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31, 2015

利率走勢的競猜遊戲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利率走勢的競猜遊戲
2015年03月31日

在香港,最常見的「溫馨提示」不是「天氣凍著多件衫」,而是「樓市風險高要小心投資」。從財爺到局長,從報紙社論到專欄文章,不論樓市是好是壞,都經常提點普羅市民謹慎行事,不要胡亂入市。

除了有點婆媽兼有點多餘,這類提點還令人不知所措:嗰頭報道甚麼80後成功上車個案,呢頭又叫我睇定啲,不要輕舉妄動;嗰頭又話要減少怨氣,鼓勵年輕一代置業,呢頭又提高按揭成數要求。欲拒還迎,到底想點?

令人不知所措的,還有美國聯儲局的利率走勢。最近一次的議息會議,主席耶倫(Janet Yellen)的議息聲明當中字眼有點改變,表示不再耐心(patience)對待加息,只承認目前的利率政策合適,亦沒有為未來加息與否訂下條件和時間表(所謂的forward guidance)。

前景不明朗,聯繫匯率下香港的利率跟隨美國的走,為樓奔波的港人都在思考:到底幾時加息?

分析聯儲局的利息政策,可以從泰勒規則(Taylor rule)的角度想。經濟學者泰勒在九十年代提出一條簡單的數式,發現能準確形容當時聯儲局的利率政策走勢。

更有趣的,是歷史上每當聯儲局偏離這條數式時,美國的經濟往往出現問題。泰勒規則簡單易明,改變了行內及行外對利率政策的看法:利率取決於通脹和經濟活動,通脹升則增加利率,經濟表現差(如失業率高)則將其調低,視乎形勢將聯邦儲備利率升升降降。

就算不計入最近跌得勁的油價,美國的通脹只在1%至2%之間徘徊;講實質經濟表現,失業率雖然已下跌至5.5%,但聯儲局不會只看失業率表現,還會留意到其他經濟數據(如經濟增長),其實數據未見標青。

未有通脹壓力,經濟活動又睇唔透的情況下,相信加息一事,耶倫都係拖得就拖(最近的口風是下半年加息may be warranted),兼且要加(息)都會加得慢,冇理由快快將利率拉回1厘以上的「正常」水平。

宏觀經濟學的核心問題,在量度和理解預期的形成。老實講,美國加息之說,大大話話都吹咗一、兩年,不是突如其來的消息,投資者早已料到有此一着,包括樓以內的資產價格,早已將消息消化得七七八八。

幾年之後,利率回復「正常」水平已是共識,唯一的「驚喜」,只是加息的時間和速度,預期誤差相信不會太離譜,對樓價的影響有限。

投資者懂得向前看,不會只關注今天的利率走勢,所以我不相信今天香港的樓價是甚麼「低息泡沫」。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機建效益點折現至實際?

2015年3月31日

機建效益點折現至實際?


財爺向青年人推銷「三跑」(機場第三跑道)時苦口婆心:「保證當你們長大要用這個門口時,我們有這設施可以幫助你們。」不知道香港人是過分實際還是不切實際,一時抱怨政府派糖毫無遠見,一時卻對財爺的長遠計劃毫不領情。我知道的,是不少香港人認為折現比送禮更實際。

原來,評估投資項目效益應如何折現(discount)是經濟學上一門大學問。關於興建機場第三跑道的兩份顧問報告,以4%折現的一份,說三跑會在未來50年為全港帶來數以萬億元計的經濟淨現值;以10%折現的另一份,卻話三跑作為機管局的投資項目,至2047年的淨現值是負幾百億元。

1.2%社會折現政策不計成本

折現率(discount rate) 的高低,對投資決定舉足輕重。考考大家,近年國際上吵得最火紅火綠的例子是什麼?答案是全球應怎樣應對氣候變化問題。

在大名鼎鼎的史登報告(Stern Review),經濟學者史登斷言假如人類不馬上作出行動,氣候變化將對世界造成至少每年相等於5%全球GDP的損失,而當種種災難性的風險一併計算在內,這個直到永遠的損失更有可能擴大至每年20%全球GDP。基於這個驚世預言,史登建議各國政府要在20年間把碳排放大手削減三至七成。但要減碳排放三至七成,差不多等於要把現時的碳排放稅上調100倍!

當年的史登報告除了引來傳媒激烈討論,還有學界積極回應。其中耶魯大學的經濟教授 William Nordhaus解釋,因為具生產力的資本擺在眼前,碳排放對環境的破壞卻非一時三刻,傳統經濟分析的結論是減碳宜循序漸進。史登報告的建議偏離傳統分析,原因是報告採用超低社會折現率(social rate of time preference),以年息1.4%折現。超低折現率的環保含意,是減碳刻不容緩。超低折現率的經濟含意,卻不符人類儲蓄行為。
為下一代着想,折現率便應該低處未算低嗎?

10%資金成本扭曲投資行為

從消費角度看,超低折現率引發的世代之爭,是現在消費與未來消費的取捨。但從生產角度看,世代之爭卻只是不同投資項目爭取較高的資本回報。

企業平均資金成本(Weighted Average Cost of Capital, WACC),是金融及會計界計算投資項目現值的折現率。顧名思義,WACC量度的是企業的資金成本。資金成本要平均計算,皆因企業的資金成本視乎企業的資本結構。因為每家企業的資本結構不一,每門生意的風險亦不同,每家企業的每個投資項目都有其個別資金成本。金融及會計界的普遍做法,卻是不管個別投資項目的風險本質,以同樣的一個WACC去計算企業每個投資項目的現值。

雙位數字的WACC並不罕見。機管局委託滙豐銀行替機場擴建工程做的財務可行性評估,滙豐這樣解釋機管局的企業平均資金成本為10%: HSBC believes that this is reasonable and is consistent with the WACC of the AAHK. This figure is also an estimation of the discount rate applied by the AAHK for internal projects, as well as the benchmark applied by the HKG in its evaluation of its commercial investments in major infrastructure projects.

以10%折現,滙豐得出的結論是「三跑」對機管局是蝕本生意。但以劃一10%折現率評估所有投資項目,會高估風險較大投資項目的經濟現值。換句話,假如以10%折現「三跑」已是蝕本生意,把「三跑」工程獨有的高風險考慮在內,以更高的資金成本折現「三跑」,只會由蝕本生意變成蝕大本生意。

4%折現率欠缺經濟邏輯

在60多頁的《香港國際機場2030規劃大綱》中,機管局面對滙豐的顧問報告隻字不提,卻不斷提及顧問公司Enright, Scott & Associates(ESA)的經濟分析。「三跑」的萬億元經濟淨現淨(當中包括航空業收入的直接貢獻、航空業供應商收入的間接貢獻、和直接及間接僱員在港消費的連帶貢獻),是以「截至2061年的50年回報,按政府基建項目通用的4%折現率計算」。但4%折現率經濟邏輯何在?

我懂的經濟學,以超低的社會折現率或極高的WACC去折現評估建建項目都不對。同事夏保加(Al Harberger)教落,公共投資可減少即時私人消費,亦可減少即時私人投資。而因為稅務安排,延遲消費和增加投資的成本不一。因此夏保加多年來提倡的折現方法,是把減少消費和減少投資的比重一併考慮,然後計算出一個平均的公共投資項目的折現率(social opportunity cost of public funds)。我要補充的,是當投資項目有其獨特投資風險,計算折現率時還要把這些風險考慮在內。

我希望政府向市民好好解釋,除了通脹考慮,為什麼政府基建項目通用的4%折現率與滙豐採用的10%大為不同? 通用的4%折現率又是基於什麼經濟邏輯?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Monday, March 30, 2015

租定買?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租定買?
2015年03月30日
網友知道我是電車男,問我電動車租好還是買好?我想,這明明是《理財第一X》的問題。《免費早餐》宣揚的,卻一直是「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的經濟智慧。在沒有蛤乸的市場,可能令讀者失望的答案是:租車和買車大致上沒有分別。

租定買?大多港人第一時間會想到租樓定買樓,部分港女亦可能一生人要決定一次婚紗租好還是買好。而我做港仔那些年,也曾考慮過租單車還是買單車。但租車定買車?問得出的應該不是現居香港。是的,在美國租車分分鐘閒過租樓。而電動車跟傳統汽油車或樓房一樣,都是耐用品。以價格理論分析耐用品供求,資產價格是未來所有租金的現值。倒轉看,享用耐用品一段特定時間的租金,就相等於折舊再折現後這段時間內資產價格前後的改變。

舉個簡單例子,在沒有折舊兼零折現率的情況下,假如租車一年租金需要12,000元,一年車的車價便應貶值萬二蚊,否則會有隻蛤乸隨街跳。當車價貶值少於萬二蚊,買抵過租。試想你年頭買車放租一年賺盡12,000元租金後,年尾再以比買入價低於萬二蚊的車價賣出,你便可透過這一買一租一賣的策略無本生利。

我當然知道現實世界中汽車會折舊,市場利率亦不是零。但折舊和折現只會影響車價的貶值幅度,而不會改變「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的經濟邏輯。每當市場有普遍「買抵過租」的情況出現,你唔去買?人人去買的話,車價便會調整到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的水平。

不要誤會,租車和買車沒有分別不是我的理財建議,就如《免費早餐》不是《理財第一X》。經濟學提供了一個角度幫助大家了解市場運作,《免費早餐》教大家「買抵過租」或「租抵過買」都不可能是對所有人的理財建議。向所有人作同一個理財建議,其經濟含意是「有咁大隻蛤乸隨街跳」,而偏偏作建議的人卻又不好好利用此機會透過市場來個無本生利。

當市場上有人租車有人買車,在邊際上租車和買車沒有分別,租定買的選擇是各取所需。而各取所需的原因,是資金成本和對車價貶值預期等各有不同。電動車價格將大幅下跌、續航力將大幅提升等,都不應該是「買抵過租」或「租抵過買」的根本論據。租抵定買抵,要比較的從來都是資產升值或貶值幅度和租金,電動車如是,樓房亦如是。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Friday, March 27, 2015

三跑「增加職位」的思考陷阱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三跑「增加職位」的思考陷阱

2015年03月27日

有些說話,講得多聽得多,好像成了真理。常見的例子,就是政府為推銷某些大項目,常以「增加職位」和「製造就業」作為賣點。聽落又似層層:有工做當然好,有更多的工等人做不是值得支持嗎?講三跑,機管局主席引述顧問報告話「可以提供十萬個職位」,特首亦指,三跑「為一般市民和即將離校的年輕人提供大量就業機會」。就算4,500億元的額外經濟效益是鏡花水月,十萬個職位難道不是支持三跑的好理由?

