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9, 2015

不患財富多寡而患收入不均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不患財富多寡而患收入不均
2015年02月09日



論貧富懸殊,1%與99%都有發言權,教授和網報當然也可以你一言我一語。今次兩位主角都是我朋友,教授是科大雷鼎鳴教授,網報是謎米文字版編輯。爭議的焦點有兩個:其一,怎樣量度貧富懸殊?其二,貧富懸殊在過去十多年有否惡化?

先從概念說起。上世紀自由經濟代言人佛利民,曾用過類似以下例子解釋誤用收入概念的惡果:假設一班同是月薪1萬元的月光族,有的月頭出糧,有的月尾出糧。月頭做抽樣調查收集他們當日的收入數據,剛出糧的答你1萬大元,其餘的答案都是零。再問問他們當天消費,剛出糧的一般不會一天花光整月收入,其餘「零收入」的靠積蓄度日。於是,我們會誤以為高收入的人儲蓄率較高,實情卻是個個每月餐飲餐食餐餐清。例子說明分析消費行為,收入概念以月計比以日為佳。但在現實世界中,即使收入以年計做消費分析亦會出現誤差,佛老於是提出了「固定收入」(permanent income)這個概念。說穿了,固定收入便是財富乘以利率。而消費,是按預期固定收入或財富來決定,而非取決於某特定時段內的收入。

固定收入這個概念,網報編輯可能聞所未聞,但曾是芝大本科生的雷鼎鳴應該耳熟能詳。今次爭議弔詭之處,是網報編輯強調論貧富懸殊不能漠視財富多寡,科大教授卻反駁:「若把注意力放在帳面財富上,反而不及盯著收入分布這麼有用。」誰有道理?兩位都是朋友,兩位都有道理。科大教授反駁網報編輯的論據,是從網報到各大傳媒引用的瑞信集團全球財富報告數據疑點重重。教授先質疑數據嚴重低估香港的財富,然後指我們實無足夠證據支持或推翻香港財富分布是否變得更懸殊的論斷,最後結論是盯著收入分布的話,貧富差距與以前無甚差別。

靠《免費早餐》賺點稿費,總得有點自己的道理。我的道理是,即使數據低估香港財富,並不代表數據同時高估香港財富不均的惡化速度。根據較可靠的盧森堡財富研究數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的收入不均與財富不均可以背道而馳。

最明顯的例子是收入差距少但財富不均高的瑞典,而其中一個原因是瑞典只有五成多人口擁有物業(相比其他國家比率約有七成)。當香港有一半家庭冇樓揸手,樓價又在十年間翻了幾番,財富不均與以前無甚差別的可能性有多高?要我估,一半有樓與一半冇樓階級之間的財富不均很難無惡化,但假如物業佔1%富豪的身家比例較99%裏的有樓中產低,1%對99%之間的貧富懸殊又未必會隨樓價上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