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6, 2015

成功爭取競爭法寧縱勿枉?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成功爭取競爭法寧縱勿枉?

2015年04月16日

要讚讚競爭事務委員會。不久前發表的《競爭條例》修訂草擬指引,競委會就「第一行為守則」對「控制轉售價格」(Resale Price Maintenance ,行內稱RPM)的指引做了些修改。關於RPM,大家可能記得幾年前阿信屋老闆向傳媒透露太古要求他不能平賣可樂,一輪討價還價的結果是,以後到超市買可樂請回惠康、百佳。當年「超市霸權」炒得火熱,今天一街都係阿信屋,傳媒對指引修訂就不聞不問。不能在阿信屋買可樂事小,指引的修訂對香港批發和零售商之間合作關係的影響卻可大可小。

可大可小的修訂是甚麼?美國有聯邦貿易委員會的委員萊特(Josh Wright)努力爭取有關禁止「不公平競爭手法」的法令要有清晰指引,香港有我一介草民成功爭取競委會對RPM的規管寧縱勿枉(一笑)。曾花了近萬字解釋RPM背後的競爭意義。師傅教落,RPM可撐競爭亦可反競爭,法例寧枉勿縱下撐競爭和反競爭的案件比例接近九一開。

在美國,幾年前起法院終於轉軚對RPM寧縱勿枉。香港呢?當初,草擬指引的初稿視RPM為具有損害競爭目的之行為,只問「目的」不顧「效果」的執法是寧枉勿縱了。如今,修訂後變成「競委會認為有關安排可能具有損害競爭的目的」和「當控制轉售價格不具有損害競爭的目的時,競委會將評估其效果是否對競爭造成損害」。從此,處理RPM在「寧縱勿枉」和「寧枉勿縱」之間有好大空間。

說過了,經濟師多主張寧縱勿枉,而律師則傾向寧枉勿縱。張五常的小師弟萊特認為,法令沒有清晰指引反壟斷法,容易殺錯良民。我認為,競委會的指引修訂至少做對了半件事,但嫌寧縱勿枉和寧枉勿縱之間的空間未夠清晰。再看修訂後的草擬指引怎樣說:「舉例而言,如果供應商受到某分銷商的壓力,而對該分銷商的競爭對手實施控制轉售價格來限制零售層面的競爭,則該安排會被視為具有限制競爭的目的。」這是否針對超市霸權大家心中有數吧。然而,草擬指引之後繼續:「同樣,若供應商僅僅為了排擠其他與其競爭的供應商而實施控制轉售價格,則競委會可能認為該控制轉售價格具有損害競爭的目的。」但甚麼是「可能認為」呢?

問題是,商業社會上誰向誰施壓、合約為了甚麼等從來都不易客觀舉證。只問「目的」不顧「效果」,被告商戶隨時百辭莫辯。要做對整件事,我始終認為處理RPM時應不理「目的」只看「效果」,寧縱勿枉也。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