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30, 2015

內地旅客的真數據和假解釋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內地旅客的真數據和假解釋
2015年04月30日

在本月初,入境事務處處長公布最新數據,指3月的旅客訪港數字,較去年同期(2014年3月)下跌8.7%,其中內地旅客數目下降一成,而外地旅客數目亦下跌4.7%。眾高官一致認為,香港旅遊業已響起警號,而數字下跌與香港反水貨客示威有關。

我早前在《從旅客數字學習量化思維》一文中講過,時間性的數據(如香港旅客數字)不可單獨看,不能單從數字升降推論出各種因果結論。

官員有政治任務,用統計數字配合一些立場(如反反水貨示威)無可厚非,但大家要做個好公民,就要抱有懷疑精神,不可輕信統計數字的各種解讀。

澳門統計暨調查局最新公布,3月的旅客數字,正好跟早前好幾位香港高官口中的「警號」比較,練習一下量化思維。澳門3月的整體旅客數字為227萬人次,比去年同期減少13.5%,其中內地旅客數目大跌17.6%,而外地旅客數目亦告下跌。沒有佔領運動、沒有反水貨客示威的澳門,旅客數字跌得比香港強勁,如何解釋?

我認為有兩個可能的答案。答案一,正如之前講過,澳門和香港的內地旅客數字比例和增幅一直相當吻合,齊升齊降,理由是兩者都受同一組因素影響:內地經濟增長、反貪情況、股市表現、匯率強弱等等,同時左右內地旅客到港澳消費玩樂的意欲。如今3月的數字齊告下跌,就是這些「宏觀」因素作祟。就算香港的反水貨客示威有影響,相比之下都非常輕微,不足以令香港的旅客數字跌得比澳門多。

答案二,大部分的內地旅客都是港澳並遊,或先港後澳,或先澳後港,兩地是「互補品」。如今香港風聲鶴唳,「勇武本土派」街上指罵疑似水貨客,令內地旅客打消到兩地旅遊的念頭。

兩地一同受損,澳門政府原來也是反水貨客示威的受害者。

數據加上常理推論,我認為答案一較可信。答案二到底是真是假,可以直接以數據驗證:入境處應該有內地旅客從何而來、往那裡去的紀錄,可從而推算港澳並遊的旅客比例。若果比例不高,大部分內地旅客視兩地為「代替品」而非「互補品」,反水貨客示威跨境影響澳門之說就難以成立。

可惜,這些細微的出入境數據相信是「政府機密」,只有有關當局才能驗證。

數據很少騙人(我相信港澳兩地的官方數據都可靠),但以數據講故事、尋解釋則充滿各種陷阱。是無心之失又好,是有心誤導又好,大家都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以免中伏!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dnesday, April 29, 2015

點解美國科網企業咁犀利?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點解美國科網企業咁犀利?
2015年04月29日

Google首季盈利續升,廣告收入及總收入升11%及12%,盈利增4%。但人紅是非自然多。以Google為首科技霸權在歐美官司連連。欄友徐家健上周指歐美兩地競爭法執法機構雖對微軟和Google等科技霸權的反競爭行為進行調查及起訴,但兩地對該等行為的判決卻大相逕庭。在美國,微軟把Windows和Internet Explorer的捆綁銷售判得輕,對於Google疑似「搜尋偏袒」(search bias),執法部門花兩年調查後不了了之。相反歐盟先後向微軟罰款逾10億歐元,最近亦正式起訴Google。

陰謀論者認為歐盟對主要來自美國的科技霸權狠下辣手是要保護本土科網企業。但有兩點值得留意。歐盟倘為保護本土科網企業而對美帝科技霸權狠下辣手,這辣招究竟有冇用?在歐盟向微軟頒下巨額罰款後的今日,其Windows仍是電腦作業系統一哥,在歐洲市佔率仍近八成。近年成績雖跌,但「後起之秀」同來自美帝的蘋果MacOSX。另微軟的Internet Explorer在網頁瀏覽器市場雖節節敗退,但新貴如Google的Chrome和前身是Netscape的Firefox都來自美國。要以競爭法保護本土科網企業似乎難過登天。大家或問:點解美國科網企業咁犀利?美國反壟斷法比歐盟競爭法更有利物競天擇的市場規律應是原因之一。另一不容忽視原因是市場規模。市場夠大,固定成本可被量大的產出所攤分,減低企業平均營運成本。此外,科網行業比其他行業更依賴「網絡效應」(network effects),當大部分人都用微軟的Windows,你很難標奇立異。

歐美兩地規模相若,你或質疑美國科網企業咁犀利源於其市場規模較大。無疑歐美國民收入總值相若,以人口計,歐盟比美國大一點。但或出於語言問題,又或因歐盟國與國間的稅項或勞工法例及貿易不如美國州與州之間的貿易頻繁。經濟學人曾指在網上購物的歐洲人中,高達85%只在本國網上平台購物。開放市場不是閉關鎖國,是「保護」本土新科技正途。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Tuesday, April 28, 2015

與電力專家對談

2015年4月28日

與電力專家對談


上周回港出席《南華早報》舉辦的香港電力市場發展座談會。今次座談會的主要目的,是借外地電力市場的改革經驗探討香港電力市場的未來發展。本來,這正好回應了一個月前左右環境局發布的電力市場未來發展的公眾諮詢文件,傳媒理應多多關心。無奈,可能是來自英美的兩位電力市場專家都不是以廣東話介紹英美兩地電力市場的改革經驗,傳媒對這次座談會的報道可謂近乎零。

長達82頁紙的《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一般市民未必有興趣細讀,但根據政府的新聞公報:「社會上有意見希望為電力市場引入競爭。」我要問,這是究竟是社會上誰的意見?希望為電力市場引入的又是怎樣的競爭?要知道,所謂「有競爭便有進步」是淺見。懂經濟學的都知道,競爭無處不在,只是方式不同。社會上有促進合作的良性競爭,亦有打生打死的惡性競爭。座談會後有機會跟來自美國的電力市場專家Paul O’Rourke 閒談。Paul知道我是芝大畢業生,以為我逢競爭必定支持。我於是這樣展開我們的對談:Deregulation of electricity markets is kind of tricky. 有超過30年顧問經驗的Paul微笑着回應:That is like saying Marilyn Monroe is kind of pretty.

開放市場不是靈丹妙藥

是的,電力市場改革之難,跟瑪麗蓮夢露之美都可能是前無古人的。美國自80年代起,從鐵路、航空、電訊、以至銀行等行業都逐一放寬管制,到了90年代電力市場亦趕上放寬管制的尾班車。電力市場改革之所以前無古人,是其他各行各業的改革從未出現過像加州2000年的大停電和能源危機。但瑪麗蓮夢露之美我們不會感到陌生,電力市場改革之難大部分香港人卻是唔清唔楚。

也不能過分怪責政府。政府的新聞公報除了提及「社會上有意見希望為電力市場引入競爭」,亦有這樣解釋過外地開放市場的相關經驗:「我們發現,在價格方面,雖然一些海外市場的電費在市場開放初期有下降,但有些地方電費下調只維持了短暫的時間。

而且,大家也明白,電費水平受眾多因素影響,因此難以就開放市場對電費的影響概括定論。在供電可靠性方面,在英國,備用發電容量水平大幅下降引起關注,而美國加州亦出現過大停電和能源危機。另一方面,在澳洲和新加坡的改革過程並未對供電的可靠性帶來負面影響。在用戶選擇方面,雖然選擇增加,但不同地方用戶選擇轉換供電商的程度不一。值得留意的是,用戶滿意度並不一定因有多些選擇而上升。」

座談會中的兩位英美電力市場專家,加上本地能源研究學者周全浩教授,一致同意開放市場不是靈丹妙藥。來自英國的專家Alistair Buchanan補充,英國20年的電力市場改革經驗可分三個階段:先「樂觀」,繼而「困惑」,以「結束」終結。改革20年後,預計今年冬季備用電率大幅下降至2%,隨時有電力供應不足的可能。而美國的專家Paul O’Rourke亦稱,電力市場在個別州份開放後,電價比未開放的波動。除了加州2000年的大停電經驗,至今有7個曾進行改革的州份已回歸規管之路。還有,即使有部分消費者在改革的過程中得益,這些得益的消費者都是企業大戶而非升斗小民。

電力市場改革所為何事?

