幫襯Hooters。第一次,是數年前老師從芝加哥來探我,晚黑11點抵步後發覺只有Hooters還未關門。那天晚上吃過什麼已無甚印象,今次為寫稿作實地考察格外留心。啤酒較意料之中選擇多,漢堡包亦比預期之內味道好。沒有脫離想像太遠的,是女侍應Teresa的服務態度。記得Teresa這個名字的原因,是因為當你坐下不久,負責招呼你的侍應便會在餐枱上的桌巾紙用螢光筆大大隻字寫上她的名字,之後還會不時走過來坐下跟你聊天。Hooters Girls的養眼制服曾經成為香港傳媒焦點,這裏不贅。Hooters Girls的出眾身材亦令Hooters等餐廳被冠以Breastaurant之名,今天要討論的是「先天遺傳」(nature)與 「後天培養」(nurture)對收入影響的爭議。

天生我「材」必有用

記不起「事業線」這一潮語是誰發明的。康奈爾大學研究小賬的學者Michael Lynn幾年前訪問了400多位女侍應,研究發現胸脯大細與小賬多少統計上有密切關係。據我所知,在美國的工作Hooters Girls時薪跟其他餐廳侍應相差不大,但小賬收入卻可以高出好幾倍。

怎樣看胸脯愈大小賬愈多這個統計上的關係呢?經濟學者沒有仔細分析過。靚仔靚女在就業市場的「美貌溢價」(beauty premium),學界卻做過不少研究。「樣衰」同「樣好」的年薪,相差可以超過一成。唔靚仔除了影響收入,分分鐘連監都有得坐。從香港Mark哥到邁亞美疤面煞星,靚仔罪犯都是為了吸引觀眾入場的手段。美國數據顯示,其貌不揚的人成為罪犯的機會較高。

情人眼裏出西施,樣子好醜多少有點主觀,身材高矮卻是客觀得多。原來即使不是打籃球,高佬高女在職場上亦有「身高溢價」(height premium)的優勢。英美的數據顯示,每高1吋平均時薪便多約2%。由於高佬高女薪高兼工作時間長,高度與收入的關係更明顯。我一位研究美國經濟史的同事亦發現,19世紀時身材愈矮小的美國人犯罪率便愈高。

相貌身材與收入分布因果關係

好醜命生成,難道身高薪高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研究「美貌溢價」的權威Daniel Hamermesh認為,就業市場的「美貌溢價」大多源於顧主以貌取人,歧視也。美容甚至整容生意,不是白做的。但假如「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之說成立,機會還是可以屬於大家的。

至於「身高溢價」的由來爭議更大,一說是歧視,另一說是身高與先天才智有關,再另一說是高仔高妹成長期間自我感覺較良好,信心較大學習和社交都事半功倍。我看過的研究,傾向支持先天因素影響後天培養這個因果關係。當先天不足的人缺乏後天培養,就業市場前景暗淡,犯罪的機會成本自然較低。

隨着全球一體化,Hotters Girls將可能遍布世界各地,但這種一體化對收入差距不會構成重大影響,原因是一個Hooters Girl每次就是只能招待幾枱客人。你比我高一點點於是你成為了全球追捧的NBA明星,你比我靚一點點於你是成為了世界公認的電影明星。全球一體化令收入差距明顯擴大的行業要有「明星效應」(superstar effect)。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