講就容易,但世上沒有如此便宜的事。

第一,香港失業率只有3.3%,接近全民就業,多了十萬個職位的結果,是有人會轉工,是有本來打算投身另一個行業的年輕人改變主意,是「更換職位」而不是簡單的「增加職位」。香港就業率高的環境下,真正要有「增加職位」的效果,唯有輸入外勞。無論如何,若果三跑真的如本欄所料不划算,也要問將勞工以公帑從其他行業搶過來是否值得。

舉個例子,起一幢樓的勞力為社會帶來一幢價值10億元市民搶住買的樓,現在將同樣的勞力調到興建經濟效益有點可疑的三跑,為社會帶來的價值又有幾多?

第二,勞力的供應曲線向上斜,即是話要增加某行業的勞力供應量,就要出更多的工資。更多的工資,可以吸引在其他行業的勞工加入,也可以鼓勵無業或剛畢業的人加入。從事有關行業的勞工議價能力大增,是三跑的主要得益者。問題是,三跑增加了對工程、建造等行業的勞力需求,但全香港不是只有三跑一個項目,工資上升會波及其他未完成或未開始的計劃。

跟港人最貼身的,是建築成本上升會影響到新樓落成,間接又會托起樓價。再講,本地建造業人才短缺,現在大興土木,又三跑又高鐵又港珠澳大橋,面對愈升愈高的工資,三跑一係就豪俾佢出高薪超支請人(話時話,到時誰付鈔?),一係就迫不得已聘請質素較低的勞工:前者多少是意料中事,後者則會降低項目完成後的價值。

政府出公帑起基建,不是挖個窿再填番的「工作」,要想清楚資源是否運用得宜。「增加職位」和「製造就業」聽起來好吸引,但現實往往不是一片美好,不能只講得不講失。又4,500億元又十萬職位,講到天花亂墜,這是否在promise Hongkongers a rose garden?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Thursday, March 26, 2015

有咁大個4500億隨街跳?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有咁大個4500億隨街跳?
2015年03月26日

根據滙豐銀行所做的顧問報告顯示,機場第三條跑道(三跑)是一項蝕本生意。幾日前機管局行政總裁(CEO)林天福卻引述該顧問報告,指三跑可為香港帶來額外4,500億元經濟效益。

CEO引述的報告,應該是由顧問公司Enright,Scott & Associates(ESA)撰寫。不過,4,500億元的額外經濟效益,其實不是ESA估算的三跑經濟現值。ESA估算三跑經濟淨現值是9,120億元,比引述的高出一倍有多!

林天福並非扮謙虛,更不是唔知價。CEO口中的4,500億元的額外經濟效益,應該是ESA報告中「三跑方案」,比「雙跑方案」高出的經濟效益。據ESA幾年前的估算,雙跑經濟淨現值是4,320億元,比三跑足足少了4,800億元。現在三跑造價上調數百億元,加上物價等其他修正,於是得出來今天「額外4,500億元經濟效益」,這個蛤乸咁大隻嘅天文數字。有咁大個隻4,500億元隨街跳嗎?說過了,估算其實是從2012年估到2061年。而估算兩個方案的經濟淨現值,原來是比較「乜都唔使做」的現狀(Status Quo Situation)。跨越2047年的50年不變估算,加上坐定定喺度嘅現狀,叫我要幫「額外4,500億元經濟效益」這隻大蛤乸「解解毒」。

解毒一,是折現率的高低,對50年間的經濟效益多少舉足輕重。會計界常用的「企業平均資金成本」(WACC),分分鐘係雙位數字。至於4%折現率,會計界朋友話「喪心病狂嘅行家都做唔出」;4%折現率,卻是港府估算所有機建工程現值的一貫做法。須知道企業跟政府所用的折現率,未必能夠一概而論。我想強調的是,採用低折現率(如香港、英國、德國)或高折現率(如美國、加拿大、澳洲)對「三跑」和「雙跑」二揀一的選擇影響深遠。舉個例子,即使照足ESA的預測,只把港府慣用的4%折現率,換上加拿大沿用多年的10%(10%也是滙豐估算機管局的 WACC),額外4,500億元的經濟效益會馬上跌剩幾百億元。幾百億元當然也不是一個小數目,但把空域及環保等有關風險一併作考慮時,雙跑方案不再是個陪跑方案。

解毒二,是當到了跑道容量飽和時,仍乜都唔使做的「現狀」是個蠢到死的現狀。道路容量飽和的後果是塞車,解決塞車的方法除了是加建道路,還有電子道路收費。同理,即使機場不擴建,跑道容量飽和時,機管局仍可按不同時段跑道、不同擠塞情況以提高著陸和停泊等收費。以市場價格代替先到先得,不少外地機場採用congestion pricing和slot trading等方法,減低航班延誤帶來的租值消散。而透過市價來提升經濟效益,是愈擠塞,得益便愈高。假如雙跑並非陪跑,一旦容許以價格更有效分配跑道使用,雙跑的經濟效益會馬上跑贏三跑。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逢周一至周五刊出

Wednesday, March 25, 2015

香港可借鏡新加坡的房屋政策嗎?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香港可借鏡新加坡的房屋政策嗎?

2015年03月25日

執筆時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剛與世長辭,終年91歲。各界對這位小國巨人評價毀譽參半,十分極端。不少人認為他事無大小管一餐,由國民的頭髮長短,在洗手間沖廁,食香口膠的習慣,以至大學生婚姻等終生大事都逃不出他的「魔掌」,亦令新加坡得到「保母國家」的「雅號」。

另一方面,他成功地把一個天然資源貧乏的小國變成今日的國際金融中心,其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由1959年的400美元上升超過100倍至現時的逾5萬美元。難怪不少新加坡人視這位開國之父為偶像,並坦言「沒有李光耀就沒有今天的我們」。

香港亦有不少人羨慕新加坡出了一個李光耀,不為甚麼,只為他的房屋政策搞得好:新加坡有約八成人口都住在政府所建的組屋(即近似香港的公屋),再加上其他擁有私樓的人口,新加坡有近九成人都有自置物業。相反,香港自置物業比率只有約五成。再者,香港樓價比新加坡高出不少,新加坡人均居住面積比香港高兩至三倍。難怪港人對此羨慕不已。

新加坡的公屋政策的確是有一些地方值得香港借鏡。與香港的公營房屋不同,新加坡的組屋是可以在購入若干年後出售,而且不用補地價。這一方面當然可令人民的資產總值提升不少,大家都是有樓階層便沒有香港的「有樓VS冇樓」的對立。另一方面,組屋可自由買賣亦令人民的地域流動性增加不少。

在香港不少低下階層大家庭的兄弟姊妹,被配置到港九新界不同地方,亦有不少人家住新界西的天水圍,但卻在港島東的柴灣上班,但由於申請調配並不容易,這當中造成多少資源浪費實在並不好說。

但歸根究柢,新加坡人能夠安居樂業的主要原因並不是它的組屋政策與別不同,而是它的土地政策比香港有遠見。新加坡在過去幾十年持續增加可用土地,亦投放不少資源起樓,新加坡人可以有信心預期未來的供應不會大跌。

相反香港在過去十多年來賣地數目有如過山車一般大上大落,回歸後有八萬五,其後孫九招停止賣地達數年之久,到最近特首「盲搶地」以及「見縫插針」,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需知房屋是一住幾十年的耐用品,其價格很大程度受未來供應所影響,但忽上忽落的土地政策,卻令港人對未來房屋供應的增加缺乏信心,而這不是一句「房屋問題是本屆政府施政的重中之重」就可以解決的。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及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March 24, 2015

三跑冇得揀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三跑冇得揀
2015年03月24日

經濟學,講選擇,要左揀右揀。但聽運輸及房屋局長張炳良話,不建三跑「香港會失競爭力」,所以不用討論三跑的「應否」問題,只要關注「如何」建的問題。

財政司長曾俊華稱,三跑為「必要基建」,乃係為下一代而興建的高增值「大門口」。講到咁好,三跑似乎是非起不可,仲使揀?

除了特首,香港人冇得揀的,還有三跑。由機管局耗資1,415億元,利用本來上繳政府的收入攤還,再增設離境稅作幫補及發債解決。不用財委會撥款,於是無需立法會投票通過,更不用面對甚麼議員拉布。

三跑即時的成本,便是丟棄了的政府財政紀律。將1,415億元,除以香港的人口,即盛惠每人20,000元,如此大手筆的基建,可以完全不理各界的強烈反對而推行,是為大把錢在手的政府開了一個極壞先例。

若果三跑值得興建,政府以此「香港速度」辦事,避過立法會「一日16萬罐午餐肉」的拉布阻攔,也不失為有效率的奇招。

不過,老老實實,就算香港人再善忘,都忘不了高鐵一升再升的成本。政府基建成本失控的往績出晒名,任你點再支持興建三跑,怕且都不敢擔保將來不會超支。1,415億元能夠埋單,你信唔信?

三跑的效益又如何?為了有根有據,參考了《香港國際機場2030規劃大綱》,看看三跑4,500億元的高效益是如何計算出來的。除了《免費早餐》另一筆者徐家健昨日在本欄提到折現率的問題,我也有一個有趣的發現:要算出三跑的回報,先要預計將來旅遊和貿易的需求,而需求則視乎香港、內地,以至全世界未來的經濟表現。

根據研究報告的假設,是從2008年到2030年,香港的平均實質經濟增長為3.2%,而全球的經濟增長為4%,至於內地的經濟增長則有7%。大家冇眼花,我亦冇打錯字,當中國的經濟專家熱烈討論未來幾年,內地經濟能否「保七」之際,報告早已假設內地能夠一直保持強勁的增長,直到2030年!

4,500億元的額外效益,你信唔信?

最弊的,是三跑的成本就在眼前,效益則來自未來的幾十年。對成本和效益過分樂觀,三跑大有機會將是蝕本生意,不是財爺口中的「利益肯定超越支出」。

不過,蝕又點,唔蝕又點?講到尾香港人都係冇得揀。

除了政治有得原地踏步,機場也可以:研究報告中提到,改善現有的措施,令現有的機場運作得更有效率,也可以帶來經濟效益。

另外,報告沒提到的,是可以價格篩選收益高的航班,以解決將來擠塞的問題。簡單得多的原地踏步,跟「起住先」的三跑計劃比較又如何?

