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7, 2015

從旅客數字學習量化思維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從旅客數字學習量化思維
2015年04月17日

局長加上特首,都話最近香港旅客數字下跌,「響起警號」云云,要政府出錢幫助業界度過難關。上次講這種「選擇性重視」統計數字的誤導之處,才剛剛交稿,就傳出「一周一行」的新政策。嗰頭擔心旅遊業,呢頭又話支持新政策,好矛盾。
今日換個角度,透過旅遊業的爭議介紹簡單的數據分析方法。
內地旅客數字的上落受多個因素影響:從內地經濟表現、問題食品情況、反貪,到匯率影響、反自由行/反水貨示威,林林總總,大家因應自己的政治立場和個人偏好各取所需,得個講字,誰也不能說服誰。到底「勇武本土派」指罵內地遊客對旅客數字有多大影響?旅客數字的上落,其實是否主要受匯率和國內情況等外圍因素影響?
最理想的情况是有另一個旅遊地點,在某段時期內跟香港一樣沒有旅遊政策的改變,但唯獨沒有香港指罵遊客的情況,我們就可以比較此地和香港的旅客數字,分析出兩地共同的趨勢和香港獨有的變化,從而看出香港的旅遊業是否「偏離正軌」。
最佳的比較對象,就是澳門。我從澳門旅遊局和香港旅發局找來最近3年的數字(2012年3月至2015年2月),看看兩地內地旅客數字上落是否有關聯。觀察每月內地旅客的變化,除了香港的波幅比較大,兩地一直齊上齊落(相關系數接近0.8),相信是受同一系列的因素影響。
另一個計法,是將每月香港的旅客數字除以澳門的數字。從圖中可見,比例3年來都在2.2左右徘徊(亦即香港的內地旅客人次是澳門的2.2倍),未見明顯而持續的升跌(甚至有點輕微上升)。從最近3年的數字得出的結論,是香港的內地旅客數字主要受外圍因素影響(如內地經濟增長),未見香港獨有的變化。
當然,反自由行/反水貨等激烈行動由年初開始才見規模,其影響也許要等本月底才反映在統計數字上。要看激烈行動是否「有效」,一個簡單的測試,就是觀察近期香港和澳門內地旅客數字的走勢,看看香港的旅客有否比澳門升得慢或跌得多,以及圖中的比例有沒有明顯下降。未來香港的旅遊政策改變(如一周一行),亦可用同樣方法量度其影響。
量化思維,是不受人惑的重要能力。時間有限,更仔細的分析就留待大家去慢慢研究:例如兩地過夜或非過夜的內地遊客的趨勢比較如何?非內地遊客呢?將數據推前幾年又會有甚麼發現?不看遊客數字,看人均消費又怎麼樣?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