還原基本步,香港電力市場未來應如何發展?未來發展與引入競爭的因果關係又是怎樣?我們不得不先問問目前香港電力市場究竟出了些什麼問題?前輩周全浩教授答得直接:If it ain't broke, don’t fix it!究竟,香港的電力市場出了什麼問題呢?

環境局的答案是:「安全方面,香港的電力行業一直維持高水平的安全紀錄。在供電可靠性方面……較許多其他國際大城市更為優勝;香港的電費相比很多大城市為低。在環保方面……2012年因發電所排放的三種主要污染物,即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及可吸入懸浮粒子數量,比1997年的水平大幅下降,減少了約40%至70%不等。」

不為安全,不為可靠,不為電費,又不為清新空氣,開放電力市場所為何事?座談會的最後一條問題關於減碳。全球暖化,不信者多講無謂。信者,埋怨的都是人類自私市場失效。減碳,是全球共用品(global public goods)。傳統智慧,市場可以辦到的政府不幹。師父教落,市場不能辦到的,政府要考慮幹不幹,甚至考慮大幹特幹。全球暖化信不信由你,但我就是沒有看過任何證據顯示開放市場有助減碳。不為暖化問題,我真的不知道開放電力市場為乜。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好玩的手工啤酒市場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好玩的手工啤酒市場

2015年04月28日

面前的一杯啤酒來自紐約的生產商Evil Twin Brewing(2010年於丹麥創業),屬波特酒類型,深啡色,味道濃烈帶朱古力的甜味。特別的是啤酒的酒精度(alcohol by volume,簡稱ABV)11.5%,比普通啤酒要高一倍,多飲半杯可能連稿也寫不下去。

隨着微型酒廠(microbrewery,形容生產商的規模)和手工啤酒(craft beer,形容啤酒的做法)的蓬勃,啤酒市場愈來愈好玩,有數之不盡古靈精怪啤酒滿足各類口味:高酒精度、極重酒花(hops)味、古法炮製(喝過的一隻聲稱跟King Midas有關)、滲入各種古怪材料(如煙肉、綠茶),款式之多不輸葡萄酒。手工啤酒除要特別,還要本土,講究就近取材,跟近年「在地吃」潮流一脈相承。材料包裝皆講究,價錢不便宜,比在超市的普通牌子貴起碼一倍。我買一個玻璃瓶64安士波特酒價錢300港元,算是中產玩意。

小量生產的手工啤酒非新鮮事(七、八十年代有不少失敗例子),而製酒技術最近沒有甚麼大突破。行業發展迅速,我認為有兩個原因:從前大家推崇入口貨,今天反其道而行,要打正旗號本地製造才夠矜貴,加上飲得近自然慳運輸成本,符合環保大潮流;社交網絡普及減低宣傳成本,能將冷門口味推廣給花得起錢的小眾。成功的幾隻手工啤酒牌子,網頁做得認真,也很用心在Facebook或Twitter跟顧客交流。

美國去年啤酒總銷售額1,000億美元,其中手工啤酒佔200億美元,佔有率升得很快。據聞香港也有入口手工啤酒供應,甚至有微型酒廠自行生產,但未算普及,跟港人飲得刁鑽的葡萄酒有大段距離。

在香港,到較高級大型超市,啤酒選擇仍有限,只見平淡如水的大牌子;到中上水平的餐廳,就算食物做得好,啤酒通常僅「行貨」得很的選擇。時候未到,手工啤酒在香港仍有發展空間。既期待本地生產商用本地材料創出獨特風格,也期待香港引入美國手工啤酒宣傳手法。除模仿葡萄酒市場的beer pairing,亦有跟餐廳合作的「佔領運動」(tap takeover):一兩個星期餐廳的生啤(beer on tap)選擇僅同一品牌不同款式,既是噱頭,也為品牌推廣些較新奇冷門的口味。為荷包著想,忠告一句:手工啤酒飲得多,便覺普通貨色飲唔落,一去冇回頭!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Monday, April 27, 2015

這些機會是屬於電車男的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這些機會是屬於電車男的

2015年04月27

星期五晚,駕車去某大商場。可能是周末關係,停車場全場爆滿。正準備離開之際,閘口職員見我駕的是電動車,與裏面同事溝通後,跟我說有專為電動車充電的車位。周末不用找不用等便有位泊車,這些機會是屬於電車男的。

原來截至3月底,全港共有1,984部電動車輛在路面行走。我與其餘1,983部電動車,佔逾50萬輛私家車的比例不到0.5%,電車男算是極少數「弱勢社群」吧?但政府為推動環保,與私人企業合作擴充電動車充電設施,現時香港各停車場有逾1,100個裝有充電器的電動車專用車位,其中,周五晚我泊了一個。泊車時我還發現旁邊另一個電動車專用車位是空置的。今天我想談的其實不是電動車有幾環保,而是在歐美國家為弱勢社群提供更多升學及就業機會而設的「積極平權措施」(affirmative action)。但今天我先要問的,是當晚其他趕時間的司機看到那個空置著的車位有甚麼想法?

老師貝加憑歧視及其他社會行為的研究在60年代已贏得行內極為重視的克拉克獎(Clark Medal),是以經濟學分析歧視問題的始祖。積極平權措施違反meritocracy的「用人唯才」原則,可謂老生常談。師傅教落,我反對膚色種族歧視,但對積極平權措施一類的政策卻有所保留。然而,有所保留是一回事,反對積極平權措施的謬論又是另一回事。這個謬論,是剛贏得今屆克拉克獎的Roland Fryer當年在芝大告訴我的。這個謬論,是有四成白人以為積極平權措施令他們喪失升學就業好機會,情況就如駕駛傳統汽油車的司機眼紅我電車男泊咗佢個位,當見到有位唔泊得又唔投訴得時,更覺被逆向歧視。

我明明泊咗佢個位,怎可能是謬論呢?條數是咁計的:假設大學收生率兩成,當中15%受惠於積極平權措施下的弱勢社群。當這些學生全非「用人唯才」,靠積極平權措施升大學的弱勢社群其實只有3%報讀學生。故當你見到有位唔泊得時,要想的不應該是沒有電動車專用車位,這個位便自動屬於你,你要想的應該是沒有電動車專用車位,這個位是否老早已被其他汽油車泊咗。

不少行內人羨慕Roland,能以黑人身份去問一些白人不敢碰的敏感問題。容我憑電車男身份大膽問句:終日只抱怨成年人阻佢上位的年輕人和投訴內地人搶佢資源的勇武派:沒有成年人、沒有內地人,機會便會自動屬於你的嗎?

逢周一至五刊出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Friday, April 24, 2015

迷信的市場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迷信的市場

2015年04月24日

人的能力有限,生命中面對太多不可測、不可解的東西,於是有各樣的迷信行為(風水命理、星座運程、幸運號碼等等)。迷信有沒有根據不重要,重要的是信者得平安,滿足了想看清前路的基本需要。迷信,也符合需求定律:生計前途愈難測愈有風險,對迷信的需求愈大。於是,從演員歌星到賭徒,從黑社會到警務人員,都比一般人迷信。

上次講完的丁蟹效應,就像甚麼Sell in May的說法一樣,都有點迷信意味,在紛亂難估的股市中,為投資者帶來一點似有還無的安慰。

今日要討論的是一個更廣泛的問題:在市場的力量下,迷信的影響會否像丁蟹效應一樣消失?

