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4, 2015

全球經濟關鍵詞:長遠停滯

2015年4月14日
曾國平 經濟3.0
全球經濟關鍵詞:長遠停滯
最近幾年翻閱有關全球經濟的評論,見得最多的一個術語是長遠停滯(secular stagnation)。奇怪的是,英美如《經濟學人》等「高級」傳媒將長遠停滯一提再提之際,本地傳媒卻少有討論;奇怪的是,長遠停滯的概念其實跟早前政府「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為香港作出的預測頗有相似之處,也不見本地傳媒指出。有傳媒朋友講笑,香港財經報刊的封面,不是一隻牛或熊,就是習總或李超人。笑中有淚,反映的是,缺乏國際視野的現實。

長遠停滯的概念不是新鮮事,早於上世紀30年代由經濟學者韓森(Alvin Hansen)提出。韓森是凱恩斯的擁躉,穿梭於哈佛與政府之間,致力將彼岸英國凱恩斯的新思想帶到美國。他寫了一系列淺介凱恩斯的著作,亦教出一整代的凱恩斯學派經濟學者(如大名鼎鼎的Paul Samuelson)。

悲觀經濟學捲土重來
話說在1938年尾,身為美國經濟學會會長的韓森發表演說,題目是「經濟進步與人口增長減慢」(講稿於1939年刊登)。他大膽預測,由於當時美國人口增長得慢,兼且科技發展已到水尾,看不到有新突破的機會,所以美國經濟會一直以慢速度增長,稱之為長遠停滯。

韓森提出的解決辨法是,政府要大花特花作投資,長期「刺激」經濟,才能走出低增長的困局。戰後美國的強勁經濟增長和科技、生產技術的進步,證明韓森的預測錯得離譜,他這篇講稿也就湮沒在故紙堆中。

二戰前夕,在大蕭條的威脅下,韓森提出長期停滯的概念;70幾年後,金融海嘯的陰影下亦令這個概念翻生。學院內外重提此說的經濟學者不少,但最受媒體注意的是美國前財長、曾當奧巴馬顧問的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Paul Samuelson正是他叔叔)。薩默斯文筆口才皆了得,其言論一直備受重視。他認為,韓森的預測雖然錯,卻有其經濟學道理,而且相當切合今天美國以至所有發達國家面對的情況:人口老化、出生率低、缺乏資本投資(capital investment)機會、儲蓄率高等因素,導致低通脹、低利率(名義和實質的)、低增長的困局。薩默斯的處方跟老祖宗韓森一樣,就是政府大力出錢投資搞基建,為經濟添加「動力」。最近討論得激烈的亞投行,主要功能不就是支持亞洲國家發展基建,以維持區內的經濟高速發展?

滿足人性的三大傾向
研究院時的老師經常提醒,人是想像力豐富的動物,面對隨機捏造出來一堆數據,都可以無中生有的看出一些規律、走勢、軌跡來,繼而講出一套理論,再推測數據往後十年八載的去向。人性所不能接受的,就是未來不能預測,完全受「命運擺布」。凡事有跡可尋,才能帶來安慰,令茫然不知所措的人能繼續前行。

過去幾年全球的實質增長一跌再跌,方向一致,不是趨勢是什麼?可惜,經濟學者預測未來(尤其是一年半載以外)的往績一向麻麻,加上科技突破、發明等事情本質上是不能預知的(哲學家波柏爾﹝Karl Popper﹞話齋,若果知道,早就付諸實行不用等了),已發展國家未來經濟增長能否再創高峰,根本難以預計。

長遠停滯的概念,亦跟人類喜愛聽恐怖故事的天性吻合。預測未來一片向好,難有市場之餘,亦難以叫人take you seriously;相反,當個認為萬事皆會走下坡的末日博士,保證有一定聽眾,而聽眾數目不會因你的預測錯完又錯而減少。1980年的人類爆炸大辯論,認為人類生活水平不會因人口上升而下降的經濟學者Julian Simon,跟意見相反的Paul Ehrlich打賭,看看未來十年人口增加過後,資源價格是升是跌。Ehrlich後來賭輸了,但其悲觀預測直到今天仍然有大量的支持者,數量一定比「一切看好」的Simon多。打開電視,最能吸引注意的大預言主要是「股市/樓市泡沫即將爆破」或「中國經濟快要崩潰」兩類,就算預測冇次靈驗都會繼續有信眾。難怪,人是規避風險的動物,不怕一萬只怕萬一,災難性的言論還是愛聽的。

過去,總是美好;現在,總及不上黃金年代。從「間餐廳好食,但冇以前咁好食」,到「90代高速增長的美好時光一去不返」,總之就是從前的好,是為黃金年代謬誤(golden age fallacy)。人性使然,就是覺得一代不如一代,長遠停滯的概念正中下懷。讀過一些心理學研究,受訪者要比較不同年代的生活質素(如意外死亡的機會),結果大部分的人都會高估久遠年代的好處、低估今天的優點。隨便問一個80後的香港人,相信不少都想回到50年前的香港。

就算長遠停滯真有其事,經濟增長比從前慢,不能否認的是,今天的生活水平比上幾代都要高:i乜i物為生活帶來的娛樂,Uber等新生意提供的方便,Netflix和amazon等公司帶頭提升電視劇的水平,日新月異的醫療技術……數之不盡的新發展,十年八載前沒有幾多人會預料到,其對生活水平的貢獻亦不能完全在GDP反映出來。

大家對未來又有幾樂觀?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