這個問題值得問,但政府不會給你答案,因為早已幫你們揀好。正如財爺同年輕人話:「當你哋長大需要用到呢個門口,就有設施幫到你哋」。不要問,只要信。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微軟向盜版低頭之謎

2015年3月24日
梁天卓 經濟3.0
微軟向盜版低頭之謎

上星期微軟宣布將在今年暑假推出最新的視窗系統軟件(Windows10)。這本應是一則平平無奇的新聞:微軟每隔幾年便推出新的視窗系統向用戶「大撈一筆」的預期早已形成,加上近年蘋果的iOS以及Google 的Android系統在智能手機界大行其道,微軟推出新視窗的聲勢早已大不如前。奇怪的是微軟在這次視窗系統的升級行動中不但不再向用戶「大撈一筆」之餘,更一反常態地為現有的舊版視窗用戶提供免費「升呢」的服務。

最簡單的解釋當然是微軟想搶佔智能手機的作業系統市場。雖然微軟視窗目前仍穩佔桌面及手提電腦作業系統市場上的龍頭地位(其市場佔有率仍達超過九成),但在桌面甚至手提電腦的生意前景暗淡,而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的前景卻如日方中的今天,微軟視窗在相關市場只有極微的市佔率(不到3%,iOS和Android則分別超過四成),這情況不得不令微軟手騰兼腳震。

不過,市佔率不可以當飯食。不收費獲得100%市佔率最終可能都要破產收場。

假說一:回心轉意說
那麼微軟讓舊有用戶免費「升呢」的原因何在?我想到有兩個蝕頭賺尾(loss leader)的假說。

大陸假貨層出不窮,假衫假鞋假奶粉,差不多你能想到的都會有假貨。當中不少名牌子如勞力士錶等都是受害者。不過,有不少人認為這些名牌貨並不怎麼介意大陸市場假貨泛濫,因為一方面正貨與假貨其實是兩個不同的市場,相互之間的替代性不大。

試想一下,即使大陸政府以「打大老虎」的力度打擊假貨,買「假勞」的勞動階層現在都不會買得起「真勞」。另一方面「假勞」好歹也是一隻勞,當習慣帶「假勞」的勞動階層一朝富起來時,亦很可能因對品牌的熱愛而「回心轉意」買「真勞」。

換句話說,名牌產品容許現在假貨泛濫,某程度上是為將來的市場賣廣告和建立品牌。微軟對大陸市場的盜版泛濫隻眼開、隻眼閉更可被解讀為增加其他競爭者的入場成本。怪不得微軟的高層在記招上特別提到,會照顧大陸用家的需要:「We are upgrading all qualified PCs, genuine and non-genuine, to Windows 10...... There were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people in China it could reach with the initiative.」

假說二:軟件不值錢說
不過,「照顧」大陸客需要,亦不一定只是為了將來利潤而犧牲眼前利益。此話何解?

互聯網的發展除了令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更容易之外,亦令網上盜版的傳播更快捷方便。沒有(網上)盜版之前,一些如音樂、書籍和電腦軟件等的產品由於受到版權的保護,可在特定時限內賺取壟斷租值,但在互聯網出現後,這些產品的邊際利潤愈來愈低,同時間這些產品的互補品 (complements)如演唱會、電子書閱讀器如Kindle和電腦硬件等的需求,卻因盜版的普及而有增無減。

音樂和書籍這類產品在網上傳播的邊際成本愈來愈低,即是說企業利用這類產品催谷那些互補品的成本亦愈來愈低。歌手、作家甚至如亞馬遜等網上書店,現在都視唱片和書籍為免費而有效的宣傳渠道,同樣道理,軟件的市佔率愈高亦會提升其所關聯的硬件的邊際利潤。特別對於有網絡效應特質的軟件(如電腦作業系統)而言,愈多人使用(即便當中有不少是盜版),硬件的邊際利潤便愈大。近年十分成功旳蘋果電腦便深明此道:我用以打稿的這部Mac Air的OS,是隨機附送之餘更可在新OS推出時免費「升呢」。據報蘋果每賣出$100硬件便有超過$30的利潤,比微軟高出有數倍之多。
微軟是否想向蘋果偷師?還是期待大陸用家「回心轉意」?我沒有一個肯定的答案。讀者不妨自己想想。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Monday, March 23, 2015

幫三跑算算帳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幫三跑算算帳

2015年03月23日

先問大家一個問題,你做生意考慮下注時會以年息4%折現嗎?

遲遲不敢就三跑動筆,是希望堅守「不知為不知」原則。航空業是個非常複雜行業,張五常話過機票是海鮮價,替航空公司做顧問的行家亦向我透露機票價格分歧的商業秘密。是的,航空業差不多有齊違反經濟學上所謂「完整競爭」(perfect competition)條件:其一,買飛機固定成本高昂,航空服務需求有季節性,後果是資本密集但資源空置頻頻,機票一口價航空公司還能生存嗎?其二,航空公司載人運貨,提供多種服務賺錢靠載人還是運貨呢?其三,更頭痛的多種服務是不同航線安排而產生網絡效應,「蝕頭賺尾」(loss leader)航線安排能否提高利潤?

要知道,飛機與跑道在航空業是「互補品」(complementary goods)。分析應否建三跑,總不能對航空業太無知,以為機場擴建唯一結果是為香港帶來更多遊客。傳媒對三跑空域問題及環境破壞有不少討論,今天我只跟財爺算算三跑一筆帳。傳媒引述財爺與青年人一席話:「香港機場人流量是國際頭幾名,貨物流量更國際第一。若工程成功興建,利益肯定超越支出,希望香港盡快推出三跑,以保證你們長大後仍有高增值的大門口。」原來按《香港國際機場2030規劃大綱》,三跑方案「直至2061年的經濟淨現值估計9,120億元」。財爺口中的「利益肯定超越支出」應由此而來。但近萬億元的三跑利益從何而來呢?原來顧問報告估算包括50年間直接貢獻(航空業收入)、間接貢獻(航空業供應商收入)、和連帶貢獻(直接及間接僱員在港消費)。

翻查紀錄,三年多前雷鼎鳴曾幫三跑算過帳,結論是「回報甚大似被高估」。高估多少呢?雷公當年估算是至少逾一半,經濟淨現值應在4,000億元左右;如採用機管局報告中較悲觀估算數字,淨現值還或降至1,400億元。但1,400億元或4,000億元都是有賺,唔賺你就笨。

三年多後,我有兩點補充:(一)三跑的現值是以年息4%折現,遠低於不少先進國家政府慣常做法(如美國的7%或加拿大的10%)。以這些較高折現率考慮長達50年投資項目,三跑經濟現值至少要再打個五折;(二)政府工程超支閒閒哋是幾成,由三年多前的862億元到今天1,415億元,短短幾年已升逾五成,埋單有多冇少誰敢跟我賭身家?不理空域問題亦不計環保成本,單單以上兩點已叫我們要重新考慮現有方案是否「利益肯定超越支出」。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Friday, March 20, 2015

負利率之謎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負利率之謎

2015年03月20日

成日聽人話不要盡信經濟學教科書,因其脫離現實,隨時教壞人。說句公道話,教科書要因材施「寫」,為切合學生的程度,難免要將複雜的事實和理論簡化,篇幅有限就不能事事畫公仔畫出腸,有點超現實是教學所需,不一定是作者的錯。最近的例子,就是歐洲眾多主權國債的利率跌至負數,有些私人公司的債券(如雀巢、蜆殼兩家大企業)亦錄得輕微的負利率,投資者為此眼界大開。

大開眼界,是因為經濟學教科書話利率不可能是負數,極其量是零,是為零息下限(zero lower bound,簡稱ZLB)。

教科書又搞錯?

利率大幅下降,源自最近啟動的歐元區量化寬鬆(QE)。由歐洲央行帶頭大量買債,債券價格由是上升,利率於是紛紛插水。為何債券價格和利率一升一降?債券價格是借出去的錢,在將來收回的錢不變的情況下,價高等如利率低:今年借出90元,明年收回100元,其中的得益當然多過借出95元收回100元。

教科書話,利率可以跌,但低極有個譜,去到最盡是一點利息也沒有。何解?答案很簡單,因為大家都有將現金收起的自由,放落床下底又好,挖個窿埋咗去又好,都不用面對負利率受其「懲罰」。由於現金的存在,就算再多人買債,理論上利率只能低到零,不能再跌。

事實勝於雄辯,雖然唔算偏離太遠,但今時今日的確有唔少利率比零低少少。教科書到底搞錯甚麼?

有錯,是因為以上的討論忽略了一個小枝節:持有現金也有成本。自從盤古初開以來就存在的成本,是被偷被搶的危險,枕頭底未必是安全的地方。

另外,今時唔同住日,日常生活已經愈來愈少機會用現金。網上交易盛行,反而愈有需要將錢交俾銀行還卡數,加上網上拍賣、訂酒店、團購乜乜物物,都不是以現金進行,吓吓去銀行入現金過數費時失事。

今天到銀行開戶口,除非有一定金額或符合其他要求,否則都要收取服務費,其實是變相的負利率,說明現代人單靠現金難以生活。於是,利率去到最盡可以負少少,反映了現金的用途愈來愈有限。

所以,教科書未錯得晒,零息下限的概念仍然大致成立,只是有一點偏差。有趣而教科書少提及的,是這小偏差會隨着科技變化(如網上購物有多普及),因時因地有所不同。既熟讀教科書的big picture,也留意現實的small details,經濟學其實好好玩!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hursday, March 19, 2015

電車男神賣關子唔賣廣告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電車男神賣關子唔賣廣告

2015年03月19日

電車男神馬斯克(Elon Musk)星期日透過Twitter發布了一個令人想入非非的消息:「周四上午9時Tesla記者招待會,關於結束續航焦慮的無線軟件更新,將影響全線Model S」(原文:Tesla press conf at 9am on Thurs.About to end range anxiety……via OTA software update.Affects entire Model S fleet)。第二日Tesla股價升了近4%!