好些年前就有學術研究發現,與4字有關的單位(第4座、14室、24樓之類),售價的確較低,而與8字有關的,價錢又高一截。

一位行內朋友又做過研究,從香港車牌拍賣的結果,算出某些「幸運」車牌(如有6或8字)的成交價較高,「倒楣」的車牌則平一截。更有趣的,是經濟不景之時,消費者尤其怕惡運,「倒楣」車牌的價錢會特別低 。

迷信,可以從需求和供應兩方面看。消費者迷信,唯利是圖的供應商會投其所好,於是私人樓宇不少都沒有4樓或14樓。同時,對中國式迷信沒有偏好的消費者(如西方人),又會覺得這些「死死聲」的樓宇或車牌相當抵買,從而拉近幸運與不幸的價格距離。

由於香港的西方人只佔少數,力量有限,反映在價格的迷信不會消失。有趣的推論,是較多外國人居住的地區(如赤柱),與4字有關的單位的折扣會較少,但一些「老外」特別在意的不幸數字(如13),又可能令價格偏低。

股市的情況,跟樓市或車牌市場大有分別:投資者不限港人,全世界無數的大戶、小戶都可以參與,市場力量大得多。

若果有隻編號4444的股票,本港和內地股民都不太願買,硬係覺得唔聚財,導致其股價過低(如低於以盈利等基本因素計算的合理價格),沒有迷信包袱的投資者自會執平貨,將其股價推上去;相反,有隻編號8888的股票,本地和內地股民為求好運爭相購買,令股價高於合理水平,沒有迷信包袱的投資者又會趁機沽空,搶先一步「做低」其股價獲利。

在市場力量下,吉利唔吉利的股票回報應該一樣。不過,縱使回報無差異,迷信令投資者多關注多買賣某些「幸運」股票,仍有可能會增加其成交量(同時亦減低「倒楣」股票的成交量)。

思考題:租舖位做生意,跟租單位自住不同,要面對殘酷的競爭,迷信的成本非常高。門牌號碼對舖位租金的影響會否因此較為輕微?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Thursday, April 23, 2015

Baby You Can Drive My Car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Baby You Can Drive My Car

2015年04月23日

美國Call車有Uber,香港叫van有GoGoVan;美國網上租車有Zipcar,香港汽車共享有Carshare。

不要誤會,我絕無貶低本土startup創意之意。網民話將他人既有的意念半價生產談不上創新,但師傅教落:「太陽底下沒新事!創意這回事,通常起於這裡那裡把角度轉一下,這裡那裡邏輯緊密一點,又或者把假設加加減減,或者這裡那裡誇張一下。」學術創作之外,《免費早餐》欄友梁天卓以工業革命的經驗回應網民,瓦特便是改良,而非發明蒸汽機的。至於我喜歡的例子,是鐵甲奇俠馬斯克亦是改良,而非發明了電動車。嫌Tesla離地,日日上Facebook的網友會認為,Facebook抄Friendster是山寨創作嗎?

要降低成本往往靠創新,有商業價值的創新有時還需要本土特色。考考大家,香港地叫貨車以現金還是信用卡付款受歡迎?近期推出的UberVan又有否參考過GoGoVan?本地薑GoGoVan與過江龍UberVan之爭會怎樣發展下去,我拭目以待。繼續支持本土startup,今次介紹Carshare。

都是有本土特色的「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好例子。論名氣,Carshare未及得GoGoVan。論年資,Carshare比不上Zipcar。港人一般對租車市場比較陌生。相比香港,美國租車業自50年代隨商務飛行普及,一直發展非常蓬勃。美國租車業多年由幾間大企業主導,直到2000年殺出個Zipcar來。Zipcar破格之處, 除了利用互聯網租車時,可搜尋附近最方便取車的地點,取車時亦只需用會員卡當車匙便可。但要跟傳統租車公司競爭,Zipcar仍須不斷購買新車擴充市場。逐漸地,Zipcar的經營模式,成為傳統租車公司仿效對象,兩年前Avis Budget Group更索性把它收購。

香港租車市場一直未成氣候,本土租車業新貴Carshare面對競爭有限,但有限的競爭卻是源於有限的租車市場。要突圍而出,Carshare反傳統只做中間人撮合供求,不要自家車隊,供應全靠有車出租的車主提供。這一點,Carshare與Uber,或是GoGoVan的共享經濟模式更相似。沒有自家車隊的上頭成本負擔,Carshare面對的困難是開拓共享經濟新市場。汽車在香港算是奢侈品,為多賺一千幾百,有幾多愛車如命的車主願意講一句Baby You Can Drive My Car?

即使在美國,汽車是必需品,一般私家車超過九成時間其實是呆在garage「失業」的,假日司機更多的香港「私家車失業率」只會更高。要好好利用地球的資源,除了不在乎天長地久,有時候亦不必堅持曾經擁有。Band Music我還是喜歡60年代的,但日常生活上,我希望港人願意改變觀念,善用新科技帶來的共享經濟模式。


逢周一至五刊出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dnesday, April 22, 2015

財爺派糖 你袋唔袋住先﹖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財爺派糖 你袋唔袋住先﹖

2015年04月22日

上周立法會開始二讀財爺在2月宣讀的財政預算案,焦點在長毛和人民力量兩位議員共幾千項修訂動議。不少議員(當中包括不少泛民議員)大力反對該拉布行為,認為這樣做漠視市民福祉,要求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當機立斷及時「剪布」。我很好奇一眾泛民議員內心是否感矛盾和掙扎。一方面他們對拉布行動大聲說「不」,另一方面他們對財政預算案其實有諸多不滿。

有泛民第一大黨的議員指「因政府將25項撥款納入預算案,不經財委會審議,繞過立法會監察,是行政霸道,破壞30年來慣例,對此非常遺憾。」故該黨不支持財政預算案,但不會參與拉布。泛民另一大黨議員指「每年財政司長都說會出現結構性赤字,但事實是庫房年年水浸,出現『結構性盈餘』,過去8年平均每年有520億元盈餘,但今年仍考慮開徵新稅項,如銷售稅,無人能夠接受。」財爺的財政預算案雖無人能接受,但該黨亦不拉布。

當然,把多項撥款納入預算案不合乎「程序公義」,財爺估錯數亦非甚麼新鮮事物,但大家似乎對預算案整體觀感不錯,這或源於財爺今年再大發慈悲「開倉派糖」,較成功地營造還富於民形象。君不見財爺今年向基層市民大發慈悲,又免公屋租金又綜援出雙糧?如拉布成功,這相當於66億元的派糖措施延後,不就是有礙基層民生?

要留意財爺這次派糖總額逾300億元,除免公屋租金和綜援出雙糧外,亦退薪俸稅、入息稅和利得稅,並免差餉。這些糖最終落在誰的袋?有網媒朋友很有心,用政府統計處數據計各收入階層在財爺派糖下所得的糖有幾大粒。他們發現派糖惠及主要是中高產家庭,收入在入息中位數以上的有錢家庭,所得的糖可以是貧窮家庭7倍有多!如我在兩個月前財爺宣讀預算案時在友報指,還富於民不是壞事,但近年賣地和印花稅收入已佔政府收入相當大比重,高地價政策對很多人說,特別是冇樓人士和低收入人士其實也是稅。要退稅便不應只退佔政府收入漸少的薪俸稅和個人入息課稅。說到這裡,你想爭取公民派錢,還是袋住財爺粒糖先?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April 21, 2015

丁蟹效應真有其事?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丁蟹效應真有其事?
2015年04月21日

近排港股好興奮,忽然升一千幾百點。賺到錢的投資者固然開心,可是巨大波幅又令人擔心股市是否已「中港融合」,跟內地股市一樣緊張刺激。TVB見全民皆股,立即重播《大時代》助興,所謂「丁蟹效應」再成熱門話題。

「丁蟹效應」這類股市異象,很有趣味:星期一效應、1月效應、周末效應……數之不盡的異常表現,既難解釋,亦暗示投資者有圖利機會。據「丁蟹效應」是每逢有鄭少秋的劇集上演,股市表現必定不佳。今次重播《大時代》,有人擔心升得強勁的恒指將倒跌收場。金融學是門湛深學問,但數十年的研究成果,得出是一個人人聽得明的結論:資訊發達,金融市場反應極快,好大隻蛤乸或隨街跳,但好快就會消失。這是效率市場假說(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的主要含意。

