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7, 2015

經濟學者眼中的上車血淚史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經濟學者眼中的上車血淚史
2015年03月17日

早陣子有一篇熱門報道,講述一對八十後夫妻的慳錢買樓故事,甚麼少吃早餐、行路返工、加班工作等等,絕招盡出之後,終於購入單位,達到人生目標。

報道沒有甚麼特別,有趣的是,讀者卻有相當負面的反應。有專欄作者為之慨嘆:過這樣的人生,到底有甚麼價值?

自己的錢自己使,如何使及何時使,甚麼是最好的選擇,往往是自己最清楚,冇犯法亦冇害人,經濟學者不會怪責消費者的選擇。不能否認的,是對一些人來說,儲蓄本身就是娛樂。

我認識一位經濟學界的前輩,以慳錢著名,愛吃學校飯堂的平價飯,慳得樂在其中。也認識一些行內的朋友,趁青春遊遍世界各地,不介意花錢住好酒店,及吃好東西,只求活在當下。

至於慳與唔慳,就如蘋果與橙,只要不累及他人,在經濟學者眼中,是自由選擇。

再者,買樓抑或租樓,根本沒有甚麼對與不對之分,經濟學者只會考慮兩者的成本與效益,情況亦因人而異。

同事是個經濟學理論家,獨身生活幾十年,身家豐厚,但一直租住學校區的小單位,就是怕麻煩,不想面對伴隨置業而來的維修和保養等等。

不過,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陳振彬認為「年輕人梗係唔好租屋啦」,又形容租屋是「永遠支出」,置業則是「儲錢的一部分」,於是勸勉青年要努力儲錢。

經濟學者聽見這類言論,除了斥之為胡說八道,亦會推斷由如此離晒地之人掌管青年事務,青年只會討厭政府多兩分 。

儲錢買樓,是個簡單的算術問題,儲幾多及儲幾耐,小學生都能為你解答。儲錢買樓,也是個心理問題,或許有些辦法可以迫自己向前看,不為眼前的享樂所動。

想不通,總有理財專家為你安排如何儲起100萬元。經濟學者甚麼都試用金錢量度,但不是理財專家,不能告訴你1個月應該儲幾多錢,及使幾多錢。

經濟學者呢樣唔講、嗰樣唔識,有咩用?經濟學只能解釋現象,推測結果,從上車血淚史聯想到相關的社會和政策問題。

各項樓市管制措施,令樓市凍結及交投大跌,或能暫停減慢樓價上升,但肯定令小型地產代理商的生意愈來愈難做。

特區政府的信譽低、形象差,唔好話郊野公園,找現有土地來起屋,已經非常困難,未來樓宇供應相信仍然有限。

樓是香港人的主要資產,樓價近年一升再升,有樓冇樓的財富差距,則愈來愈大,對本來已水深火熱的社會矛盾又有甚麼影響?

上車愈來愈難,又會否改變新一代的就業、婚姻、生育的決策?處理青年事務,要由理解現實開始。     

逢周一至五刊出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