所謂「續航焦慮」(range anxiety)究竟是乜東東?續航焦慮指的是揸電動車時怕揸揸吓冇電,而附近又找不到充電站。說過了,電動車和充電服務是經濟學上的互補物品(complementary goods),充電服務不足,絕對會削弱消費者對電動車的需求。以香港為例,目前全港電動車總數不到2,000架,卻有逾200個公共充電站,為電動車提供超過1,000個充電設施。每10架電動車有一個充電站的比例算低嗎?當然不算。全港有近70萬輛私家車,油站其實也是只有約200個。油站不比充電站多,但揸傳統汽油車的人幾時為揸揸吓冇油而感到焦慮?
身為全港千多個電車男的一分子,我焦慮的從來不是附近又找不到充電站,而是在趕時間時冇電兼冇幾個鐘等充電。香港電車男的續航焦慮問題,其一是快速充電設施太少,其二是公共充電站都設在收費停車場。美國一些地方,市民想在街上安裝充電器,可向政府申請自資安裝。一些電車男於是申請把居住地方門口的公共停車位,改成電動車專用車位,在電動車還未全面普及前,把最近的公共停車位「私有化」。電動車要在香港普及,我認為可引進BMW(德國寶馬)發展的街燈充電站,簡單兼美觀。想再美觀一點,更可考慮無線充電系統。

路面污染問題比歐洲及美國嚴重的香港,電動車的基礎建設卻比不少歐美地方落後得多。但老老實實,一眾電車男當中,最冇資格有續航焦慮的,就是揸Tesla的電車男。論續航力,Tesla是市面其他電動車的三倍。論充電站,Tesla的充電網絡擁有過400個Supercharger Stations,免費為 Tesla快速充電。還是嫌充電比入油慢的電車男,更可索性在穿州過省時,以更快的速度更換電池。

Tesla成功之處,除了擁有以上的技術優勢之外,還有懂得把蘋果的宣傳伎倆發揚光大。堅持唔賣廣告,電車男神網上閒話一句,已經令投資者蠢蠢欲動,之後網上討論結束續航焦慮之法,更是此起彼落。我沒有水晶球,執筆之時未知電車男神憑甚麼結束一眾Tesla電車男的續航焦慮。據我對電動車的認識,我不期望 Tesla能單憑軟件更新而大大提高Model S的續航力。但我還是按捺不住明知故犯,免費為電車男神宣傳造勢。這個賣關子唔賣廣告的市場策略十分值得研究。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dnesday, March 18, 2015

盜版令「個個嗌轉行」﹖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盜版令「個個嗌轉行」﹖

2015年03月18日

何韻詩炮轟早前年宵時有人將歌詞印製成毛巾售賣。她在Facebook上寫道「一般人要直接使用,必須付版權,就係咁簡單。」兩星期前我在本欄提到現實並不如她說的那麼簡單,因為在不少情況下,法例其實容許使用者無需付版權,便可直接使用受版權保護的內容

朋友曾贈言,關於版權的問題無論你企哪邊,都只是死路一條。言下之意是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一個關乎道德的問題:企在賣歌詞毛巾的人那邊?我便是鼓勵抄襲,對版權擁有人毫不尊重。企在何韻詩那邊?我便是不鼓勵二次創作,甚至乎是扼殺大家言論空間的幫兇。

如果這純粹是一個道德問題,早被標籤為「冷血」的經濟學者其實沒有甚麼可以講的。不過,很多經濟學者對這問題有不同看法,因為除了道德的考量外,這問題也涉及創新與傳播之間的取捨。

創新者,是版權所賦予的壟斷租值是創作人和歌手努力的重要誘因(當然我不是說在乜乜頒獎禮拿個最佳歌曲或男/女歌手獎本身不會帶來虛榮感)。我們明白花了幾百萬元和無數個夜晚嘔心瀝血製作出一張大碟(據何韻詩Facebook status,「一張大碟十首歌,製作費平極都要50萬元」),假若一蚊都收唔番之餘又賺唔到任何人氣,在無飯可食情況下,我們會少很多「天生食呢行飯」的歌手出道。

傳播者,是指從社會角度來看,我們會想在一首歌面世後能有更多人欣賞。歌曲(或電影及書本)不同普通貨品(如蘋果)之處在於當我吃掉一個蘋果後,這蘋果便會從這世上消失,但一首歌不會因我在前一分鐘聽了便消失於風雨之中。

相比在互聯網出現前,現在的音樂市場早已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方面歌手或唱片公司已不純靠賣受版權保護的唱片作為收入的主要來源(以往即使是天皇巨星也要在出道多年後才可上紅館,現在即使是無名小卒也可極速開第一個個人演唱會),另一方面,歌曲傳播的成本變得愈來愈低,傳播的速度也愈來愈快。版權的時限是否也應與時並進?

無疑盜版問題對版權擁有人十分困擾,是否因此就會引致如何韻詩所言「個個嗌轉行」當然她比我清楚。

但外國的經驗是無論歌曲的數量或質素在網上盜版盛行前後其實分別並不太大。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及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March 17, 2015

經濟學者眼中的上車血淚史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經濟學者眼中的上車血淚史
2015年03月17日

早陣子有一篇熱門報道,講述一對八十後夫妻的慳錢買樓故事,甚麼少吃早餐、行路返工、加班工作等等,絕招盡出之後,終於購入單位,達到人生目標。

報道沒有甚麼特別,有趣的是,讀者卻有相當負面的反應。有專欄作者為之慨嘆:過這樣的人生,到底有甚麼價值?

自己的錢自己使,如何使及何時使,甚麼是最好的選擇,往往是自己最清楚,冇犯法亦冇害人,經濟學者不會怪責消費者的選擇。不能否認的,是對一些人來說,儲蓄本身就是娛樂。

我認識一位經濟學界的前輩,以慳錢著名,愛吃學校飯堂的平價飯,慳得樂在其中。也認識一些行內的朋友,趁青春遊遍世界各地,不介意花錢住好酒店,及吃好東西,只求活在當下。

至於慳與唔慳,就如蘋果與橙,只要不累及他人,在經濟學者眼中,是自由選擇。

再者,買樓抑或租樓,根本沒有甚麼對與不對之分,經濟學者只會考慮兩者的成本與效益,情況亦因人而異。

同事是個經濟學理論家,獨身生活幾十年,身家豐厚,但一直租住學校區的小單位,就是怕麻煩,不想面對伴隨置業而來的維修和保養等等。

不過,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陳振彬認為「年輕人梗係唔好租屋啦」,又形容租屋是「永遠支出」,置業則是「儲錢的一部分」,於是勸勉青年要努力儲錢。

經濟學者聽見這類言論,除了斥之為胡說八道,亦會推斷由如此離晒地之人掌管青年事務,青年只會討厭政府多兩分 。

儲錢買樓,是個簡單的算術問題,儲幾多及儲幾耐,小學生都能為你解答。儲錢買樓,也是個心理問題,或許有些辦法可以迫自己向前看,不為眼前的享樂所動。

想不通,總有理財專家為你安排如何儲起100萬元。經濟學者甚麼都試用金錢量度,但不是理財專家,不能告訴你1個月應該儲幾多錢,及使幾多錢。

經濟學者呢樣唔講、嗰樣唔識,有咩用?經濟學只能解釋現象,推測結果,從上車血淚史聯想到相關的社會和政策問題。

各項樓市管制措施,令樓市凍結及交投大跌,或能暫停減慢樓價上升,但肯定令小型地產代理商的生意愈來愈難做。

特區政府的信譽低、形象差,唔好話郊野公園,找現有土地來起屋,已經非常困難,未來樓宇供應相信仍然有限。

樓是香港人的主要資產,樓價近年一升再升,有樓冇樓的財富差距,則愈來愈大,對本來已水深火熱的社會矛盾又有甚麼影響?

上車愈來愈難,又會否改變新一代的就業、婚姻、生育的決策?處理青年事務,要由理解現實開始。     

逢周一至五刊出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股票回報尋找因素

2015年3月17日

股票回報尋找因素


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是個重要的學術機構,其主要貢獻是宣布美國的衰退第幾季開始、第幾季完結(雖然有些經濟學者不同意NBER的衰退定義和日期);另一重大功能,是每周推出一系列的工作論文 (working paper series)。工作論文者,已完成但未發表的論文也,亦即最新的研究成果。

能在NBER發表工作論文的作者,在行內有一定地位是基本要求,所以每周在NBER發表的工作論文一直是行內的指標,從中可了解到行內最熱門、最新穎的研究題材。

可惜這些工作論文大部分都是「超技術文」,對非經濟學者來說幾乎是外星文字,財經版記者要了解也不容易,本地讀者也就因此無法汲取經濟學新知。就如幾個月前一篇NBER工作論文,主題跟理財投資版的讀者其實頗有關係,不介紹實在有點可惜【註】。今天就為大家講解一下研究結果吧。

求解股票回報因素濫

本欄的忠實讀者,都記得一年多以前我介紹過有關股票回報的金融理論。金融學的一個重要課題,就是芸芸眾股表現各異,其回報高低到底從何而定?

舉個例,你為香港所有的股票計算過去10年的回報,發現有表現優秀的,有跟大市同步的,也有跌到喊的。回報之間的差異,到底跟公司的特徵有什麼關係?哪些特徵重要,哪些無關?公司所屬的板塊(如公用股、地產股等)是否重要?還是回報取決於大環境,視乎經濟增長、利率等宏觀變數?只要運用一下想像力,大家都可以想出好幾個影響股票回報的因素(factor),問題是有沒有數據支持這些因素的重要性而已。

在上世紀60年代,原始的資產定價模型(CAPM)認為,股票回報視乎其跟大市回報的關係,有比大市更激烈的,有同升同降的,有毫無關係的,也有走向相反的,是為啤打(beta)的高低。啤打愈高,股票回報愈高,大市回報是唯一的因素。

後來的實證研究發現,CAPM雖然邏輯井然,但實際應用就唔係好掂,解釋不了股票回報的高低。後來,諾獎得主法瑪(Eugene F. Fama)和法蘭奇(Kenneth R. French)提出「三因素模型」,在大市回報之上多加兩個因素:公司的規模和賬面值市值比率。大公司比小公司穩陣,公司未來的表現較易預測,於是回報較低。增長股 (growth stock)比價值股(value stock)穩陣,公司的前景較明朗,於是回報又較低。

解釋股票回報,有其重大的學術和現實意義也。於是,為股票回報的高低尋找解釋成了大茶飯,吸引了無數的金融學者參與,因素找到一個又一個,近年更是一發不可收拾。這篇NBER工作論文的作者花了大量時間,搜索了50年來在名學報發表過的研究,發現提出過解釋股票回報的因素接近300個!若把在次等學報的研究也計算在內,相信因素會更加多。

呢個因素又得,果個因素又掂,應該信邊個?