何解?倘市場有異象,每逢秋官一出場就會跌,投資者自會在事前沽定期指圖利,或在秋官上電視時大手入貨等大結局後回升。市場力量下,「丁蟹效應」就算真有其事,其效果只會曇花一現。在中大教書的朋友告訴我,去年有位經濟系學生以「丁蟹效應」作題材,試從數據中找尋這股市異象。這學生來頭不小,今天已是網絡名人,筆名史丹利,寫財經妙筆生花。他花一個學期時間,得出符效率市場假說的結論:劇集上映時不見股市下跌,劇集播完後亦未見股市回升,找不到「丁蟹效應」。傳媒列出「丁蟹效應」所謂證據,似乎是穿鑿附會,經不起統計方法考驗。這類本土經濟研究,難有學者感興趣(無助升職也),唯靠同學發揮創意想出「丁蟹效應」這鬼馬題材。

史丹利的功課可再延伸一下,進一步驗證「丁蟹效應」。效應未見在大市出現,或現於某類股票,可以行業(如金融、公用)、市值(如藍籌和仙股)、交投量等分類,再細看有無「丁蟹效應」。也許以「迷信」的小股民交易為主、大戶少沾手的股票,「丁蟹效應」會較明顯。又或交投量低的股票,運作較無效率,「丁蟹效應」會持久些。我不知答案,但這研究題目肯定好玩有趣。同學們,有興趣驗證「丁蟹效應」嗎?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平嘢都係創意

2015年4月21日

平嘢都係創意


早前香港政府頒發了今年的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當中最佳創新(企業創新)的金獎得主是研發智能眼鏡「MAD Glass」的創龍企業解決方案有限公司行政總裁鄭文輝。據報章報道,該智能眼鏡的功能與Google Glass十分相似,但售價卻平了近7000元。不少網民因此質疑為何「MAD Glass」「抄咗一件fail咗既product都有獎攞」,亦有網民認為如果「MAD Glass」也算創新,那麼這個創新大獎的得主應頒給大陸的山寨廠,因為它們能在蘋果未推出新產品前便已憑「創意」生產類似產品應市。

老實說,我對「MAD Glass」的認識不多,只知它與Google Glass的功能十分相似,但價錢卻平了一大截。即便鄭文輝不是第一個提出智能眼鏡的人,但如果他能成功把智能眼鏡的成本與售價降低至大眾可負擔(或願意負擔)的水平,這其實真的算是創意嗎﹖

「發明」蒸汽機的故事

在回答這個問題前,讓我先跟大家講蒸汽機的故事。

近代西方的經濟增長源於19世紀初的工業革命,而該革命的發生則源於蒸汽引擎的發明。蒸汽機的「發明者」是誰?很多人第一時間想到的相信是英國人瓦特(James Watt)。歷史記載,瓦特在1768年為他的蒸汽機取得專利,其後蒸汽機被應用在火車、船及紡紗機等從而揭開近代工業革命的序幕。瓦特可說是蒸汽機甚或至是整個工業革命之父。

不過,有兩件事值得大家留意。首先,蒸汽機並不是由瓦特發明,他只是把它改良罷了。根據歷史記載,蒸汽機的歷史與耶穌相若,第一部有記錄的蒸汽機是在一世紀出現。不過初時的蒸汽機效能低,運作成本高昂,故用途並不廣泛。經後人不斷實驗和改良,第一部較被廣泛應用的蒸汽機是在17世紀末18世紀初出現,瓦特的貢獻其實「只是」改良了當時流行的Newcomen蒸汽機。

瓦特之後也有不少人參與改良蒸汽機的行列,William Bull、Richard Trevithick與Arthur Woolf等人的蒸汽機改良版在19世紀初相繼面世,這些「發明」對蒸汽機能被廣泛應用在火車、船及紡紗機等大型交通工具和機械的重要性不比瓦特為低。

降低成本也是創新

提出這兩點的用意不是想貶低瓦特的貢獻,事實上,沒有經瓦特改良的蒸汽機便沒有後來的再改善空間,亦不會有其後的工業革命。我想說的是︰即使在很多網民眼中,瓦特的「創意」可能連大陸山寨廠的本領都不如,但是他卻「活化」了一個由來已久的概念,透過降低運作成本提高其成效。

早前在信報網站看到一篇文章提到宮本利希的《寫給年輕人的簡明世界史》,我十分認同書中的一段話:「所有這些發明的故事不像一般想像的那麼簡單。大多數的事情常被認為是可能的,然後經過嘗試、試驗、擱置,又被某個人注意到。然後出現了那位所謂的發明家,他有堅定的意志和毅力,將這個想法貫徹到底,並讓他的發明能夠普遍應用。所有那些改變了我們生活的機器也是這樣,包括蒸汽機、輪船、火車頭和電報,都是在梅特涅時代變得重要起來。」
第一個提出蒸汽機這概念的人當然有創意,正如第一個想到用齒輪來減輕搬運的難度的人,或第一個想到用火箭載人上太空旅行的人,都同樣是創意無限。不過,如果沒有其他人把這些創意的成本降低,這些「創意」也都只是空中樓閣。如果沒有瓦特的貢獻,工業革命可能會被推遲幾十年甚至更長的一段時間。Jared Diamond在他的暢銷書Guns, Germs, and Steel提到美洲也有人「發明」了齒輪,但應用範圍僅限於孩童的玩具,無人想到把它應用在搬運貨物之上,直到歐洲人入侵為止。據說太空旅行是指日可待的事,但費用在短期內仍會是天文數字。如果有人能把大空旅行的費用壓低至幾十萬甚至幾萬美元,不知網民會否把最佳創新獎頒予該企業家呢?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Monday, April 20, 2015

Google與Google案的偏袒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Google與Google案的偏袒

2015年04月20日

關於資訊科技界所謂「霸權」,芝大學者兼法官Frank Easterbrook曾有感而發:任何經得起漫長歲月的商業行為,先被慢人幾拍的反壟斷法挑戰,再捱過慢人再幾拍的法院審理,必定符合經濟效益(原文為:any practice in an information industry that survives long enough to be challenged in court, and for the court to reach a decision after a trial, must be efficient)。

先美國,後歐盟。從調查到判決,微軟反壟斷案單在美國花了10年時間。甚麼科技霸權威脅同業?整個九十年代,反壟斷法執法機構每次控告微軟,電腦界同業的股值每次便蒸發10億美元。當年微軟被指控的主要罪名是Microsoft Windows捆綁Internet Explorer(IE)。偏袒自家品牌,有分參與案件的老師說是IE大平賣促銷與其相得益彰的Windows,目的是方便消費者。最終微軟一案在美國判得輕,在歐盟卻前後罰過10億歐元!微軟後,下一站係Google?

原來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早已調查過Google。經過兩年詳細調查,委員一致決定沒有足夠證據支持Google的搜尋設計有損害消費者利益的所謂的「搜尋偏袒」(search bias)。今次歐盟的競爭事務委員會後發先至控告Google,罪名又是偏袒自家品牌:Google的互聯網搜尋偏袒自家品牌Google Shopping,打壓競爭對手。

單看法律條文,香港競爭條例與歐盟似得交關。其實歐美競爭法例亦大同小異。兩地對「搜尋偏袒」的解讀差天共地,手持Google股票的要留意,關心香港競爭法的亦要深思。何解歐盟對「科技霸權」似乎特別嚴苛?陰謀論,是政治關係執法機構偏袒本地企業。更根本理由,我認為是兩地競爭法目的根本不同。美國反壟斷法目的不是為反壟斷而反壟斷,反壟斷是為保障消費者利益。歐盟的競爭法,保護個別競爭對手往往被視為保護競爭的一部分。換言之,即使科技霸權的「搜尋偏袒」只為偏袒消費者,歐盟想偏袒的卻似乎是霸權的競爭對手。

早前解釋過投訴GoGo霸權壓價之無稽。就是傳統行業,香港也有消委會發表過的《雜貨零售市場研究報告》:「大型零售商(尤其超級市場)亦經常參與生產自家品牌,與其供應商的品牌競爭。那些零售商(亦是供應商的競爭對手)向供應商收取各類費用……最終供應商貨品相對於零售商所生產的貨品而言,處於一個不利競爭的位置。」市場競爭,為消費者提供更好更平貨品的後果往往是淘汰競爭對手。冇權的消委會主張偏袒個別供應商而漠視消費者利益,有權的競委會請引以為鑑。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Friday, April 17, 2015

從旅客數字學習量化思維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從旅客數字學習量化思維
2015年04月17日

