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6, 2015

取消MPF對沖是打工仔供款加碼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取消MPF對沖是打工仔供款加碼

2015年03月16日

想再供多啲強積金嘅打工仔,請唔使再睇落去。

根據積金局的統計數字,涉及對沖的僱員個案中,有九成四僱主供款被用作支付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而所謂「對沖掉」。正因為此,剛卸任積金局主席的胡紅玉上周接受訪問時表示,將強積金與遣散費對沖的機制對部分僱員無保障,對沖機制更是強積金不能全自由行的障礙。我非常同意對沖機制是強積金不能全自由行的障礙,但要掃除這個障礙,取消對沖機制並非唯一方法。最簡單直接的做法是取消僱主供款,仿效「個人資本帳戶」退休金制度的典範智利模式,只須僱員供款。

淨係打工仔要供,咁咪益晒啲大商家?當然唔係。上屆積金局主席還未搞清楚的基本經濟概念,希望新一屆主席能夠好好掌握。這個基本經濟概念,叫「稅負歸宿」(tax incidence)。名字嚇人,其實一點也不高深。最簡單的例子是加煙稅。財爺每逢加煙稅,交煙稅的是煙商,煙民反對甚麼呢?煙民反對當然是因為煙商會透過加煙價把煙稅轉嫁給煙民。淨係煙商交煙稅,唔會益晒啲煙民。取消對沖機制增加僱主強積金供款,情況就如財爺向煙商加煙稅。市場上,煙價不是鐵板一塊,工資亦不是。加煙稅,煙商加煙價把部分甚至全部煙稅轉嫁給煙民;倘增加強積金供款,僱主亦會減人工,把部分甚至全部供款轉嫁給僱員。

短期而言,工資易升難跌,取消對沖機制,僱主自然大力反對。但長遠講,因為工資會自由調節,僱主和僱員各供款5%,與僱主完全不用供款,僱員供款10%根本沒有分別。再引用智利80年代初退休金制度改革的例子,當年表面上由僱主支付的工資稅大減,後果是工資大幅上升,益晒打工仔。其他國家的例子,不論是僱主還是僱員供款,每10%退休金總供款,至少6%以上其實是由僱員支付的。換句話,取消對沖機制,增加5%僱主供款,當中至少3%其實是出自僱員荷包。而即使僱主要負擔小部分強積金供款,當中的一部分最終又會透過產品價格上升轉嫁給消費者。

取消對沖機制,變相迫打工仔供款加碼是壞事嗎?假如強積金回報率高,打工仔又懵盛盛不懂投資,迫他們增加供款積穀防饑還勉強說得過去。但在MPF投資回報還是差強人意的時候,取消對沖機制,分分鐘令打工仔荷包更無保障。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逢周一至五刊出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