無中生有可屹立不倒

這個「尋找因素的故事」成功與否,取決於一些統計測試。測試通過了,就宣布因素能解釋股票回報;測試未能通過,就要再接再厲。再者,學報傾向報喜不報憂,某因素「唔work」沒有人會關心,重複印證已有的因素又無人理會,找到一個似模似樣的新因素才會引人注目。在出版壓力下,做實證研究要有「唔得試到得」的精神:這因素不行,就將因素更改一下,或試用另一組數據,反覆嘗試, 終會出現曙光。有位計量經濟學名家講過一個笑話:「有兩樣東西的製作過程不看為妙:香腸和計量推算」(There are two things you are better off not watching in the making︰ sausages and econometric estimates),講的是同一回事。

如此苦苦找尋、唔得搵到得的研究過程,當然會令統計測試有所偏差,令一些其實毫無作用的因素看起來相當有解釋力。幾位作者將統計測試修正一下,提高達標的要求,發現300個因素中約有一半原來是無中生有,根本沒有解釋股票回報的能力!

舉個例,「小公司比大公司回報高」、「回報要看PE值」等講法,並無充分證據支持。相反,「增長股比價值股回報低」的講法,仍經得起統計測試的考驗。除此以外,「升開繼續升、跌開繼續跌」(momentum)、短期波幅(short-run volatility)也在統計測試中屹立不倒,跟股票回報有顯著的關係。

這個無中生有的現象,不只出現於金融學,醫學研究是另一個重災區。葡萄酒與健康的關係,大家聽過幾多個講法?又有益又有害,又防癌又刺激創意,一杯酒之中埋藏了多少項實證研究?根據以上的分析,大家每天在報紙和網上讀到的健康趣聞其實未必可靠,加上醫學研究往往牽涉私人企業的資助(葡萄酒製造商想有什麼研究結果?),無中生有的情況可能比金融學更嚴重。

從理財投資到醫學研究,從社會現象到政治判斷,要有一致的理性態度應對之:一兩項研究找出的新奇結果只宜聽住先,有大量證據反覆印證的講法才要認真對待。

註:Campbell R. Harvey, Yan Liu and Heqing Zhu (2014):“…And the Cross-Section of Expected Returns,” NBER working paper 20592.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conomics3.0

Monday, March 16, 2015

取消MPF對沖是打工仔供款加碼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取消MPF對沖是打工仔供款加碼

2015年03月16日

想再供多啲強積金嘅打工仔,請唔使再睇落去。

根據積金局的統計數字,涉及對沖的僱員個案中,有九成四僱主供款被用作支付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而所謂「對沖掉」。正因為此,剛卸任積金局主席的胡紅玉上周接受訪問時表示,將強積金與遣散費對沖的機制對部分僱員無保障,對沖機制更是強積金不能全自由行的障礙。我非常同意對沖機制是強積金不能全自由行的障礙,但要掃除這個障礙,取消對沖機制並非唯一方法。最簡單直接的做法是取消僱主供款,仿效「個人資本帳戶」退休金制度的典範智利模式,只須僱員供款。

淨係打工仔要供,咁咪益晒啲大商家?當然唔係。上屆積金局主席還未搞清楚的基本經濟概念,希望新一屆主席能夠好好掌握。這個基本經濟概念,叫「稅負歸宿」(tax incidence)。名字嚇人,其實一點也不高深。最簡單的例子是加煙稅。財爺每逢加煙稅,交煙稅的是煙商,煙民反對甚麼呢?煙民反對當然是因為煙商會透過加煙價把煙稅轉嫁給煙民。淨係煙商交煙稅,唔會益晒啲煙民。取消對沖機制增加僱主強積金供款,情況就如財爺向煙商加煙稅。市場上,煙價不是鐵板一塊,工資亦不是。加煙稅,煙商加煙價把部分甚至全部煙稅轉嫁給煙民;倘增加強積金供款,僱主亦會減人工,把部分甚至全部供款轉嫁給僱員。

短期而言,工資易升難跌,取消對沖機制,僱主自然大力反對。但長遠講,因為工資會自由調節,僱主和僱員各供款5%,與僱主完全不用供款,僱員供款10%根本沒有分別。再引用智利80年代初退休金制度改革的例子,當年表面上由僱主支付的工資稅大減,後果是工資大幅上升,益晒打工仔。其他國家的例子,不論是僱主還是僱員供款,每10%退休金總供款,至少6%以上其實是由僱員支付的。換句話,取消對沖機制,增加5%僱主供款,當中至少3%其實是出自僱員荷包。而即使僱主要負擔小部分強積金供款,當中的一部分最終又會透過產品價格上升轉嫁給消費者。

取消對沖機制,變相迫打工仔供款加碼是壞事嗎?假如強積金回報率高,打工仔又懵盛盛不懂投資,迫他們增加供款積穀防饑還勉強說得過去。但在MPF投資回報還是差強人意的時候,取消對沖機制,分分鐘令打工仔荷包更無保障。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逢周一至五刊出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Friday, March 13, 2015

「瘦夠了」的歧視經濟學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瘦夠了」的歧視經濟學

2015年03月13日

歌手鄭欣宜宣布不再瘦身,夥拍作曲的陳奐仁和填詞的黃偉文,拍了《你瘦夠了嗎?》的MV,擺明挑戰以瘦為上的主旋律。

筆者少聽流行曲,但我欣賞欣宜的破格行徑,皆因有類似的經歷:天生體形魁梧,由細到大都有人叫我減肥,小時候聽了不理解,青春期時聽到很自卑。近年勤做運動,體重已回落不少,但每次回港,身邊仍有不少好事之徒提醒我可以「再瘦啲」。好煩。

有關體重的經濟學研究,跟本欄另一作者徐家健早前提到的身高、身材一樣,同屬所謂「美貌經濟學」(Economics of Beauty)的領域。

從古到今,從勞動市場到婚姻市場,一直都是以貌取人。經濟學者關心的,是外貌的影響力從何而來。從數據得出的結果,是體重愈高收入愈低,尤以癡肥者最為慘情。體重影響收入和其他際遇,至少有五個途徑:

第一,顧客、僱主及僱員純粹出於個人偏好,擺到明歧視,只喜歡和偏瘦人士共處,令體重較高者求職擇業有障礙。

第二,就如紋身穿環會令人想入非非,僱主也會認為體重跟工作態度有關,就算視覺上冇偏見,為了盈利都會避肥人則吉。

第三,細細個俾人笑動作笨拙,自信心受創,讀書成績受影響,拖累事業發展。

第四,擇偶看身形,在瘦即為美的風氣下,肥過頭會難以搵個好老公好老婆開枝散葉。

第五,稍肥猶自可,太肥則會影響健康以及工作表現,對收入和晉升都有打擊。

當然,收入倒過頭來又會影響體重:收入低、食快餐、營養差,冇前途又可能會暴食自棄。

肥胖影響收入,解釋了減肥服務、健身計劃的生意滔滔,做到梗有一間喺左近,甚至集資上市的規模。

不過,體重帶來的損失,好一部分因審美眼光、社會潮流而來,會隨着時間改變。

欣宜利用自己的知名度,帶頭抵抗瘦即是美的大潮流,讓大家知道「肥肥哋」也可以好好睇,試圖改變一般人的看法。就算只有些微效果,欣宜也幫助了香港無數的大小肥人,在市場上得到好一點的待遇、面對少一點的歧視。

抵抗歧視,未必要靠政府立法,重要的是由輿論做起,尤其是利用名人的影響力,改變一些因偏見而起的負面形象。身形如是,種族如是,性取向也如是。欣宜有勇氣為不想減肥的人發聲,我為她鼓掌。

逢周一至五刊出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hursday, March 12, 2015

我的光復元朗行動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我的光復元朗行動

2015年03月12日

我係半個元朗人,每年有一半時間住在元朗。梁褔元不代表我,發起「光復元朗」行動的政治抽水團體亦不代表我,得把口支持「光復行動」的鍵盤戰士更不代表我。

不要告訴我甚麼「細路仔喊,其實真係平常到不得了」。人誰無死,因此你全家被殺都其實真係平常到不得了?這不是我上綱上線,是你邏輯混亂。細路仔扭眼瞓會喊,細路仔被虐待亦會喊。100毛變5毛,係好稀奇嚴重。林日曦不代表我。

不要告訴我甚麼「隱歿良心,無視真實」。喊不會贏,難道亂罵一通才會贏?這不是我特別有同情心,是你無視煽動族群仇恨。真實的是,有人大叫大嚷「唔係你走唔走私,而係你啲同胞走私」。真香港人不及假日本通有趣,道德良心與基本人權混為一談。健吾也不代表我。

我人微言輕,非常羨慕網絡紅人的影響力。或許我老了,怎樣想也想不通為甚麼「你啲同胞走私」是用私刑的理據?我更想不通的,是有影響力的網絡紅人為甚麼認為「光復行動」惹來港府回應大陸輿論係「非常犀利」?難道我們要「光復」的是人類原始獸性的野蠻和排外麼?衷心多謝施永青先生辦了一份有質素兼受歡迎的免費報紙,更要感激馮振超副社長給我們有機會代表自己,每天跟你們談經濟論時事。今日想與大家分享兩件一啲都唔犀利嘅小事。

我在美國教書的小鎮人口只有幾萬,學校附近的住宅區,住的多是大學職員或退休人士,他們一方面很愛護學生,一方面又很怕精力旺盛的學生住得太近。每有鄰居出售房子,他們都不希望有買家把它買下來,租給學生晚晚開派對。可能是那些美國人太不勇武了,當他們認為準買家不是像他們一樣,打算長期定居在社區的人,他們會與鄰居商量合資把房子買下來,好讓社區能夠保持現狀。

我在元朗居住的地方附近有不少小店食肆,當然亦少不了藥房金舖。我有幫襯藥房,但更多時候是光顧食肆。千色廣場一間甜品屋,和舊B仔附近一間意大利小餐廳,我都是常客。最近其中一間的老闆兼大廚意大利人跟我說,儘管食環署一連幾星期的「犂庭掃穴」行動令附近食肆生意大跌近兩成,業主反而提出加租近兩成。一間得幾個座位的小餐廳,月租要三萬幾元。我也是不夠勇武,亦無能力把舖位買下來。我的光復元朗行動一直只是堅持每星期至少一次真金白銀支持這幾間小店,而不是阻住佢哋做生意。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Wednesday, March 11, 2015