局長加上特首,都話最近香港旅客數字下跌,「響起警號」云云,要政府出錢幫助業界度過難關。上次講這種「選擇性重視」統計數字的誤導之處,才剛剛交稿,就傳出「一周一行」的新政策。嗰頭擔心旅遊業,呢頭又話支持新政策,好矛盾。
今日換個角度,透過旅遊業的爭議介紹簡單的數據分析方法。
內地旅客數字的上落受多個因素影響:從內地經濟表現、問題食品情況、反貪,到匯率影響、反自由行/反水貨示威,林林總總,大家因應自己的政治立場和個人偏好各取所需,得個講字,誰也不能說服誰。到底「勇武本土派」指罵內地遊客對旅客數字有多大影響?旅客數字的上落,其實是否主要受匯率和國內情況等外圍因素影響?
最理想的情况是有另一個旅遊地點,在某段時期內跟香港一樣沒有旅遊政策的改變,但唯獨沒有香港指罵遊客的情況,我們就可以比較此地和香港的旅客數字,分析出兩地共同的趨勢和香港獨有的變化,從而看出香港的旅遊業是否「偏離正軌」。
最佳的比較對象,就是澳門。我從澳門旅遊局和香港旅發局找來最近3年的數字(2012年3月至2015年2月),看看兩地內地旅客數字上落是否有關聯。觀察每月內地旅客的變化,除了香港的波幅比較大,兩地一直齊上齊落(相關系數接近0.8),相信是受同一系列的因素影響。
另一個計法,是將每月香港的旅客數字除以澳門的數字。從圖中可見,比例3年來都在2.2左右徘徊(亦即香港的內地旅客人次是澳門的2.2倍),未見明顯而持續的升跌(甚至有點輕微上升)。從最近3年的數字得出的結論,是香港的內地旅客數字主要受外圍因素影響(如內地經濟增長),未見香港獨有的變化。
當然,反自由行/反水貨等激烈行動由年初開始才見規模,其影響也許要等本月底才反映在統計數字上。要看激烈行動是否「有效」,一個簡單的測試,就是觀察近期香港和澳門內地旅客數字的走勢,看看香港的旅客有否比澳門升得慢或跌得多,以及圖中的比例有沒有明顯下降。未來香港的旅遊政策改變(如一周一行),亦可用同樣方法量度其影響。
量化思維,是不受人惑的重要能力。時間有限,更仔細的分析就留待大家去慢慢研究:例如兩地過夜或非過夜的內地遊客的趨勢比較如何?非內地遊客呢?將數據推前幾年又會有甚麼發現?不看遊客數字,看人均消費又怎麼樣?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hursday, April 16, 2015

成功爭取競爭法寧縱勿枉?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成功爭取競爭法寧縱勿枉?

2015年04月16日

要讚讚競爭事務委員會。不久前發表的《競爭條例》修訂草擬指引,競委會就「第一行為守則」對「控制轉售價格」(Resale Price Maintenance ,行內稱RPM)的指引做了些修改。關於RPM,大家可能記得幾年前阿信屋老闆向傳媒透露太古要求他不能平賣可樂,一輪討價還價的結果是,以後到超市買可樂請回惠康、百佳。當年「超市霸權」炒得火熱,今天一街都係阿信屋,傳媒對指引修訂就不聞不問。不能在阿信屋買可樂事小,指引的修訂對香港批發和零售商之間合作關係的影響卻可大可小。

可大可小的修訂是甚麼?美國有聯邦貿易委員會的委員萊特(Josh Wright)努力爭取有關禁止「不公平競爭手法」的法令要有清晰指引,香港有我一介草民成功爭取競委會對RPM的規管寧縱勿枉(一笑)。曾花了近萬字解釋RPM背後的競爭意義。師傅教落,RPM可撐競爭亦可反競爭,法例寧枉勿縱下撐競爭和反競爭的案件比例接近九一開。

在美國,幾年前起法院終於轉軚對RPM寧縱勿枉。香港呢?當初,草擬指引的初稿視RPM為具有損害競爭目的之行為,只問「目的」不顧「效果」的執法是寧枉勿縱了。如今,修訂後變成「競委會認為有關安排可能具有損害競爭的目的」和「當控制轉售價格不具有損害競爭的目的時,競委會將評估其效果是否對競爭造成損害」。從此,處理RPM在「寧縱勿枉」和「寧枉勿縱」之間有好大空間。

說過了,經濟師多主張寧縱勿枉,而律師則傾向寧枉勿縱。張五常的小師弟萊特認為,法令沒有清晰指引反壟斷法,容易殺錯良民。我認為,競委會的指引修訂至少做對了半件事,但嫌寧縱勿枉和寧枉勿縱之間的空間未夠清晰。再看修訂後的草擬指引怎樣說:「舉例而言,如果供應商受到某分銷商的壓力,而對該分銷商的競爭對手實施控制轉售價格來限制零售層面的競爭,則該安排會被視為具有限制競爭的目的。」這是否針對超市霸權大家心中有數吧。然而,草擬指引之後繼續:「同樣,若供應商僅僅為了排擠其他與其競爭的供應商而實施控制轉售價格,則競委會可能認為該控制轉售價格具有損害競爭的目的。」但甚麼是「可能認為」呢?

問題是,商業社會上誰向誰施壓、合約為了甚麼等從來都不易客觀舉證。只問「目的」不顧「效果」,被告商戶隨時百辭莫辯。要做對整件事,我始終認為處理RPM時應不理「目的」只看「效果」,寧縱勿枉也。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dnesday, April 15, 2015

抄橋魔法王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抄橋魔法王

2015年04月15日

大台收視近年直插谷底,話雖如此,其節目當中其實不乏「話題」之作。最近一個在街頭表演魔術的節目引來不少人熱話。先是魔術師在節目中將杯麵由冇變為有的魔術,不料被網友拆穿,其後更有同行聲稱是杯麵魔術的始創表演者,狂轟大台魔術師是抄橋魔法王。

大台魔術師是否抄橋魔法王我不清楚,這則新聞卻有兩個有趣的地方:首先,魔術並沒有如其他文化產品般受到太多知識產權的保護。其次,更有趣的是,魔術界在沒有太多保護的苦況下,仍然可以推陳出新,不斷有新魔術出現。

讀者或會問「點解會咁嘅?點解會咁嘅?」

要回答第一個「點解會咁嘅?」其實不難。知識產權的保護大致有三類:版權、專利和商業秘密。版權本身不能保護意念或過程,所以魔術的秘密不受版權保護;理論上,魔術手法背後的意念可申請專利,不過,問題是申請專利的過程需要公開魔術背後那個不能說的秘密;商業秘密也可在某程度保護魔術師,但其實要透過商業秘密法打擊抄襲者的難度不少:原創者要證明抄襲者是透過「不合適方法」,或違反了保密協議才可說後者違法。

這個欄叫《免費早餐》,但這個世界沒有免費午餐,新的魔術招式亦不是憑空就可想像出來。

第二個「點解會咁嘅?」是要問在沒有知識產權(太大)的保護下,行內的魔術點解仍然可以推陳出新?

