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8, 2015

與電力專家對談

2015年4月28日

與電力專家對談


上周回港出席《南華早報》舉辦的香港電力市場發展座談會。今次座談會的主要目的,是借外地電力市場的改革經驗探討香港電力市場的未來發展。本來,這正好回應了一個月前左右環境局發布的電力市場未來發展的公眾諮詢文件,傳媒理應多多關心。無奈,可能是來自英美的兩位電力市場專家都不是以廣東話介紹英美兩地電力市場的改革經驗,傳媒對這次座談會的報道可謂近乎零。

長達82頁紙的《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一般市民未必有興趣細讀,但根據政府的新聞公報:「社會上有意見希望為電力市場引入競爭。」我要問,這是究竟是社會上誰的意見?希望為電力市場引入的又是怎樣的競爭?要知道,所謂「有競爭便有進步」是淺見。懂經濟學的都知道,競爭無處不在,只是方式不同。社會上有促進合作的良性競爭,亦有打生打死的惡性競爭。座談會後有機會跟來自美國的電力市場專家Paul O’Rourke 閒談。Paul知道我是芝大畢業生,以為我逢競爭必定支持。我於是這樣展開我們的對談:Deregulation of electricity markets is kind of tricky. 有超過30年顧問經驗的Paul微笑着回應:That is like saying Marilyn Monroe is kind of pretty.

開放市場不是靈丹妙藥

是的,電力市場改革之難,跟瑪麗蓮夢露之美都可能是前無古人的。美國自80年代起,從鐵路、航空、電訊、以至銀行等行業都逐一放寬管制,到了90年代電力市場亦趕上放寬管制的尾班車。電力市場改革之所以前無古人,是其他各行各業的改革從未出現過像加州2000年的大停電和能源危機。但瑪麗蓮夢露之美我們不會感到陌生,電力市場改革之難大部分香港人卻是唔清唔楚。

也不能過分怪責政府。政府的新聞公報除了提及「社會上有意見希望為電力市場引入競爭」,亦有這樣解釋過外地開放市場的相關經驗:「我們發現,在價格方面,雖然一些海外市場的電費在市場開放初期有下降,但有些地方電費下調只維持了短暫的時間。

而且,大家也明白,電費水平受眾多因素影響,因此難以就開放市場對電費的影響概括定論。在供電可靠性方面,在英國,備用發電容量水平大幅下降引起關注,而美國加州亦出現過大停電和能源危機。另一方面,在澳洲和新加坡的改革過程並未對供電的可靠性帶來負面影響。在用戶選擇方面,雖然選擇增加,但不同地方用戶選擇轉換供電商的程度不一。值得留意的是,用戶滿意度並不一定因有多些選擇而上升。」

座談會中的兩位英美電力市場專家,加上本地能源研究學者周全浩教授,一致同意開放市場不是靈丹妙藥。來自英國的專家Alistair Buchanan補充,英國20年的電力市場改革經驗可分三個階段:先「樂觀」,繼而「困惑」,以「結束」終結。改革20年後,預計今年冬季備用電率大幅下降至2%,隨時有電力供應不足的可能。而美國的專家Paul O’Rourke亦稱,電力市場在個別州份開放後,電價比未開放的波動。除了加州2000年的大停電經驗,至今有7個曾進行改革的州份已回歸規管之路。還有,即使有部分消費者在改革的過程中得益,這些得益的消費者都是企業大戶而非升斗小民。

電力市場改革所為何事?

還原基本步,香港電力市場未來應如何發展?未來發展與引入競爭的因果關係又是怎樣?我們不得不先問問目前香港電力市場究竟出了些什麼問題?前輩周全浩教授答得直接:If it ain't broke, don’t fix it!究竟,香港的電力市場出了什麼問題呢?

環境局的答案是:「安全方面,香港的電力行業一直維持高水平的安全紀錄。在供電可靠性方面……較許多其他國際大城市更為優勝;香港的電費相比很多大城市為低。在環保方面……2012年因發電所排放的三種主要污染物,即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及可吸入懸浮粒子數量,比1997年的水平大幅下降,減少了約40%至70%不等。」

不為安全,不為可靠,不為電費,又不為清新空氣,開放電力市場所為何事?座談會的最後一條問題關於減碳。全球暖化,不信者多講無謂。信者,埋怨的都是人類自私市場失效。減碳,是全球共用品(global public goods)。傳統智慧,市場可以辦到的政府不幹。師父教落,市場不能辦到的,政府要考慮幹不幹,甚至考慮大幹特幹。全球暖化信不信由你,但我就是沒有看過任何證據顯示開放市場有助減碳。不為暖化問題,我真的不知道開放電力市場為乜。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