光復行動的統計歧視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光復行動的統計歧視

2015年03月11日

在星期日的光復屯門行動中,一對疑似自由行的母女被約二十名戴口罩示威者包圍當水貨客大罵。母親雖已自稱港人而非水客,但示威者不信,只數歲大的小女孩被嚇至放聲大哭,母親激動至開篋以證清白。

我和兩位欄友在這裡和友報已寫過上萬字分析自由行所帶來的水貨客問題的文章。當中最大的問題是甚麼?深知民間疾苦的民間特首周潤發直指「最主要係政府政策問題!」政策上有辦法撥亂反正嗎?有!無論是入境稅或一簽若干行都是減少水貨客,以及解決公共空間過分擠逼的可行方法,當中道理並不深奧,只是政府的決策官員不知何故知其可為而不為之。

既然政府無心亦無力,民間積怨不難理解。不過,我們要問的是:戴口罩辱罵(疑似)水貨客有用嗎?我住在北區,對自由行帶來的各種擠逼問題有切身感受,但我從沒有參加過任何光復行動。套用《免費早餐》另一筆者徐家健之言,理由是我深明辱罵水貨客的行為只是把競爭準則由「唔怕迫」改為「唔怕鬧」,但租值消散仍然存在。

退一萬步,假設辱罵行動真的可令部分人對走水貨這職業卻步,問題是很多港人會遭受池魚之殃(我的一位已居港滿七年,拿着香港身份證的同事跟我半開玩笑的說,現在不敢在周末「鳩嗚」),很多不是水貨客的大陸人亦會身受其害。

有人會說他們寧可殺錯也不會放過水貨客,正如有示威者在知道該對母女不是水貨客後,仍然向她們表示「唔係你走唔走私,而係你啲同胞走私」。辱罵水貨客變成辱罵口帶鄉音手拖行李的「疑似」水貨客,這不只是歧視水貨客,更是歧視大部分大陸來的自由行旅客。

有人認為這類「點錯相」的情況出現無可避免亦無傷大雅,但這類統計歧視的後果其實可能適得其反:在美國黑人經常被標籤為無學識無文化,如果所有僱主都對所有黑人「一視同仁」,黑人可能因此更沒誘因發奮讀書做個好人;在雨傘運動後警察都被標籤為「慈母」,如果所有年輕有為的年輕人都認為「慈母」必定是打壓群眾的爛仔,最後可能真的只有爛仔才去申請做「慈母」。

現在光復行動部分示威者把所有口帶鄉音手拖行李的人標籤成水貨客,你猜最終是有錢又要面的自由行豪客,還是手停口停的深圳水貨客會抵不住連聲辱罵而不來港「鳩嗚」﹖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及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March 10, 2015

同呼吸共燒炭?

2015年3月10日

同呼吸共燒炭?


一年前左右,環保局游說市民向內地買電時問:根據國家規劃,向前看,內地電業長遠發展只會愈來愈靚、愈來愈正,我們什麼時候才考慮與內地聯網? 我答:至少等到內地的空氣質素和供電可靠度追得上香港。之後,環保局在諮詢期內收到了逾八萬份意見書,據說政府現正就我們的意見進行分析,並會在檢討電力市場的未來發展時一併考慮。

既然一併考慮,我提議不如把內地新聞工作者柴靜最近的紀錄片《柴靜霧霾調查:穹頂之下》也一併考慮。柴靜以「同呼吸共命運」為題在短短48小時內吸引了超過兩億觀眾收看。但又在短短幾日,有傳宣傳部門要求新聞媒體不要發布有關《穹頂之下》的報道,人民網和新華網等官媒亦開始撤下視頻及刪除相關文章。

柴靜在片中說「呼吸是沒有辦法選擇,也沒有辦法逃避」。香港好在還算有得揀。昨天,我花了1小時38分58秒看完整套紀錄片。今日,我懇請提問「我們什麼時候才考慮與內地聯網」的高官及支持向內地買電的環團,跟二億多同胞和我一起了解內地環境污染實況。

與霧霾的私人恩怨

說過了,我不是針對內地企業。買東西,求的是平、靚、正。同理,柴靜更不應與內地企業有仇。做調查,為的是解決她跟霧霾之間的一場私人恩怨。

作為一位剛出生便被診斷患有腫瘤的孩子的母親,柴靜對空氣污染問題份外關心是不難理解的。紀錄片中,柴靜問霧霾是什麼? 答案是一些空氣中懸浮的直徑小於2.5微米的細顆粒物。向PM2.5宣戰,是一場看不到敵人的戰爭。

中國的PM2.5,過半來自燃煤燃油。但正如紀錄片中解釋,煤本身並不一定意味着髒。在內地,燃煤卻出了四大問題:(一)消耗大;(二)劣質;(三)缺乏清潔;(四)排放缺乏控制。

首先,以為向內地買電更環保的人請留意,到今天內地電力市場仍超過七成依賴煤電,比例較香港的一半左右還要高。在2013年,全國燒了一共36億噸煤,比全世界所有其他國家加起來燒的還要多。當煤愈燒愈多,好煤便會燒得愈來愈少。換句話,劣質的煤炭就會燒得愈來愈多。內地愈燒愈多的褐煤,是年輕的煤。由於煤化程度低,燒的時候有近半變成黑灰飄於空中。但其實只要把煤先清潔,使用時是可以大大減少污染的。偏偏在中國,超過一半的煤是未經洗淨便使用。最後是排放控制,重溫一年前我引用過全國工商聯環境服務業商會會長文一波對污染問題的憂慮吧:「很多污染治理設施或閒置不用或間歇運行,形同虛設,完全實現不了污染物達標排放要求。」

同樣,內地燃油產生的空氣污染問題,除了是經濟發展之下汽車數量激增,亦因為國企壟斷制度之下油品標準低。內地的環境污染問題,除了是發展問題,亦是制度問題。

「APEC藍」的代價

柴靜最後問道:「如果我們想要留住『APEC 藍』的話我們要付出多大代價嗎?」中科院的專家這樣回答:「簡單地說我們要減掉一半以上的污染物,才可能得到藍天。」另一邊廂,中國總理李克強最近亦向環境污染問題宣戰:「環境污染是民生之患,民心之痛,要鐵腕治理。」要鐵腕治理,社會需要付出多大的經濟代價呢?

要準確量度空氣污染對民生經濟造成的影響不易。參考美國的經濟研究,上世紀的《清潔空氣法例》 (Clean Air Act)令總懸浮粒子在一些地區下降了超過一成。這只一成多的空氣質素改善,15年來卻已令受影響地區失去了近60萬個職位及逾700億美元的工業生產。較近期的研究更發現,向空氣污染宣戰令受影響工業的生產力下跌約2.6%,當中還未計算因法例而倒閉的工廠。把鐵腕治理下工廠倒閉的損失一起考慮,受影響工業的生產力下跌增至4.8%,即每年經濟損失超過20億美元。

不要誤會,我絕對支持國家向環境污染問題宣戰。然而,這場仗應怎樣打,要付出多大的經濟代價,在今天增長已開始放緩的中國是非常重要的考慮。但可以肯定的,是向內地買電只會加重國家解決環境污染問題的負擔。

同呼吸是沒有選擇餘地,共燒炭卻並非沒有得揀。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金融業:好嘢會嫌多?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金融業:好嘢會嫌多?
2015年03月10日

受金融發展局的調查啟發,著名博客、財政司長曾俊華在預算案中提到:「金融業對優秀人才需求殷切。業界普遍認為人才短缺的情況在保險和資產財富管理兩個界別最為嚴重,並認為政府可以協助推廣行業和推動從業員提升專業能力,特別是培訓更多中台和後勤部門的人才。」
於是,財爺撥出1億元,建立一個為期3年的先導計劃,為兩個界別培訓人才、提供實習機會。先不論這是否貼錢俾金融業請人,財爺的計劃帶出一個重要問題:香港的金融業愈搞愈大,是否好事?
放眼國際,最近有英國《經濟學人》提到一項學術研究,話金融業的規模去到某個水平,又或者金融業發展速度太快,會拖累經濟增長。
研究是在國際結算銀行(BIS)發表的,主事人之一Stephen Cecchetti是一位宏觀經濟學的名家,現任BIS的高層。研究利用五十個國家於過去三十年的數據(不包括香港),發現金融發展(貸款金額、金融業員工人數)水平愈高,經濟增長會先升後回。
即係話,金融業有too much of a good thing的現象,多到某個水平會變成壞事,而金融業擴張得快,亦會明顯減慢生產力的增長。
研究計算出了一個「理想」的金融就業比例:應佔就業人口的3.9%。
香港呢,金融服務業佔6.2%,就算不計保險,也有4.9%,遠超「理想」的水平(不過,香港是一個城市,未必可以跟其他國家直接比較)。
何解金融業會嫌多?有關研究提出的一個解釋,是金融業會跟其他行業搶人才,吸引了最聰明、有創意、有野心的員工。在盡收天下兵器的情況之下,其他行業唯有聘用「二流」人才,發展自然受到拖累。
在香港,每年表現最出色的一成大學畢業生,又有幾多加入了薪酬豐厚的投資銀行?
研究有意思,但有一個疑難未解決。正如旅客有優有劣,金融業也有一好一壞的兩個形象。
一為「中介觀」:透過借貸、承擔風險,為有生意眼光的人找資金,金融機構將資金作最有效的調配,促進發展、鼓勵創新。
另一為「賭場觀」:金融機構其實只是炒來炒去,是你輸我贏的零和遊戲,對經濟發展沒有甚麼貢獻,炒出事來,還要納稅人埋單。
事實,當然在兩者之間;重點,是兩種金融發展的比重為何。由於數據所限,研究未能指出兩者的分別,唯有一竹篙打一船金融人。
香港龐大金融業吸納了的人才,其中多少人做了中間人,又有多少人在螢光幕面前做了賭徒?問題並不簡單,還是留待金融發展局的專家去解答吧。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Monday, March 9, 2015

以入境稅平衡內地人需要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以入境稅平衡內地人需要

2015年03月09日

留美工作兩個月,錯過了「光復元朗」事件。據報道,事件由多個本土派激進組織於網上發起,以三十多名參與者被捕結束。但其中一個以「勇武」見稱的發起組織,卻在大規模衝突爆發前成功散水,保住了「不受傷、不被捕」的老字號。前幾天回元朗家,經過大馬路的金舖藥房依舊照常營業。

一年多前,政治團體人民力量建議政府向非香港居民的陸路入境人士徵收100元入境稅,之後民主黨打個兩折,提議只收20元,最近連公民黨亦倡徵即日陸路離境稅。至於《am730》的施老闆,一年以來一直主張不能只收陸路入境稅,但卻可向所有入境遊客徵收200至300元之間的入境稅,來阻嚇水貨客。我和《免費早餐》兩位欄友,亦早在一年多前在友報專欄寫過近萬字解釋入境稅的優點。究竟,我這個在自由市場少林寺芝大畢業的人怎會支持開徵新稅?稅費的水平又應如何釐定?