可能的答案有兩個。第一,雖然魔術手法不太受知識產權保護,是與魔術表現手法類近的默劇(pantomime)的表現手法卻受版權保護。欄友徐家健告知,著名魔術組合Penn & Teller的Teller,最近便以此成功控告抄襲者。忽發奇想,如果不斷有人在魔術表現中大叫「點解會咁嘅?」、「咁快嘅」、「好犀利呀」、「吓」、「好勁呀」、「好打耳呀」等,也算是表演手法之一,那麼大台那位魔術師絕對不是抄橋魔法王。

不過,以版權法打擊抄襲者始終是少數。不能依靠法例保護,魔術界更多的是依賴行內人自律地遵守業界自行制定的行規。有研究發現,在一些所謂common-pool resource,私有產權界定成本較高,自發的組織或制度可避免這些資源被過度開發。200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Elinor Ostrom在這方面著作甚豐。

同樣地,魔術界內的不同組織守則當中有不少實際作用在保護魔術原創者的知識產權。很多人都知道,魔術師的重要守則之一是不能向觀眾透露任何魔術背後的秘密;此外,其他想「參考」另一位魔術師的魔術,亦起碼要給原創者credit。同行投訴疑似抄橋魔法王「魔術界百分之九十九相似係好差行為,抄橋會俾人唾罵,令人憤怒。」是不無道理的。

逢周一至周五刊出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April 14, 2015

旅客數字解讀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旅客數字解讀

2015年04月14日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長蘇錦樑上星期提到最新的旅客數字,發現3月份的旅客數字整體下降約8.7%,其中內地旅客數字的跌幅更甚約10%。局長認為,旅客來港的意欲轉淡是受到匯率和反水貨客的激烈行動影響。

特首梁振英更認為,長假期旅客數字全線下跌是警號,要求當局要做好旅遊推廣活動,亦計劃推出促銷行動,以幫助旅遊業。

我沒有局長引用的3月數字(相信要到月底才公開),唯有利用旅發局網頁最新公布的2月資料。今年2月(包括農曆新年假期),內地旅客數字接近460萬人次,比去年2月上升超過三成。單計過夜內地旅客,亦有180萬人次,比去年同期上升一成多。明顯下跌的,反而是內地以外的其他國家旅客。

局長話3月的旅客數字下跌,但沒講清楚計算方法。計算數字的變化,至少有兩個方法。下跌可以是與去年同期數字比較,亦即今年3月跟去年3月作比較;下跌也可以是與上月數字比較,亦即是今年3月,跟今年2月之比較。

兩者看來差不多,其實大有分別。同期數字的變化,剔除了季節性的影響,較準確表達數字的趨勢。若果數字只是跟上月比較,會加進了假期以至天氣的影響,上落難以詮釋。

我翻查過去幾年2月至3月份的旅客數字變化,發現常有大幅度的上落(農曆新年假期是否由1月尾開始是因素之一),一成下跌不是突出的數字。

至於反水貨客、反自由行的活動,於今年1月已經出現,到了2月甚有規模。局長選擇性的不提2月升得強勁的旅客人次,見3月的數字似乎「啱使」就大做文章,如此報憂不報喜(或,視乎你的立場,報喜不報憂)的手法,有點誤導之餘,亦無助了解遊客數字上落的根源。

就算3月遊客下跌真有其事,也要比較各種因素的重要性。激烈行動有否明顯減低遊客人數(政府和「勇武本土派」對此意見一致)?

美元強勁令亞洲其他國家相比下抵玩,對香港旅遊業有甚麼打擊?

內地經濟增長減速兼夾打貪,又令香港失去多少內地遊客?

何者是遊客數字上落的主因、何者影響有限,才是討論的重心。

我想起一句話:post hoc ergo propter hoc。意思是說,兩件事情一前一後,前者就是原因,後者就是結果。這種思考方式,由於直接易明, 廣為官員政客以至傳媒採用。醒目的香港人,似層層的論點不要聽完就算,更要思前想後,小心墮入各種語言陷阱。

逢周一至五刊出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全球經濟關鍵詞:長遠停滯

2015年4月14日
曾國平 經濟3.0
全球經濟關鍵詞:長遠停滯
最近幾年翻閱有關全球經濟的評論,見得最多的一個術語是長遠停滯(secular stagnation)。奇怪的是,英美如《經濟學人》等「高級」傳媒將長遠停滯一提再提之際,本地傳媒卻少有討論;奇怪的是,長遠停滯的概念其實跟早前政府「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為香港作出的預測頗有相似之處,也不見本地傳媒指出。有傳媒朋友講笑,香港財經報刊的封面,不是一隻牛或熊,就是習總或李超人。笑中有淚,反映的是,缺乏國際視野的現實。

長遠停滯的概念不是新鮮事,早於上世紀30年代由經濟學者韓森(Alvin Hansen)提出。韓森是凱恩斯的擁躉,穿梭於哈佛與政府之間,致力將彼岸英國凱恩斯的新思想帶到美國。他寫了一系列淺介凱恩斯的著作,亦教出一整代的凱恩斯學派經濟學者(如大名鼎鼎的Paul Samuelson)。

悲觀經濟學捲土重來
話說在1938年尾,身為美國經濟學會會長的韓森發表演說,題目是「經濟進步與人口增長減慢」(講稿於1939年刊登)。他大膽預測,由於當時美國人口增長得慢,兼且科技發展已到水尾,看不到有新突破的機會,所以美國經濟會一直以慢速度增長,稱之為長遠停滯。

韓森提出的解決辨法是,政府要大花特花作投資,長期「刺激」經濟,才能走出低增長的困局。戰後美國的強勁經濟增長和科技、生產技術的進步,證明韓森的預測錯得離譜,他這篇講稿也就湮沒在故紙堆中。

二戰前夕,在大蕭條的威脅下,韓森提出長期停滯的概念;70幾年後,金融海嘯的陰影下亦令這個概念翻生。學院內外重提此說的經濟學者不少,但最受媒體注意的是美國前財長、曾當奧巴馬顧問的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Paul Samuelson正是他叔叔)。薩默斯文筆口才皆了得,其言論一直備受重視。他認為,韓森的預測雖然錯,卻有其經濟學道理,而且相當切合今天美國以至所有發達國家面對的情況:人口老化、出生率低、缺乏資本投資(capital investment)機會、儲蓄率高等因素,導致低通脹、低利率(名義和實質的)、低增長的困局。薩默斯的處方跟老祖宗韓森一樣,就是政府大力出錢投資搞基建,為經濟添加「動力」。最近討論得激烈的亞投行,主要功能不就是支持亞洲國家發展基建,以維持區內的經濟高速發展?

滿足人性的三大傾向
研究院時的老師經常提醒,人是想像力豐富的動物,面對隨機捏造出來一堆數據,都可以無中生有的看出一些規律、走勢、軌跡來,繼而講出一套理論,再推測數據往後十年八載的去向。人性所不能接受的,就是未來不能預測,完全受「命運擺布」。凡事有跡可尋,才能帶來安慰,令茫然不知所措的人能繼續前行。

過去幾年全球的實質增長一跌再跌,方向一致,不是趨勢是什麼?可惜,經濟學者預測未來(尤其是一年半載以外)的往績一向麻麻,加上科技突破、發明等事情本質上是不能預知的(哲學家波柏爾﹝Karl Popper﹞話齋,若果知道,早就付諸實行不用等了),已發展國家未來經濟增長能否再創高峰,根本難以預計。

長遠停滯的概念,亦跟人類喜愛聽恐怖故事的天性吻合。預測未來一片向好,難有市場之餘,亦難以叫人take you seriously;相反,當個認為萬事皆會走下坡的末日博士,保證有一定聽眾,而聽眾數目不會因你的預測錯完又錯而減少。1980年的人類爆炸大辯論,認為人類生活水平不會因人口上升而下降的經濟學者Julian Simon,跟意見相反的Paul Ehrlich打賭,看看未來十年人口增加過後,資源價格是升是跌。Ehrlich後來賭輸了,但其悲觀預測直到今天仍然有大量的支持者,數量一定比「一切看好」的Simon多。打開電視,最能吸引注意的大預言主要是「股市/樓市泡沫即將爆破」或「中國經濟快要崩潰」兩類,就算預測冇次靈驗都會繼續有信眾。難怪,人是規避風險的動物,不怕一萬只怕萬一,災難性的言論還是愛聽的。

過去,總是美好;現在,總及不上黃金年代。從「間餐廳好食,但冇以前咁好食」,到「90代高速增長的美好時光一去不返」,總之就是從前的好,是為黃金年代謬誤(golden age fallacy)。人性使然,就是覺得一代不如一代,長遠停滯的概念正中下懷。讀過一些心理學研究,受訪者要比較不同年代的生活質素(如意外死亡的機會),結果大部分的人都會高估久遠年代的好處、低估今天的優點。隨便問一個80後的香港人,相信不少都想回到50年前的香港。

就算長遠停滯真有其事,經濟增長比從前慢,不能否認的是,今天的生活水平比上幾代都要高:i乜i物為生活帶來的娛樂,Uber等新生意提供的方便,Netflix和amazon等公司帶頭提升電視劇的水平,日新月異的醫療技術……數之不盡的新發展,十年八載前沒有幾多人會預料到,其對生活水平的貢獻亦不能完全在GDP反映出來。

大家對未來又有幾樂觀?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Monday, April 13, 2015

好競爭法要有好經濟師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好競爭法要有好經濟師
2015年04月13日

回美國,抵埗不夠24小時便要跟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的委員萊特(Josh Wright)吃晚飯。打起算盤,萊特其實與香港經濟學界有點淵源,皆因他是張五常教授的一位小師弟,同樣師承艾智仁(Armen Alchian),再加上加大教授的兩位老友德姆塞茨(Harold Demsetz)和克萊因(Benjamin Klein),都是研究工業組織和反壟斷法數一數二的專家。席間,一邊回首UCLA往事,一邊前瞻反壟斷法問題。談呀談,竟談到聯邦貿易委員會應如何改革?

