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1, 2015

平嘢都係創意

2015年4月21日

平嘢都係創意


早前香港政府頒發了今年的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當中最佳創新(企業創新)的金獎得主是研發智能眼鏡「MAD Glass」的創龍企業解決方案有限公司行政總裁鄭文輝。據報章報道,該智能眼鏡的功能與Google Glass十分相似,但售價卻平了近7000元。不少網民因此質疑為何「MAD Glass」「抄咗一件fail咗既product都有獎攞」,亦有網民認為如果「MAD Glass」也算創新,那麼這個創新大獎的得主應頒給大陸的山寨廠,因為它們能在蘋果未推出新產品前便已憑「創意」生產類似產品應市。

老實說,我對「MAD Glass」的認識不多,只知它與Google Glass的功能十分相似,但價錢卻平了一大截。即便鄭文輝不是第一個提出智能眼鏡的人,但如果他能成功把智能眼鏡的成本與售價降低至大眾可負擔(或願意負擔)的水平,這其實真的算是創意嗎﹖

「發明」蒸汽機的故事

在回答這個問題前,讓我先跟大家講蒸汽機的故事。

近代西方的經濟增長源於19世紀初的工業革命,而該革命的發生則源於蒸汽引擎的發明。蒸汽機的「發明者」是誰?很多人第一時間想到的相信是英國人瓦特(James Watt)。歷史記載,瓦特在1768年為他的蒸汽機取得專利,其後蒸汽機被應用在火車、船及紡紗機等從而揭開近代工業革命的序幕。瓦特可說是蒸汽機甚或至是整個工業革命之父。

不過,有兩件事值得大家留意。首先,蒸汽機並不是由瓦特發明,他只是把它改良罷了。根據歷史記載,蒸汽機的歷史與耶穌相若,第一部有記錄的蒸汽機是在一世紀出現。不過初時的蒸汽機效能低,運作成本高昂,故用途並不廣泛。經後人不斷實驗和改良,第一部較被廣泛應用的蒸汽機是在17世紀末18世紀初出現,瓦特的貢獻其實「只是」改良了當時流行的Newcomen蒸汽機。

瓦特之後也有不少人參與改良蒸汽機的行列,William Bull、Richard Trevithick與Arthur Woolf等人的蒸汽機改良版在19世紀初相繼面世,這些「發明」對蒸汽機能被廣泛應用在火車、船及紡紗機等大型交通工具和機械的重要性不比瓦特為低。

降低成本也是創新

提出這兩點的用意不是想貶低瓦特的貢獻,事實上,沒有經瓦特改良的蒸汽機便沒有後來的再改善空間,亦不會有其後的工業革命。我想說的是︰即使在很多網民眼中,瓦特的「創意」可能連大陸山寨廠的本領都不如,但是他卻「活化」了一個由來已久的概念,透過降低運作成本提高其成效。

早前在信報網站看到一篇文章提到宮本利希的《寫給年輕人的簡明世界史》,我十分認同書中的一段話:「所有這些發明的故事不像一般想像的那麼簡單。大多數的事情常被認為是可能的,然後經過嘗試、試驗、擱置,又被某個人注意到。然後出現了那位所謂的發明家,他有堅定的意志和毅力,將這個想法貫徹到底,並讓他的發明能夠普遍應用。所有那些改變了我們生活的機器也是這樣,包括蒸汽機、輪船、火車頭和電報,都是在梅特涅時代變得重要起來。」
第一個提出蒸汽機這概念的人當然有創意,正如第一個想到用齒輪來減輕搬運的難度的人,或第一個想到用火箭載人上太空旅行的人,都同樣是創意無限。不過,如果沒有其他人把這些創意的成本降低,這些「創意」也都只是空中樓閣。如果沒有瓦特的貢獻,工業革命可能會被推遲幾十年甚至更長的一段時間。Jared Diamond在他的暢銷書Guns, Germs, and Steel提到美洲也有人「發明」了齒輪,但應用範圍僅限於孩童的玩具,無人想到把它應用在搬運貨物之上,直到歐洲人入侵為止。據說太空旅行是指日可待的事,但費用在短期內仍會是天文數字。如果有人能把大空旅行的費用壓低至幾十萬甚至幾萬美元,不知網民會否把最佳創新獎頒予該企業家呢?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