師傅教落:「私有產權,以市價為競爭準則,沒有租值消散。」人人得而自由行之的大馬路既非私產,不收費時大塞人便是以「唔怕迫」為競爭準則,激進本土派指罵內地人便是企圖把競爭準則從「唔怕迫」改為「唔怕鬧」。當有限公共資源遇上免費自由行,租值消散在所難免。入境稅或離境稅都是一個價,以價錢為競爭準則,目的是減少擠迫及減輕摩擦。

最近,美國迪士尼主題公園門票突破100美元(約780港元)。叫門票做入場費或離場費沒有分別,問題是100美元的門票是如何定出來?為何只收門票,而機動遊戲不逐一收費?傳統經濟分析,假設遊客有多幫襯和少幫襯的兩種。靠入場費還是機動遊戲費去賺到盡,關鍵在於怎樣從需求最殷切的遊客身上多賺一點?當多幫襯機動遊戲的同時,是對迪士尼公園需求最殷切的,多賺一點的做法是靠高機動遊戲費。但當少幫襯機動遊戲的才是對迪士尼公園需求最殷切的,多賺一點的做法是卻是透過高入場費。

一年多後,幾次光復行動中不絕的「鳩嗚」聲傷害了兩地人民感情,為應付內地人及水貨客的邊境購物城卻還只聞樓梯響。100元或以上的入境稅,主要目的當然是阻嚇水貨客。但即使只在商言商,靠入境稅或趁遊客消費時徵收旅遊稅,都不是未富先驕的做法。內地人來港沒有需要迫到爆,更沒有需要被指罵。唔想光復行動一浪接一浪,以沒有租值消散的競爭準則分配公共資源,向旅客適當地徵收入境稅才是有效平衡本地及內地人需要的做法。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Friday, March 6, 2015

香港兩大支柱愈大愈好?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香港兩大支柱愈大愈好?
2015年03月06日

在香港,有所謂的四大支柱行業,旅遊業是其中之一。我和《免費早餐》兩位朋友徐家健和梁天卓去年已就這行業寫了過萬字的評論,先質疑其四大的地位,繼而指出旅遊業帶旺其他行業的「乘數效應」之荒謬處。

隔不了多久,反自由行之聲再起,長江實業(001)主席李嘉誠終於出聲:若果香港冇自由行,股市會跌1,000點。許多人認為李超人的講話是撐自由行,但想想又好像有點不妥:貴為四大支柱之一的旅遊業,假若其重要部分自由行完全消失(不是稍為減少),25,000點的恒指,跌1,000點咁少?那旅遊業又有幾重要?

不用取消自由行那樣激進,我們建議的只是透過價格機制去解決社會問題,以陸路入境稅暫緩一下旅客人數、打擊一下水貨客, 在邊際上作點調節而已。提議可化解中港矛盾,操作又簡單靈活,但一直少人支持。

財爺(財政司長曾俊華)接受電台訪問,就有市民「獻計」收陸路入境稅,但財爺表明不贊成,原因是這類稅收都是雙向的,怕內地收取同一入境稅兩敗俱傷。不知道財爺「雙向」的理據何在,也不知道內地政府為何不一早向在內地買樓的港人徵收特別稅項。搞不明白財爺的思維,兼且前輩雷鼎鳴教授不只一次提醒我們:身為經濟學者不宜作出具體的政策建議。入境稅的話題也就到此為止了。

講完一條柱,再講另一條更大的柱:金融服務業。

相比其他支柱,從事這個行業的人數不多。根據統計處的數字,金融服務業於2000年佔就業人數的5.3%,到2013年升至6.2%,約為23萬人,比旅遊業的還要少。人數雖少,卻是價值連城,從2000年的佔本地生產總值的12.8%,一直升至2013年的16.5%,在四大支柱中排第二(第一是貿易和物流)。

人少價值高,金融服務行業多年來發展可觀,消失了恒指應該不只跌1,000點。在本地大學,金融多年來都是吃香的科目,亦有收盡考試精英的全球商業/金融課程,好的iBank工依然是不少大學生的人生目標。發展迅速,行業卻有缺乏人才的憂慮:金融發展局建議提升金融服務業的人才基礎,董伯伯的團結香港基金會立刻和應,最近再由財爺在預算案中提及。講到尾,要維持金融服務業的發展,香港就要培訓或輸入更多專業訓練豐富、兩文三語良好的人才。

事關一大支柱,問題看來刻不容緩。事有湊巧,朋友劉嘉鴻在《經濟學人》網頁讀到一篇報道,提及近期一項研究得出的結論:金融服務業發展得快,會拖慢實質經濟增長!金融服務發展迅速到底是禍是福?這項研究到底說了甚麼?其夠晒爭議性的結論又有幾可信?下星期開估。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hursday, March 5, 2015

藝人喜歡藍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藝人喜歡藍

2015年03月05日

演藝界出身的講波佬總統(列根,Ronald Reagan)、未來戰士州長(阿諾舒華辛力加,Arnold Schwarzenegger)、獨行俠鎮長(奇連伊士活,Clint Eastwood)等共和黨員,在荷李活是鳳毛麟角。車載斗量的,是大明星為民主黨人拉票站台。台上,剛贏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的柏翠茜亞雅琪(Patricia Arquette)一字一句:每位生育過的女性、每個國家納稅人及公民,我們都曾為他人爭取平權。現在是時候一次過讓所有工人得到平等工資和讓美國女性享有平等權利!(原文是:To every woman who gave birth,to every taxpayer and citizen of this nation,we have fought for everybody else’s equal rights.It’s our time to have wage equality once and for all and equal rights for women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台下,贏過三次奧斯卡的梅麗史翠普(Meryl Streep)手舞足蹈。

荷李活藝人喜歡藍。這樣藍,不是藍血貴族那樣藍,亦非象徵保守那樣藍。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對決,從2000年起是藍紅兩營之爭。

藍是主張不管男男女女的工資平等。美國兩性工資差距(gender wage gap)究竟有多嚴重?美國總統奧巴馬提醒選民,「男性每賺一元,女性只得七毫七」,荷李活男女明星片酬差距,更往往是兩倍以上。是歧視嗎?政客都有意無意漠視了美國女性工時一般較短,加上母愛偉大令兩性投資在事業上的時間不同。比較職場經驗相若的男女,兩性工資差距並不明顯,所以較少機會帶孩子的女同性戀者,平均收入比女異性戀者高超過兩成。荷李活又如何?梅麗史翠普話過,因先天體力輸蝕,女比男天生要識做戲,否則在弱肉強食的世界,不懂假裝難以生存。然而,殘酷的世界除了睇演技更要看市場。試想,日本AV男優跟女優片酬怎樣比?片酬高低還看市場,AV界如是,荷李活亦如是。尤其當海外市場愈見重要,懂欣賞女演員多層次演技的知識分子,人數始終追不上只喜歡男演員高難度動作的philistine。既然非後天歧視,何解藝人喜歡藍?

藍是爭取不分男男女女的同志平權。藝人喜歡藍,一個解釋是荷李活中人的私生活,與紅營的保守格格不入。同性戀、婚外情、未婚生子或吸食毒品,每一樣都是共和黨所不容的。另一個解釋是,做明星的回報除了會被抽稅的片酬,還有水銀燈下免稅的名氣。後者回報的比例愈高,藝人愈不介意政府提高稅率。還有另一個解釋,好醜命生成,從茄哩啡到大明星運氣及觀眾緣都十分重要。藝人收入不穩定,信唔過自己,又唔信上帝,唯有信政府。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dnesday, March 4, 2015

直接使用就要付版權?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直接使用就要付版權?

2015年03月04日

早前年宵市場有人將歌詞印製成毛巾出售惹來爭議。近來經常踩過界在社運圈發聲頻頻的何韻詩當然不會錯過為同行發聲的機會。她在Facebook上寫道「曲詞不同於一般產品,攞唔到響手,之所以需要以版權保障創作人基本權利,一般人要直接使用,必須付版權,就係咁簡單。」

大家都知版權的作用,在提供創作人作曲填詞的誘因。先旨聲明,我沒有講過歌詞毛巾沒有侵犯版權。不過,「一般人要直接使用,必須付版權」又是否一字咁淺的簡單道理?有些國家的版權法中有De Minimis這個法律原則。按這原則,倘被抄襲內容太「瑣碎」,法庭不會認為該抄襲行為侵犯原作者版權。較出名例子是一名攝影師的十幅相在未經他同意下出現在電影「七宗罪」中,這十幅相總共「出鏡」達35秒,攝影師認為電影公司侵犯其版權,但法庭認為那十幅相「出鏡」時的影像不但模糊而時間亦短,判定被抄襲的內容太「瑣碎」,電影公司最後以De Minimis的理由勝訴。

其實很多地方的版權法都有所謂「合理使用」(Fair Use)的原則,容許一般人在「非一般」情況下無需付版權費,甚至無需徵求版權擁有人的同意便可自由使用被版權保護的部分內容。

把歌詞填上毛巾出售又是否符合「合理使用」原則?這取決於把部分歌詞印在毛巾上有否取代原來作品,及所抄的歌詞是否夠短等不同標準。要注意的是,圖利與否不一定是判定其是否符合「合理使用」的主要考量。但一般來說,「合理使用」原則下的「非一般」情況一般是指學術上的研究或教學、新聞報道、評論或批評等範疇。

撇開法律上觀點,「直接使用,必須付版權」這原則仍值得商榷。版權的原意是要保護原創人利益,令他有足夠誘因從事創作。我明白在非法網站下載歌曲直接使用會令唱片銷量下跌及歌手收入下降,但把歌詞印在毛巾上,會令人不再買唱片這邏輯卻有點摸不著頭腦,尤其是唱片公司本身根本沒有考慮生產印上歌詞的毛巾。我想,假如李安決定開拍一套講述一個經濟學家的愛情故事,其中一幕是有型有款的男主角手中拿著一本叫「本土不敗」的書向女主角分析世界大事,(by the way,「本土不敗」是真有其書,作者是區區小弟、徐家健和曾國平三位)那麼我們到底是應向李大導收版權費還是李大導問我們收廣告費?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及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逢周一至五刊出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March 3, 2015

預算案滿意度之謎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預算案滿意度之謎

2015年03月03日
財爺(財政司長曾俊華)派糖340億元,根據港大民調,市民對預算案的滿意度創5年新高,只有一成八的市民表示不滿,有四成半支持。派糖數字除以成年人口,每人平均分到約6,000元,咁大手筆,當然值得高興。但老老實實,各位《am730》的讀者今次又分到幾多?