既是經濟博士亦是法學博士,萊特幫理不幫親提出了兩點建議:其一,聯邦貿易委員會的經濟師對律師比例太低,應多聘懂經濟的去調查分析反壟斷案;其二,聯邦貿易委員會法令中有關禁止「不公平競爭手法」(unfair methods of competition)的第五章太含糊,應訂出明確指引免企業誤墮法網。兩點建議,都值得香港的競爭事務委員會借鏡。

比起成立時間短短便委員多多的競委會,有百年歷史的聯邦貿易委員會委員人數只有5個(弱弱一問:連主席競委會共有14名委員,決定起唔起訴時投票結果7對7點算?),但每個委員不是法律界處理商業法的專家,便是研究反壟斷法的經濟學者。競爭法香港前所未有,缺乏有經驗人士不足為奇,但既然如此,委員會有需要這樣人多勢眾嗎?

要知道,不同競爭方式在瞬息萬變的經濟無日無之。但上世紀經濟學諾貝爾獎得主高斯(Ronald Coase)已這樣批評過美國反壟斷法:「加價法官話壟斷,減價法官話壓價,價格唔上唔落法官又話合謀。」到了今天的互聯網年代,甚麼競爭手法公平,甚麼競爭手法不公平?哪種商業行為減少競爭,哪種商業行為促進競爭?沒有受過正統經濟學訓練的人,分分鐘只係識條鐵。據我所知的外國經驗,當律師與經濟師意見不一,主張執法寧縱勿枉的往往是後者。無奈,執法機構中影響力較大的,卻往往是前者。當百年老字號仍有經濟師嚴重不足的情況,我們新成立資源又少得多的競委會又有幾許人真正懂得以經濟學分析案件呢?競委會的朋友心中有數吧。

然而,相比聯邦貿易委員會這個百年國際品牌,經濟專家更少的本地競委會卻有抵讚之處。不久前競委會發表的《修訂草擬指引》,至少做對了半件事。這半件事,與爭取了一百年還未爭取到的《第五章指引》怎樣比?下次再談。

逢周一至五刊出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Friday, April 10, 2015

GoGo霸權無懼競爭?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GoGo霸權無懼競爭?

2015年04月10日

香港人喜歡鋤強扶弱。無論是「地產霸權」、「超市霸權」甚至「管理費霸權」都是除之而後快。最近一個上報的「霸權」例子是GoGoVan。欄友徐家健和曾國平前兩日分別提到有客貨車司機抗議「GoGo霸權大過天,司機苦況無人知」。司機們認為很多同行漸依賴GoGoVan接單,擔心變成客貨車霸權的GoGoVan賺到盡,在壟斷市場後隨即壓價搶客,嚴重影響全職自僱客貨車司機收入。徐家健提到要賺到盡,初期壓價以本傷人,在獲得霸權後大幅加價賺取暴利才是需要留意的掠奪性定價(predatory pricing)。相反,要壓價搶客的霸權其實不要也罷。

要壓價搶客的霸權其實冇乜肉食,同時可能代表它所面對的競爭不少。GoGoVan與其他IT界Startup一樣依靠「網絡效應」(Network Effect):很多人投訴微軟的辦公室軟件諸般不是,但因同事上司都用而不轉用其他替代品;朋友認為WhatsApp與其他短訊工具分別不大,但大部分親朋戚友都用,故不會考慮轉用其他;同樣GoGoVan與其他電召貨Van的應用程式可能在功能上分別不大,但用家會因GoGoVan的車隊遠為龐大而選用GoGoVan。

理論上,依靠「網絡效應」的產品較易取得較高市佔率,從而取得「霸權」。但這些「霸權」其實孰好孰壞呢?有研究曾指,在微軟的辦公室軟件未曾取得「霸權」前的1980年代,市場上辦公室軟件平均價錢一直有升冇跌,但當微軟在90年代初取得「霸權」後,其價格卻一直下降。WhatsApp全球用戶已達7億人,但當它開始收取1美元年費時卻遇到不少阻力和競爭對手(如WeChat)的狙擊。GoGoVan的「的士版」Uber亦面對不少競爭。這學期我教授名為「資訊科技及經濟」的科目,學生需分組寫一份簡短研究報告作為功課之一,有幾位學生以Uber為研究題材。他們發現Uber在「壟斷」美國市場同時,其所面對的競爭仍不斷,另發現Uber市佔率雖十分高,但由於ridesharing的市場仍在發展,其他競爭者如Lyft仍可吸引較業餘、對收入要求不太高的司機加入其網路。這對Uber其實仍有一定的競爭壓力。

香港的公平競爭法快要正式實施,但坊間對競爭法相關經濟知識似乎仍是一知半解。很多人認為只要一間企業被冠以「霸權」之名,它所行的必定是壓榨消費者等不公義之事,政府(或競委會)便必須介入,但其實很多時「霸權」之形成是市場「物競天擇」之自然結果。微軟如是,WhatsApp如是,GoGoVan也如是。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Thursday, April 9, 2015

科技如何反轉經濟政治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科技如何反轉經濟政治

2015年04月09日

早前讀過一則新聞,說打從Uber普及以來,美國紐約市的士司機的收入未見大幅下降,但的士牌照價格卻大跌兩成。

跟香港一樣,紐約市的士牌照數量有政府管制,價值連城,最近的價格約為600萬港元(與香港今天的士牌的價格相若)。
的士是「獨市生意」,能賺取因政府管制而來的壟斷收入,的士牌照價格反映的,正是預期壟斷收入的折現值。

舉個例子,每年從一張的士牌照,可得到30萬元的淨收入,以5%折現,牌照今天的現值就是600萬元(即30萬除以5%)。紐約市的士牌照價格插水,預示着的是未來的壟斷能力,受到Uber等的新對手威脅,收入前景大為不妙 。

的士牌照價格在香港未見下跌,可能是Uber現時在香港只是以call台的形式服務,提供多一個平台讓的士司機跟顧客聯繫,而非在美國不少地方實行的「人人可以做司機」模式。

牌照價格至今屹立不倒,反映着香港的士的壟斷地位,仍然相當穩健。
想多了解香港的士行業的利益分布,可到網上搜尋本報作者Henryporter一篇寫得精彩的《的士經濟學》。

從Uber到昨日《免費早餐》另一作者徐家健,在本欄提到的GoGoVan,都是所謂分享經濟(sharing economy)的例子:利用資訊科技,將投閒置散的資源(空的士、空貨車,甚至空屋)分配給有需求的消費者,既可中以提高市場運作的效率,中間人也可以賺取服務費用。

至於分享經濟可以從兩個角度分析。單從市場的角度看,有新科技或新經營手法降低成本、提高產品質素,得益的當然是消費者。多了競爭,既有的供應商其利益就可能受損,甚至被淘汰。
不過,市場的運作離不開政治。在新科技帶來的競爭下受損的商人,不會白白讓對手搶走一己的利益。

在市場上敵不過對手,就要想辦法透過政府獨家享有的管制力量,打壓競爭對手的發展,為自己尋求生存空間。

政治遊說,解釋了Uber在世界各地所面對的監管威脅,亦解釋了為何Uber一直在花費大量資源,跟政客打交道了。

在美國為一般市民短期出租空屋空房的Airbnb,亦受到酒店業群起反對,雙方大灑金錢聘請政治說客,就是希望政府官員的立場,可向自己有利的一方傾斜。

市場上在買賣,政治市場上也在買賣,分享經濟的發展規模於是由消費者、生產商、政客官員共同決定。

科技影響市場,市場又捲入政治。先分析誰受益、誰受損,再推測各方的政治行動,經濟學者觀察世事的方法既有趣又黑暗。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周五刊出

