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8, 2015

盜版令「個個嗌轉行」﹖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盜版令「個個嗌轉行」﹖

2015年03月18日

何韻詩炮轟早前年宵時有人將歌詞印製成毛巾售賣。她在Facebook上寫道「一般人要直接使用,必須付版權,就係咁簡單。」兩星期前我在本欄提到現實並不如她說的那麼簡單,因為在不少情況下,法例其實容許使用者無需付版權,便可直接使用受版權保護的內容

朋友曾贈言,關於版權的問題無論你企哪邊,都只是死路一條。言下之意是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一個關乎道德的問題:企在賣歌詞毛巾的人那邊?我便是鼓勵抄襲,對版權擁有人毫不尊重。企在何韻詩那邊?我便是不鼓勵二次創作,甚至乎是扼殺大家言論空間的幫兇。

如果這純粹是一個道德問題,早被標籤為「冷血」的經濟學者其實沒有甚麼可以講的。不過,很多經濟學者對這問題有不同看法,因為除了道德的考量外,這問題也涉及創新與傳播之間的取捨。

創新者,是版權所賦予的壟斷租值是創作人和歌手努力的重要誘因(當然我不是說在乜乜頒獎禮拿個最佳歌曲或男/女歌手獎本身不會帶來虛榮感)。我們明白花了幾百萬元和無數個夜晚嘔心瀝血製作出一張大碟(據何韻詩Facebook status,「一張大碟十首歌,製作費平極都要50萬元」),假若一蚊都收唔番之餘又賺唔到任何人氣,在無飯可食情況下,我們會少很多「天生食呢行飯」的歌手出道。

傳播者,是指從社會角度來看,我們會想在一首歌面世後能有更多人欣賞。歌曲(或電影及書本)不同普通貨品(如蘋果)之處在於當我吃掉一個蘋果後,這蘋果便會從這世上消失,但一首歌不會因我在前一分鐘聽了便消失於風雨之中。

相比在互聯網出現前,現在的音樂市場早已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方面歌手或唱片公司已不純靠賣受版權保護的唱片作為收入的主要來源(以往即使是天皇巨星也要在出道多年後才可上紅館,現在即使是無名小卒也可極速開第一個個人演唱會),另一方面,歌曲傳播的成本變得愈來愈低,傳播的速度也愈來愈快。版權的時限是否也應與時並進?

無疑盜版問題對版權擁有人十分困擾,是否因此就會引致如何韻詩所言「個個嗌轉行」當然她比我清楚。

但外國的經驗是無論歌曲的數量或質素在網上盜版盛行前後其實分別並不太大。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及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