若果你是年薪遠超中位數的高中產人士,又或有幾個物業在手,恭喜你,退稅、退差餉的金額會相當可觀,閒閒地幾萬銀落袋;若果你是綜援長傷津戶,又可享有出三糧的福利,但數額始終有限,難以遠超6,000元。

這邊廂高高興興,那邊廂又有不少高不成低不就的市民,他們派糖的金額不夠6,000元,更有不少租緊樓、人工又未夠要交稅的市民,更一毫子都冇份分。

講人人均等的直接派錢講了幾年,但一直是少數聲音。批評不外乎是「連有錢人都有得分」,或是「不如專注幫助有需要的人」。不想舊調重彈,只想跟大家做個思想實驗:若果今次預算案改為人人有份派6,000元,滿意度會增加還是減少?

不敢斷估,唯有參考為當年派錢預算案而做的港大民調。答案是不滿的市民有近一半,評分明顯比今次低一截。當然,民調未必靠得住,今時亦唔同往日,特首已由煲呔(曾蔭權)轉做CY(梁振英),兩個年份不能直接比較,但兩次預算案市民反應分別之大卻令我疑惑:何以少數中高產市民分得多,比人人有錢派的預算案受歡迎?

我有兩個答案,一個樂觀,一個悲觀。

樂觀的答案,是不少中下游的市民都有「升呢」的夢想,預期終有一日會升職加薪、成為業主。雖然今日我只分得一千幾百,但假以時日,等我年薪過百萬元,加上有物業在手,我將會是派糖的得益者。

今天支持向中高產傾斜的預算案,是希望維持這個派糖的優良習俗,為未來的利益打算;今天反對人人有份的派錢計劃,是相信未來自己不會再是「一般市民」,有能力分到更多。

到底這是夢想還是妄想,因人而異,但正如《免費早餐》另一作者徐家健昨日在本欄所講,香港人對中高產有無窮的憧憬,都想躋身財爺形容「飲咖啡、睇法國電影」的品味行列。這份有錢人好好分的預算案少人反對,是源自香港人向上游的盼望。

至於悲觀的答案,是其實我「諗多咗」,香港市民以至政黨,對甚麼預算案財政盈餘從來都唔清唔楚,對每人的得益多少,其實只有模糊的概念,喜惡都是憑印象憑直覺:增加子女免稅額?窮人有錢人都有仔女,聽落係好政策,值得支持。人人有份派6,000元?李嘉誠(長江實業主席)有份,無業遊民又有份,梗係唔好,我強烈反對。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逢周一至五刊出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預算案派糖 你粒有幾大﹖


2015年3月3日


預算案派糖 你粒有幾大﹖

財爺份工其實好easy。近年的《財政預算案》雖不致於如出一轍,其實也大同小異。財爺只要略懂電腦軟件的copy and paste功能,再加上一般專欄作家的拼湊技巧,一年一度的《財政預算案》不用花費多少工夫便可大功告成。
好的《財政預算案》年年一樣其實不是什麼壞事。不過,年復一年估錯數、成立基金把盈餘左手交右手,以及派糖不派錢的《財政預算案》到底是好是壞?我不是一般的專欄作家,亦不想把我和兩位欄友兩年來的評論copy and paste循環再用,讀者有興趣可找我們的舊文章來讀便知答案。

預算案了無新意
不評不評還須評。身為經濟學者對《財政預算案》不予置評應該是失職。坊間已有不少對最新《財政預算案》的評論,大多集中在財爺的派糖措施,當中有讚有彈:例如有中產父母大讚財爺派糖是還富於民,退稅可幫補子女的教育基金,餘錢更足夠全家來一個短線旅遊,有助囝囝囡囡增廣見聞;公屋住戶雖然可能認為退稅不多,但免租一個月始終是聊勝於無;至於N無人士的低下階層則繼續N無。
很多人說財爺這次派糖有惠及中產。比較少人談及的是有錢人、中產、公屋住戶和N無人士這些各式各樣不同的收入階層所收到的糖分別有多大。
要準確計算這次派糖在各階層之間的分布難度不低,一方面因為各階層的收入各有不同,另一方面同一階層之內各家各戶的差異亦可以十分之大:中產之內有飲咖啡、看法國電影的逍遙中產,亦有那些死慳死抵,儲首期上車的窮中產;公屋內有人可能月入1萬,但上有高堂、下有妻兒,於是餐飲餐食餐餐清,亦有人月入四五萬,但孑然一身當個公屋富戶。

最低收入粒糖稍大
那麼怎樣才可計算財爺派糖如何分布在各階層?由於薪俸稅和個人入息課稅的退稅,以及免稅額的提升佔了這次派糖的總額超過一半,把市民按收入分組計算派糖所得是最大路的做法。
做法是將所有有收入人士分成十組(docile group)【圖】,附圖顯示的是財爺派的這些糖如何在各收入分組之間分布。這裏有幾點要留意。
首先,我在統計處找到最近全港人士的收入分布,用以計算各收入階層的薪俸稅和個人入息課稅退稅額。收入最低(即收入在第10個百分位)的組別每月收入為7000元左右,收入最高(即收入在第98個百分位)的組別月入已是超過9萬。
我亦利用2011年人口普查數據計算各收入階層平均能獲得的差餉寬免、公屋免租以及子女免稅額提升所獲得的額外減稅。由於未能完全準確計算高收入人士的各項免稅額,他們的糖可能會被高估。
另外,由於我未能找到各收入階層所獲得的利得稅、綜援、高齡津貼、長者生活津貼和傷殘津貼的數據,圖中的派糖分布並沒有把相關的派糖得益計算在內。
根據《財政預算案》的數字,這些糖約佔所有「紓困」措施的兩成,當中利得稅寛減相信將集中在高收入階層,而其他綜援及津貼等則應集中在低收入階層。換句話說,把這些派糖措施加進圖中會多少改變各階層(尤其是最低的一兩組收入階層)所獲的糖的大細,令最低收入組別的糖稍大於中間的組別。
圖中條形顯示的是,十個收入組別的人士分別能享受這些接近270億元的派糖數額,而橫線顯示的是全民劃一派錢所能獲得的4500元(270億元除以600萬成年人口)。

粒糖大細相差15倍
一如所料,由於薪俸稅和個人入息課稅的退稅以及免稅額的提升佔了這次派糖的總額超過一半,這次派糖的主要受益人是收入高的中產以上人士,相反雖然部分低收入人士有一個月的公屋免租,但相比中產的退稅款額其實是小巫見大巫。根據筆者的計算,最高與最低收入組別的糖相差接近15倍!
不評不評還須評。要評論這份新意欠奉的預算案還是需要重提以前的論點。還富於民不是壞事,但近年賣地和印花稅收入已佔政府收入相當大的比重,而高地價政策對很多人(尤其是冇樓人士的低收入人士)其實也是稅。要退稅,便不應只退佔政府收入愈來愈少的薪俸稅和個人入息課稅。要還富於民,全民劃一派錢來得更公平。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更正:Y軸應是$而不是戶)
 

Monday, March 2, 2015

中產不識愁滋味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中產不識愁滋味

2015年03月02日

今屆財政預算案,要談,又不想談。欲語還休,皆因總覺得把過去兩年評預算案舊文翻抄再翻抄有點不好意思。

預算案新意欠奉,欠新意本身不是問題。預算案一向做得好,有新意可能反而累事。財爺繼續估錯數,庫房繼續水浸,政府繼續唔派錢,冇新意。說過了,收稅的壞處是稅率扭曲市場行為。減稅比退稅好,因為退稅有收稅率扭曲市場的壞處,選擇性地退更可能有不公平的財富再分配後果。賣地收入物業印花稅最終轉嫁到租金上去,然後由全港市民分擔。只退入息利得稅及差餉,便是把財富轉移到高收入及有物業的高中產,和幾間手持多個物業單位的大業主發展商。難得的是,有百億元紓困措施的預算案滿意度創5年來新高。老老實實,有資格退兩萬元稅五千元差餉的香港中產有幾困?愁啲乜?

中產不識愁滋味,愛買層樓,愛買多層樓。是的,我認識不少香港中產朋友,愁的不是置業容身,而是怎樣買層樓之後再買多層樓收租早退休。有幾個物業在手的高中產,愁的是政局不穩推冧樓市。預算案其實也不是全無新意,最有新意的應該是解釋對受佔中影響行業提供短期支援時,曾司長一邊話「佔領行動對香港造成難以彌補的內傷」,統計處卻在另一邊講「本地生產總值在2014年第4季較上年同期實質上升2.2%……經季節性調整而作相連季度比較的本地生產總值,在2014年第4季較第3季實質上升0.4%。」說好了的幾多個億佔中經濟損失呢? 財爺以一招武俠小說中出現過的「難以彌補的內傷」去化解不易察覺的表面傷痕,令一直反佔領行動的中產不愁期望落空。預算案受歡迎,財爺好嘢!有問題的,可能是多數港人的「中產身份認同感」一直高企。

「中產身份認同感」有否國際標準?“To every woman who gave birth,to every taxpayer and citizen of this nation,we have fought for everybody else’s equal rights.It’s our time to have wage equality once and for all and equal rights for women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當剛奪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的Patricia Arquette愁工資不平等,怕失去內地市場的「東方荷李活」中產談到人權問題時卻往往一句「天涼好個秋」。

英語的blue,可解作「愁」。政治上的「藍」,解讀卻各處不一。一個顏色,兩種閒愁。荷李活的中產很「藍」,「東方荷李活」的中產亦很「藍」,只是此「藍」不同彼「藍」矣。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逢周一至五刊出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