Wednesday, April 8, 2015

GoGoVan與精靈一代共享經濟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GoGoVan與精靈一代共享經濟
2015年04月08日

愚人節前夕,有客貨車司機抗議「GoGo霸權大過天,司機苦況無人知」。GoGo者,GoGoVan電召客貨車手機App是也。所謂「霸權大過天」愚人應節之處,是報道指「當GoGoVan壟斷市場後,隨即壓價搶客……嚴重影響全職自僱客貨車司機的收入」。

關於壓價搶客,反壟斷經濟學中的掠奪性價格(predatory pricing)要符合兩條件:其一,壓價者靠低於成本價格以本傷人;其二,競爭對手受傷離場後壓價者藉壟斷加價賺取暴利。換言之有壓價搶客,應是霸權大過天之前以本傷人策略,等壟斷後,價格只壓不加大過天的霸權霸來做甚麼?須知由始至今客貨車司機用手機App接生意GoGoVan分毫不收。退一萬步,倘有天像傳統Call台收錢,司機「苦況」極其量是選擇自己訂價自己接單罷了。在你情我願下,人所共知的只有愈「壓價」消費者得益便愈多。

嚴重影響全職自僱客貨車司機收入又是怎樣一回事?全城熱話的「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港有GoGoVan,美有Uber。數月前曾助奧巴馬總統當顧問的經濟學家Alan Krueger替Uber做研究。研究問題是在P2P模式主導的共享經濟下,誰得誰失?研究發現Uber致勝之道不離「精靈」兩字。與Uber合作司機表示喜歡工作時間具彈性,數據亦顯示Uber司機工時較傳統的士司機短和靈活。因Uber有效把司機和乘客作配對,Uber司機時薪一般不比傳統的士司機輸蝕。時薪穩定,Uber平台吸引來自各界(包括較少機會當傳統的士司機的女性和高學歷人士)想搵兼職或準備轉工的司機共享科技與創意帶來的經濟成果。

美國有Krueger研究Uber,香港有《免費早餐》分析GoGoVan 。我分析過這稱得上「港版物流界Uber」收集的問卷數據,發現有85%司機表示用GoGoVan接單後收入無減少,當中逾一半表示收入有所增加。這些與乘客共享經濟贏家,正正是以工時短揸夜更司機為多。少數聲稱搵少咗的司機,主要是年紀較大全職日更貨Van車主,他們續依賴傳統Call台的比例較高。

在互聯網時代共享經濟,三個港仔顛覆了「細時唔讀書,大個做運輸」的定律。精靈,才能共享共享經濟的經濟成果。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hursday, April 2, 2015

伯南克論低息現象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伯南克論低息現象

2015年04月02日

美國聯儲局前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學而優則仕,仕途完結後,未見歸園田居,反而回到學術,在美國一個著名智庫作駐場學者,繼續留在華府指點江山。

當聯儲局主席,一句說話足可以翻天覆地,所以在位者皆言論謹慎,常以內容空洞的話語跟大家耍太極。

現在伯南克不在其位,說話自由得多,近日更追上時代成了博客。伯南克是研究貨幣政策的專家,加上多年的政策經驗,博客應該甚有看頭。

伯南克的第一篇博客文章,討論的正是我早前曾提過的現象:為甚麼全世界的利率大都偏低,並且近乎零,甚至是負數?

我的答案,是從現金的用途,和儲存成本的角度來看,解釋利率為何衝破零的關口。伯南克的答案角度不同,兼且有點深,用上了均衡實質利率(equilibrium real interest rate)的概念。

是這樣的,像工資一樣,利率也分為名義(nominal)和實質(real)兩種,前者包含通脹或其預期,後者則沒有。

舉一個例子,我借錢給你收十厘利息,但我預料通脹有百分之五,那十厘息之中,有5厘是因通脹而來,剩下的5厘才是我真正賺回來的購買力。

那均衡實質利率又是如何決定的?

若果一個經濟增長快、充滿投資的好機會,到處有回報高的發達方法(開舖頭、買電腦、更新器材、研發新產品等等),那實質利率就會偏高;若果一個經濟增長呆滯、沒有甚麼吸引的投資機會,只有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那實質利率就會偏低。

至於中央銀行的職責,就是利用貨幣政策,將短期名義利率調節至接近均衡的水平。今天的利率普遍偏低,除了因為通脹近乎零,亦由於全球經濟發展呆滯,連均衡實質利率也給拉下去。

這個講法有點爭議性:均衡實質利率是個理論概念,不能直接觀察得到,極其量只能用統計方法推算出來,就像何謂「合理」的失業率一樣,是太高還是太低,到頭來可能得個講字。

就當均衡實質利率可以準確計算,伯南克的討論亦帶出了兩個不易解答的問題:哪些因素導致全球缺乏投資的好機會?這是個短期還是長期的現象?

伯南克是一個重量級人物,關心全球經濟的本港讀者,都有興趣跟進他的言論。博客是用英文寫的,兼且有點技術性,本地傳媒需要將其簡化再譯成中文報道。

不過,這類「經濟簡譯」未必可信。最近就有「公信力第一」的本地傳媒鬧出笑話,將耶倫(聯儲局現任主席)或會在下半年加息的聲明,寫成「今年至少加息一次」,把有點玄的空話譯成驚天動地的實話。

伯南克的博客文章經過這種「創造性翻譯」,又將會變成甚麼樣子?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dnesday, April 1, 2015

市場價值不能保護小眾?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市場價值不能保護小眾?

2015年04月01日

以惡搞立場新聞起家的墳場新聞,以一人之力做得有聲有色,總編青永屍從不間斷的「專訪」可謂功不可沒。雖然我並不完全同意墳總的「屍觀點」,但無可否認他一力支撐的墳場新聞甚具特色。當然墳場新聞受歡迎的同時其爭議亦不少,最近墳總「訪問」文學家夏志清,直接向部分長期接受藝發局資助的文學社團發炮,直指「文學本身有功能,唔係用嚟養懶人」。一石激起千層浪,文化人鄧小樺為在臉書撰文回應,指「藝術資助其中一樣理念就是,要以公共扶助來平衡巿場,讓有藝術價值的作品能夠被人看到……如果有人認為供求完全用巿場決定,這是極右的思維,有礙於藝術的多元」。她總結指,「巿場價值與文學價值……最好還是互相尊重。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要保護藝術的多元是否必定要讓「市場價值」與「文學價值」各走各路?完全以市場決定作品生死便有礙藝術的多元?在全球漸一體化的今日,阻礙文化交流的貿易成本漸降,世界各地民眾也因此有機會欣賞流行文化大國的精粹,不少人憂慮大國(主要是美國)的流行文化會對各地的本土文化造成衝擊。在1993年的國際貿易協商會議中,時任法國文化部長曾聲言要捍衛該國的本土文化,當時法國總統亦附和:「Let us be on guard. If the spirit of Europe is no longer menaced by the great totalitarian machines that we have known how to resist, it may be more insidiously threatened by new masters – economisme, mercantilism, the power of money, and to some extent, technology.」

無疑,文化交流的貿易成本下降,一方面會令大國或大眾的流行文化更易「侵佔」本土或小眾市場,但反之亦然, 本土或小眾文化要打入其他大國或大眾市場的門檻亦降低不少。即使以市場作為決定作品生死的準則,小眾作品也未必無生存空間,其成敗視乎小眾能否利用互聯網這大平台去吸引大眾眼球。事實上,音樂界經驗亦支持本土不敗的說法:在互聯網愈益發達的今日,美國流行音樂並無變得更「橫行霸道」,相反各地本土音樂的重要性卻愈來愈高,以佔全球音樂消費百分比計,本土音樂「市佔率」由八十年代的50%升至近年的70%。可見市場交易不但沒有扼殺本土或小眾文化生存空間,更吊詭是本土或小眾文化近年的普及,卻有賴於作為市場現象的互聯網而得以出現。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及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